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周明金/斑鸠的家

  周明金  我家楼檐下有几根电线、网线。为了整齐、美观、牢固,每隔一段距离电工就用角铁、瓷瓶固定。聪明的斑鸠就把窝搭在转角处的角铁上,既牢固、安全,又不受风吹、雨淋…

散文:我是一名快乐的矿工 | 文/杨军

  文/杨军  清晨,当那第一缕阳光洒满整个公寓宿舍的时候。你听!小鸟在窗外的枝桠上欢快的歌唱。你闻!清新的空气和花草的清香弥漫在矿区的四周。你看!矿工们已经穿好工作…

【人在旅途】生命的温度:总有人记得你的生日 | 散文 郑洪杰

  老伴有个说法,不过生日。她认为懵懵懂懂往前走最好,否则老记着自己多大岁数会生出许多感慨。我不知道这种观念来自哪里,也不知道是否科学。既然这样说了,就这样懵懵懂懂往前…

【乡情写意】沂河人家 | 散文 李敬章

  夏天的云,是人间仙境;迢迢的水,恍如儿时的梦;水天一色的银杏湖,那里是我们的家。岁月的河流,漫过记忆的泥沙,大雨滂沱后,一半是云山,一半是绿洲。  村庄,池塘,柳岸,沙滩,羊群,草地…

散文:最后的幸福 | 文/吴岳华

  文/吴岳华  我母亲活到99岁,属于无疾而终。我清楚地记得,早晨起床后,发现她与往日不一样,失去了精气神,我赶忙打电话通知在外地的兄弟姐妹回来,见母亲一面。母亲半身躺在我…

【散文】吴杰/淮鸟啼耕

  淮水汤汤,萌于玄黄,起于桐柏,东流入海,蜿蜒2000里,她和她的千支万脉泽润着华夏五省大地。  你,伴河而生,“淮”音婉转,先民虔诚地称你为“淮鸟”。你,就是…

散文:我的母亲 | 作者:夏雨

  作者:夏雨  我的母亲很平凡,平凡得我说不出她的特点。可每当我想起她一生走过的艰辛之路,就会由衷的感叹:我的母亲太不容易了,可以说太伟大了。  共和国还没有诞生,母亲就…

散文:夏赋 | 文/吴岳华

  文/吴岳华  人们拥抱春天,钟情春天,热恋春天,歌唱春天,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是百花盛开的季节,是蜜蜂酿蜜的季节,说春姑娘说多俏有多俏。  就是对秋天,人们也另有一番钟情绵意,…

散文:父母亲情 | 作者:陈平均

  作者:陈平均  我三十七岁那年,母亲撒手人寰;四十七那年,父亲离我而去。那时那刻,我真真切切感受到生命的脆弱,痛失亲人的哀悲。最近几年,在平时生活的日子里,偶尔碰到同学、…

【散文】冯敏生/乡村人物志

  1、走山人  他似乎永远走不出大山了。只因山连着山,山外还有山。  他所居住的村庄,村前面是山,后面是山,就连村边小河的对面,还是山。由于群山的阻隔,蔚蓝的晴空,只有苇席…

散文:都是蝴蝶惹的祸 | 文/黄兴洲

  文/黄兴洲  书画社,冬天,我在一个花盆里栽了几棵苏州青小菜,长的叶片青绿。  我早上烧稀饭,配料大米,豆前子片,开锅后掐几叶青菜切碎放进去,放点盐,很好的早餐。  花盆里…

散文:父亲的心愿 | 文/盖吉忠

  文/盖吉忠  父亲病重期间,躺在病榻前。发出痛苦的呻吟,每一声难受的呻吟都牵动着儿女脆弱的心。儿女的心如刀绞,久病床前,疾病缠身。儿女不忍心看,疼在心里,病情挂在心房。…

散文:房上骂街 | 作者:曹永强

  作者:曹永强  这些年,村里的广播站重新活跃起来,大事小情都要在喇叭里广播出去。有需求就有服务,老年人不会玩智能手机,也极少看微信,广播就成了他们获得信息的最佳渠道。 …

散文:一个老战士的回忆 | 文/岳华

  文/岳华  我的姑夫比我姑母大6岁,姑母去年去逝,子女不在身边,一个人居住在县城,找了个保姆照顾。乘着疫情好转,我赶到老家县城看望姑夫。  吃过晚饭,姑夫斜躺在竹椅上休息…

散文:封控期间的故事 | 文/落落

  文/落落  天略有点阴,窗外是不停呼喊做核酸的喇叭声。小玲坐在阳台铺着的紫色瑜伽垫上,出神。近二个月了,熟悉常见的市井烟火,车水马龙,闲谈唠嗑,都静默了。  每日里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