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儿子 | 黄兴洲

  当年杲娟下乡插队在山区一个小村里,住在洪六嫂家,六嫂拿她当亲妹妹般看待。后来杲娟和一同插队的许旭暗中相恋,洪嫂家就是她们幽会的地点。  知青大返城时,许旭先行一步,临…

散文:警钟长鸣有思念 | 黄兴洲

  2014年9月14日,我们兄弟四个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参观,一路辗转观光,阅尽塞外风光。  9月17日中午到海拉尔车站买票去哈尔宾,18日夜里2点到了哈尔滨,离天亮还得四小时,我们办好…

微型小说:寻爹 | 黄兴洲

  海明,海英兄妹俩都成家立业十多年了,事业也都小有成就,就是有一样令他们难过,别人都有爹,他兄妹俩不知爹在哪里,问母亲,母亲烦恼地回答:死了,再没有下文。  海明兄妹俩问舅舅明…

微型小说:胖嫂 | 黄兴洲

  六十年代,乡村农活繁忙,文化生活贫乏,精神领域清洁,人与人之间关系纯朴,劳动中找点乐子,说点不荤不素不俗不雅的玩笑,以期解乏。特别是嫂子小叔子关系又特殊,开起玩笑少天无边。…

微型小说:报应 | 黄兴洲

  焦老太太与老伴儿都年近九十了,他们的五个儿子三个闺女都成家立业,自立门户后各自为小家忙碌。  老公俩虽然有衣穿,有粮食,可行动不便了,身边缺人侍候。兄弟姊妹商量后形成…

微型小说:胡跃的亲事 | 黄兴洲

  胡跃的母亲年轻时因思念屈死的丈夫哭瞎了双眼,哥哥胡踊给村里大户放羊顾不了家,胡跃用要饭棍牵着母亲四下讨饭。有时候胡跃也下河逮魚摸虾,娘俩饥一顿饱一顿的将就过日子。…

微型小说:离婚 | 黄兴洲

  张歌今年四十八岁,总觉胃部不适,他自己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他藏起了病历,自己偷偷服药。  妻子庄丽在一个中学里教外语,一点也不知道信息。  张歌在市卫计口上班…

散文:生活 | 黄兴洲

老伴在家不小心摔断腿住进医院,打上钢板躺着不能活动,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八天来,她痛苦也不让我安生,我成了受气包。她疼极了的时候,容不得我看手机,胡说我巴不得她死了,再找个小的。…

微型小说:满堂儿女 | 黄兴洲

  医院的1663病房里住着两个病人,一个是年近九十的老太太63号,五个女儿三个儿子,她在卫生间里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膝关节骨折,住进医院里,来探视的亲朋络绎不绝。  儿子的朋友…

【锦绣文章】逃学 | 黄兴洲

  贾凡的儿子不凡从小调皮,因为贾凡夫妻都在外地打工,无暇照顾孩子,一岁的不凡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奶奶疼孙子,爷爷犟不过奶奶,管不了不凡,不凡养成了骄气,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

微型小说:春风有情 | 黄兴洲

  昨晚九点多,手机里接到一个短信息,我打开一看,“在吗?”署名王芸芸。我回了:“在啊,有事吗?”“方便接电话吗?”“方便啊,什么事?”…

微型小说:钱(三题)| 黄兴洲

  世上人人离不开钱,有人总结:金钱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钱多是祸,没钱难过。我举几个例子说说钱。一、钱是生命  方金患的血癌,他虽做过全国出名旳《知音》杂志编辑,可…

微型小说:浪子回头 | 黄兴洲

  王小首小时候走偏了道,学没上成,却学会了偷东西。  他误入歧途缘于一次巧遇。有一回赶集他饿极了,他娘带他去买大包子吃,他娘接包子时,故意失手把包子掉地上,沾了些土,卖包子…

微型小说:事发突然 | 黄兴洲

  水秀和平安姐妹俩有缘分,从一见面就亲热的不得了,平安说:“姐,我叫咱妈在我床的对面再铺一张床,今晚你住下,以后啥时来都住这里,假如你来这里开公司,更不要租房了。”…

微型小说:认干娘 | 黄兴洲

  史长江的百货店经营的不错,连红白事上用的物品都有,销路畅通,他自己忙不过来,把二女儿水秀也带进店里学习做生意,水秀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甘心给爸爸打帮手,觉得经商很有干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