微型小说:一个傍晚的偶遇 | 作者:哈哈

  作者:哈哈  好像也没有什么人推她,她还是不知不觉的在往后退去,她周围都是人,一群上公车的人,似乎有队形,又似乎没有。  一切看起来是缓慢有序的,最前面一直有人进去车子,最…

微型小说:剃头匠 | 作者:阿坚

  作者:阿坚  我退休后即留了光头,平时隔三差五用剃须器削发,几乎就不光顾理发店了。偶尔进去要他们用刀刮一刮,以求锃亮,年轻的理发师只是摇头,说这是费力不挣钱的老活。他们…

微型小说:上门女婿 | 作者:凡夫

  作者:凡夫  满仓与山秀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他们俩不但是邻居,而且两家都是养着七八十只山羊的养羊大户。  满仓与山秀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时常在放假期间替父母放羊,山秀一个…

微型小说:儿孙满堂 | 作者:凡夫

  作者:凡夫  赵大爷的祖上是个做大买卖的富裕人家,虽然解放后公私合营渐渐地没有了所谓的资产,但由于他头脑灵活,日子过得相比之下到也宽裕。  在赵大爷与赵大娘进入古稀…

微型小说:出乎意料 | 作者:王峰

  作者:王峰  机构改革使贾处长和梅处长各自领导的两个处合成了一个处。两人年龄一样,都是四十二岁;经历相同,都是由科员走上今天的处长岗位上的;任职时间一样长,都是十二年…

微型小说:老保 | 作者:赵华甫

  作者:赵华甫  记得小时候,我们村有一首童谣,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用来嘲弄那些倒霉的人:老保老保,下河洗澡,爬坡过坳,马蜂蜇到……  老保就是我们村这样一个倒霉的…

微型小说:舅舅的贺礼 | 作者:吕建宇

  作者:吕建宇  小民媳妇头胎就生了个大胖儿子,全家人都很开心。小民就不用说了,整日都乐呵呵的,走路都想哼着小曲。  马上要办满月酒了,村里人都在猜测,小民的舅舅大贵这次…

微型小说:变卦 | 作者:冯继军

  作者:冯继军  客运站,乘客己经全部检票上车。阳阳和翠翠还紧紧抱在一起,难舍难分。驾驶员呜笛催促,翠翠才无可奈何松开了双手。  阳阳依依不舍上了车,翠翠边招手边嘱咐,声…

微型小说:王老汉 | 作者:闫树军

  作者:闫树军  一到天气变冷,大雾天就会不约而至。抬头不见天,前后不见路,就连脚下迈步也得悠着点,不然,有个砖头瓦块拌下就可能摔个跟头。这天咋了,怎么成心跟人作对?  王…

微型小说:两个小伙子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王玲的电瓶车后座上绑一个大魚鳞袋子,里边装一些杂物,路过一个排水井口,因井盖被大车轧的一边跷点头,她的车头碰上去颠簸一下,车后座上口袋扎绳松了,里边的东西…

微型小说:老板娘的电话 | 作者:吕建宇

  作者:吕建宇  手机又响了,静看了看,还是那个号码。已经响几次了,她还是没打算要去接。这是老板娘的电话。每次接到老板娘的电话,静都会条件反射地感到不舒服。  静记得第…

微型小说:陌生的媳妇 | 作者:卢常青

  作者:卢常青  在穷山沟长大的小壮媳妇,过日子真是一把好手。自从闹“非典”那年嫁给了小壮,17年来,靠吃苦耐劳,省吃俭用,不仅还清来给婆婆治病落下的饥荒,翻盖了三…

微型小说:血缘 | 作者:张富山

  作者:张富山  国子正在视频号看一首热门歌曲推荐,《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伤感的歌曲,真让他有醉了的感觉。“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

微型小说:家风 | 作者:凡夫

  作者:凡夫  我所要讲的,是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故事。60年代初期,也就是三年自然灾害那个期间,那个时候大家都很穷,当时即使是有钱人搞到粮食都很费劲的,就更不用说我们穷人家了…

微型小说:代价 | 作者:彭世全

  作者:彭世全  桂花娘高血压病又翻了,急得桂花哭喊娘,还是未婚的姑爷江纯给娘喂了药才缓过来。  桂花娘最近血压起伏大,都知道是桂花哥婚事引起的。桂花的哥三十多了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