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两个老兵的情谊 | 黄兴洲

  抗美援朝老兵袁启楼老人,耄耋之年不忘初心。听说武汉军休三中心退休老兵路兴录将军来邳州参加今古传奇速读杂志邳州联络站举办年终颁奖会,特地写贺词一封并附300元钱派儿…

微型小说:痴心的女人 | 黄兴洲

  秀姑活到七十八岁,临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残缺的半块玉环不放手,她的娘家侄子良柱只得随了她姑的心愿。  秀姑的丈夫刘汉是1948年春天离开家乡去的学校,走时俩人刚结婚三天…

微型小说:一层窗户纸 | 黄兴洲

  有一次喜宴上,张宁到账桌登喜礼时,接到一个熟人吴礼的电话:“你去XX那喝喜酒了吗?”张宁说:“到了,正想上礼呢?”吴礼说:“我太忙,你替我先垫300元,过…

微型小说:买菜风波 | 黄兴洲

  包荣一大早匆匆忙忙去赶早市买菜,骑一辆电瓶车,争取速战速决,快买快回,别躭误八点上班。  早市上尽是新鲜蔬菜,尺把长的嫩豆角,红彤彤的萝卜青凌凌的缨(算买算掰),去了青帮的…

散文:话说拾柴火 | 黄兴洲

一、铲麦茬  六七十年代,农民不光口粮紧,柴草也紧,锅上灶下一样重要,有粮不能生吃,所以收完庄稼马上就得拾柴。  先从夏收开始,小麦割倒拉净后,就是铲麦茬。麦茬是一年到头烙煎…

微型小说:重阳 | 黄兴洲

  吉重阳是一九四六年重阳节那天出生的,本来上边还有个姐姐叫端午,因出生时母亲没有奶水喂,家里连山芋叶子也吃不饱,孩子饿死了。  重阳来到世上时,祖母提前喂了一只母羊,怕孙…

微型小说:不想嫁给他 | 黄兴洲

  大牛上下班天天从她门前过。有-天,她从地里干完活回来,刚在路旁的小河边把脚和腿洗干净,正好遇见大牛骑着自行车下班经过,他盯着她洁白的双腿,羞得她满脸透红。大牛没有察觉…

微型小说:旺家女人 | 黄兴洲

  娄英嫁进孙家时,大姑姐孙淑荣刚生完女儿莲花。娄英对象孙跃进是开出租车的,公婆都是退休工人。孙跃进就姐弟俩,姐姐结完婚一直住在父母家,按农村习俗,弟媳妇进家了,大姑姐应该…

微型小说:老姜和李翠翠 | 黄兴洲

  大集体年代,老姜家人口众多,大儿子发文十八岁,二儿子发武十六岁,三儿子发全十三岁,小四发月是闺女十岁,小儿子发才刚七岁,这四儿一女累得老姜的老伴精疲力尽,姜婶整天围着磨道锅…

微型小说:选节礼 | 黄兴洲

  双节到了,少辈给长辈选节礼的人们忙个不停。大伟的平价商店门前不断停下两三辆轿车,下来男女直奔店里要牛奶,八宝粥,饮料,饼干之类,大包小箱……很少有讲价的。 …

微型小说:窑洞风情 | 黄兴洲

  2018年3月中旬,我们四个旅游伙伴到了陕西甘泉雨岔大峡谷一带观光,这里有尚待开发的奇异景区。黄土高原积风沙,千年形成水波状,层层叠叠,沙浪起伏,旱地泛海花,风起处尘扬弥漫,寸…

微型小说:活着 | 黄兴洲

  晓弓从小得小儿麻痺症,会走路时就瘸着一条腿,为了他长大能养活自己,他爹三功托人给他认了一个补鞋匠为师学手艺。  六七十年代,物资紧张,做一双鞋得穿好几年,鞋破了就补,将就…

微型小说:四叔 | 黄兴洲

  四叔是个老实人,他兄弟五个,上边三个哥哥相继去世,留下三个寡嫂,各自带领儿女度日,下边还有个弟弟,也是好几个子女。  四叔叫黄胜,他给几个孩子取的名都很有意思:大儿叫有粮,二…

微型小说:儿子 | 黄兴洲

  当年杲娟下乡插队在山区一个小村里,住在洪六嫂家,六嫂拿她当亲妹妹般看待。后来杲娟和一同插队的许旭暗中相恋,洪嫂家就是她们幽会的地点。  知青大返城时,许旭先行一步,临…

散文:警钟长鸣有思念 | 黄兴洲

  2014年9月14日,我们兄弟四个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参观,一路辗转观光,阅尽塞外风光。  9月17日中午到海拉尔车站买票去哈尔宾,18日夜里2点到了哈尔滨,离天亮还得四小时,我们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