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同桌 | 黄兴洲

  薇薇把车在路边刚停好,正弯腰从车里出来,差点和一个从车门边过路的人撞个满怀,她刚想发作,只听一声轻脆的喊声“薇薇姐。”  她抬头一看,一把抱住来人,连声说:&ldq…

微型小说:贤妻 | 黄兴洲

  孔杰的爱人唐莉在五十岁时得了妇科病,多方调理也没有好办法治瘉,医生建议,夫妻不能过性生活,否则双方都会受到损害。唐莉因病缠身,老朋友提前走了,对夫妻之间那点事已没有丝毫…

微型小说:家有美妻 | 黄兴洲

  一九六八年,农村生产队队屋门口屋檐下,吊掛着一只小小广播喇叭,每天有三个时间必响,早中晚各一次,那是县广播站对全县的广播。老一套,一阵音乐,天气预报,新闻报导,文娱节目。  …

微型小说:再不错过 | 黄兴洲

  半夜里,蓝梅内急起来上卫生间,发觉孔杰和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得正香,茶几上好几个烟头摁在烟缸里。她心里疼的发颤,心想你个老夫子真是孔老二的后代,郁的跟弹弓把似的。 …

微型小说:错过 | 黄兴洲

  孔杰退休后,又被一家私企聘去做顾问,因为他文化功底深,能写会画,私企高薪请他去坐阵策划部,用的是他的才。  想不到的是,在这家私企里遇到了当初拒绝他婚事的蓝梅。  蓝梅…

微型小说:唱琴书的老人 | 黄兴洲

  一把二胡,一个带插地的脚踏竹梆,一个四条腿的高凳子,这便是老人唱琴书的全部家当。  他叫景公,从小就拜师学艺唱琴书,他肚子里不知装多少部故事,反正每次一开唱,十天半月唱不…

微型小说:三喜临门 | 黄兴洲

  单娟的哥哥单成当年和叔叔单玉一起拉着弹花工具从苍山南经邳县奔贾汪一路找活干,走村过镇有活就停,没活就走,一直干到丰县大王庄。  在大王庄一停就是两年,这里活多,人也厚…

微型小说:黄包车拉来的妻子 | 黄兴洲

  我一辈子没坐过黄包车,看过电影,读过小说,知道拉黄包车的车夫就跟现在开出租车的司机一样,都是挣钱养家的。  昨天一日游,看见墨上村旅游区院内停着一辆退休的黄包车,觉得好…

微型小说:丽丽 | 黄兴洲

  丽丽从小死了母亲,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把她拉扯大。有奶奶在的时候,因为奶奶脚小,行走不便,也曾短时间带她一阵,可是丽丽的命太苦,刚能走路时,奶奶去世,丽丽就跟着父亲树钢身边挪…

微型小说:痴心的女人 | 黄兴洲

  秀姑活到七十八岁,临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残缺的半块玉环不放手,她的娘家侄子良柱只得随了她姑的心愿。  秀姑的丈夫刘汉是1948年春天离开家乡去的学校,走时俩人刚结婚三天…

微型小说:一层窗户纸 | 黄兴洲

  有一次喜宴上,张宁到账桌登喜礼时,接到一个熟人吴礼的电话:“你去XX那喝喜酒了吗?”张宁说:“到了,正想上礼呢?”吴礼说:“我太忙,你替我先垫300元,过…

微型小说:买菜风波 | 黄兴洲

  包荣一大早匆匆忙忙去赶早市买菜,骑一辆电瓶车,争取速战速决,快买快回,别躭误八点上班。  早市上尽是新鲜蔬菜,尺把长的嫩豆角,红彤彤的萝卜青凌凌的缨(算买算掰),去了青帮的…

微型小说:重阳 | 黄兴洲

  吉重阳是一九四六年重阳节那天出生的,本来上边还有个姐姐叫端午,因出生时母亲没有奶水喂,家里连山芋叶子也吃不饱,孩子饿死了。  重阳来到世上时,祖母提前喂了一只母羊,怕孙…

微型小说:错爱 | 陈建国

  阿青在深圳打工,这年返乡时,带回来一个男青年,阿青羞涩地向父母介绍:他叫阿亮,是自己的同事,两人已建立起恋爱关系。  阿青的父亲杨老师,曾作为劳模到省城接受过表彰,也算见过…

微型小说:不想嫁给他 | 黄兴洲

  大牛上下班天天从她门前过。有-天,她从地里干完活回来,刚在路旁的小河边把脚和腿洗干净,正好遇见大牛骑着自行车下班经过,他盯着她洁白的双腿,羞得她满脸透红。大牛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