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瓣:同学李君(作者 徐景洲)

  同学李君是我大学时的室友,长我七八岁以上,大背头纹丝不乱且油亮,中山装,微胖,走路有弹性和力度,阔脸大眼,总微笑看人,待人宽厚如兄长,却又极喜欢和小弟兄们一起谈天说地。  李…

金瓶梅赏析:王婆与西门庆见面招呼语有玄机(作者 徐景洲)

  见面打招呼,本是寻常事,但发生在心怀鬼胎的西门庆与老谋深算的王婆之间,就别有玄机了。  潘金莲拿叉子放帘子,不小心失手打了西门庆的头。这本应是一场是非,却因潘金莲&ldq…

长篇官场小说《秀城传奇》第二章:内外皆秀(作者 徐景洲)

  妻子方圆圆闻声从书房出来,手里挥舞着画笔问:“都快十一点了,你哪里去?谁个半夜三更打电话?”  “是郑秀!县里编画册的事,很急。当官不易,拍马屁的活不好干…

长篇官场小说《秀城故事》第一章:半夜急电(作者 徐景洲)

秀城看起来很美,但她的美,是秀出来的。有作秀之才,必有作秀之官,必有作秀之城。 第一章半夜急电  电话铃声骤响,石小凡不耐烦地放下电视遥控器,将背靠沙发的身体像时针从十二点…

世说新语:也说“色是刮骨钢刀,无色路断人稀”(作者 徐景洲)

  “色是刮骨钢刀,无色路断人稀”出自《酒色财气歌》,为不知名的民间诗人所作。原诗是这样的:“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气是惹祸根苗,看来四字…

原来如此:鲁迅为何要说“不灭汉字,中华必亡”(作者 徐景洲)

  如果现在有人说“不灭汉字,中华必亡”,那一定被人视为胡说八道的痴人疯话。若是学者,也一定会被视为全民公敌,民族罪人。因为汉字是中华文化之根已成为全民共识,皮…

一家之言:方言考证不出《金瓶梅》作者(作者 徐景洲)

  从方言入手考证《金瓶梅》作者,似乎是一条有效途径,因为独特的一定地域的方言,的确能为作者生活与写作的地区,划定一个有限的范围,从而为进一步解开作者之谜,打下有利的基础,所…

小城旧事:高台子啊九曲巷之建国家(作者 徐景洲)

  文化馆以西、水上公园以东的那片居民区,老运河街的人,叫它高台子,因为地势特别高,是当年日鬼子修铁路留下的路基。又叫它九曲巷,因为高台子上盖的房子,非常稠密,又没有规划,走几…

金瓶梅赏析:潘金莲争宠西门庆,坐、蹬、摸、瞧、拿真功夫(徐景洲)

  潘金莲贴身紧逼李瓶儿,一起去看西门庆。在向西门庆发过“晚夕相见”的幽会信息后,见西门庆按李瓶儿说的往后边吴月娘房中喝汤去了,却不跟走,反而坐到床中间。她面…

麻辣时评:也谈“文章千古事”(作者 徐景洲)

  “文章千古事,做官一时荣。”这名言警语传得久远而广泛,真理似的被人振振有辞地引用着。  但这论断缺少一个极重要的前提,就是什么样的文章是千古事,什么样的官…

童年趣事:烧火(作者 徐景洲)

  见到干棒树叶废纸,堆起来,从锅屋里偷来火柴,点燃。火苗由小及大,熊熊烈烈,把地上的草皮都烧着了。火借风势,一片片朝前赶着烧,像要把敌人赶尽杀绝的火牛战阵。战阵遇到干草垛,立…

生活魔方:幸福像内衣还是像外衣(作者 徐景洲)

老张的幸福,是大家公认的,因为他的三个儿子大学毕业后,一个定居国外,一个定居首都,一个定居省城。 与老张的幸福相比,住在对门的老李家,无论他本人,还是别人,都认为他太没福气,因为…

人在旅途:我的作者“外来妹”(作者 徐景洲)

  与朋友小聚,回到所住小区路口,已是夜里九点钟了。手机突然响起来,下车,接听,是一外地口音,女的,来自本地乡下。  说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多年前,她曾投来一稿,题为《外来妹》,是我编…

啼笑皆非:批评的悲喜剧(作者 徐景洲)

  主编之所以敢刊登批评大众商场的读者来信,看起来是在行使舆论监督之权,实际上却事出有因——征订报纸时,那位被小报发过长篇通讯誉为“商界风流”的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