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小甩子(作者 李修运)

  四宝就是个小甩子。学没上成,当了两年兵回来了,家里让他去当村长,支撑门户。四宝说:“那个鸟官,使钱那么少,还不饿掉蛋?”遂去了县城一趟,在脊背上纹了一条青龙。那…

人在旅途:感恩(作者 李修运)

  我感恩。感恩社会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你们直接或间接地给了我一切。我感恩大自然,你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必要条件和自然美。我感恩中外智慧先贤,我从你们的身上和著作上汲取…

意林一叶:庸常生活(外一首 作者 李修运)

  凡俗生涯  也能活出诗意来  她一缕缕  晨雾般地围绕着你  或者像一滴露珠  晶莹剔透  挂在树梢 草尖和你的心上  依恋着迟迟  不滴落  下  来  …

意林一叶:左手右手(作者 李修运)

多年夫妻就是左手摸右手其实,它们很亲昵但不再有初恋的触电感而是温温的凉凉的柔柔的 激情像潮水退去了庸常的日子如影子跟着你看着檐下一滴雨凝成冰柱看儿女抽着时间的陀螺…

浅唱低吟:月光(外二首 作者 李修运)

凉似霜 覆盖了身后的路 影子瑟缩 父亲,你死了 还没有直起腰来 哪片树叶砸了你呢 儿子为你拂去 一小碟花生 和一瓶兰陵大曲 我们把心安放在火热的肚子里…

世相漫录:几个有权的人物(作者 李修运)

  今年,我遇到几个有权的小人物。小人物一旦用权到极致,也是颇吓人的。  过去,我在单位上班,有时回家晚了,摇晃大门,任师傅很不高兴,“要不看咱爷俩关系好,我就让你在门外…

拍案惊奇:和作家一起滚麦苗地的仨姑娘(作者 李修运)

  罗曼克是我的酒友,码字的,称为作家,整天“吭吭哧哧”地写,没见挣到几个小钱,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倒增添了不少,特显沧桑。男人到一起就会吹牛皮,没有浪漫的事也硬…

人间章回:赤脚医生向阳花(作者 李修运)

  那时,正放电影《春苗》,那个插曲的旋律至今在我脑海回响:“赤脚医生向阳花,贫下中农人人夸。一根银针治百病,一颗红心哪,一颗红心暖万家呀暖万家。”我怎么看我们大…

世说新语:脚上有泥好干部(作者 李修运)

  日前,李总理脚上有泥的照片,在网上好评如潮。那张照片上的其他陪同人都鞋洁袜净,真够讲卫生的了。  并非说,只要脚上有泥,就是深入基层;但绝对可以说,只要脚上没有泥,就一定…

乡村传奇:一个偷猪贼,一个吓唬人,一个一把手(作者 李修运)

偷猪贼  上世纪七十年代, 马浅有个偷猪贼,姓什么不知道,人很矮很锉,但手脚利索,据说会点武功,三四个人围不上身;估计也就是三脚猫两撅腚的功夫,以讹传讹就不得了了。  兔子不吃…

人民领袖:老家堂屋里至今供奉着毛主席塑像(作者 李修运)

人民领袖:老家堂屋里至今供奉着毛主席塑像(作者 李修运)

  在我乡下的老家堂屋里,至今还供奉着毛主席塑像。那是一尊全身石膏像,他老人家穿着长大衣,敞开着,衣襟被风吹起,他老人家凝视着远方,左手握着一本卷起的书。  当然,他老人家是…

水乡传奇:“鱼郎”与“赤脚仙女”的传奇爱情(作者 李修运)

  马浅是个集镇,距古镇窑湾八里,往来必须过河;距曹瓦房十里,也须过河;距皂河十八里,也过河;距土山三十里,过两条河。小小的马浅与周边的集镇靠河网和乡间土路连接着,船上和土路…

意林一叶:一粒微尘(外二首 作者 李修运)

一粒微尘  如果地球是一粒微尘  所有的我们和它们,无疑趋近于零  无限蓝,无限白,无限赤橙黄绿  无限美,无限丑,无限清澈透明  你所爱的每一个人  你认识的每一个人 …

窑湾“癸未血案”:侠女涂诗韵的爱恨情仇(作者 李修运)

  1940年初秋的一天,艳阳高照,天气燥热,但一阵阵穿河风不绝如缕地吹送,古镇窑湾让人感觉很舒适,很凉爽。从客轮上下来了一队从南京远道而来的人马,未作休憩,径直向窑湾北六里远的…

拍案惊奇:大铁匠,二木匠,早霞小姑与荷香(作者 李修运)

  你见过刨花飞溅时的情景吗?你又见过炉火熊熊铁花迸溅的美妙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经常见到。“奇怪奇怪真奇怪,打个脊背冒花来”,这个谜底就是木匠推刨子。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