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我不想嫁人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冯逢今年三十五岁了,早已不是花样年华的季节,她的婚事成了她父亲冯河伯的心病。  冯逢大学毕业后选择去云港化工厂就业,那年才二十二岁,年底,她回家过春节时…

微型小说:代妻受过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严家又开始吵闹,还是因为养老那点事,这一回吵闹升级了,严老格嫌大儿媳说话太冲,骂人太难听,赌气一根绳子掛在大儿门前的柿子树扠上吊死了。  死人头上有浆子…

微型小说:樱桂争艳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金桂对银桂说:“妹妹,咱千盼万盼等着中华文学九城笔会入驻万隆度假村那天,阿牛哥来江山,说好在万隆渔港美食厅门前那棵桂花树下相见的,至今咋还没见到人…

微型小说:堵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他曾几次发狠:“谁再停车堵我的门,非砸它玻璃不可,不闹出点动静,引不起相关的人注意,也没有人管这个事!”  一天早上四点半,天还黑胧胧的,夜里构思…

微型小说:一瓶酱油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林盼一回到家,直奔厨房而去,从怀中掏出一瓶酱油,双手捧着喊道:“娘,我把酱油买回来了!跪下头抵地连磕三个头。”  随后而来的侄子,侄媳,都莫名其妙,…

微型小说:姑嫂情仇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六指很小的时候爹娘就病死了,是嫂子魏紫把她养大,因为她右手小指下又生了一个肉瘤,嫂子叫她六指,别人也不知她的小名,都跟着喊六指。  六指的运气真不好,下生…

微型小说:喜宴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学宴、兵宴,婚宴都赶到国庆节来了,仲良朋友多,自己应付不过来,转账给爹,让爹代赴酒宴。  仲良四十六七岁,朋友年龄大都和他相仿,都赶上儿女们男婚女嫁的茬口,几…

微型小说:两个小伙子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王玲的电瓶车后座上绑一个大魚鳞袋子,里边装一些杂物,路过一个排水井口,因井盖被大车轧的一边跷点头,她的车头碰上去颠簸一下,车后座上口袋扎绳松了,里边的东西…

微型小说:留宿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商良兄妹三人,居住在偏辟的山窝里,父亲一生忠厚老实,不善言辞,初中毕业后在村里当生产队会计。母亲不识字,嫁鸡随鸡,两条腿插在泥地里刨食。  山村里虽穷,有女…

微型小说:真情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丝丝送走丈夫,带着孩子回到于末家里,细心服侍婆婆,婆婆虽然疼儿子,但儿子出车祸死了,怪自己对佛不忠心,虽有儿媳和孙子在家里伴着她,她还是郁郁寡欢,终于窝出病来…

微型小说:一对财迷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西门让和东方争是一对生意场上的竞争者,平时都暗中较劲,谁也不服谁。  做生意的人难免唯利是图,见缝插针是天性,像《镜花缘》里那样做赔本生意的君子国人现…

微型小说:姐弟翻脸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晓帆,姐给你说,那个女人绝对不能要!”雨航对着满面春风的弟弟大声吼道。  正沉浸在幸福等待中的晓帆一愣,问姐姐:“为啥不能要,我们都准备…

微型小说:孽缘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老山头四十多岁时才娶个半截牙(寡妇)单氏,单氏原夫膘子是土匪,土改时被政府镇压了,撇下两个儿子,一个是全瞎,一个是乌鸡眼(左眼里长块云),膘子活着时全靠绑票、…

微型小说:三个妻子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三壮活到九十六岁时,有一天,他觉着心里不适,对养子桨子说:“我心里难受,快给你姐打个电话,叫她回来。”  桨子说:“等我把这包豆腐压好就打。&…

微型小说:随礼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灯火辉煌的喜宴上,主人客人热乎乎地寒喧着,让座倒茶。  喜桌上,大把大把的红票子争着抢着递向收款人的手里,记账的一个字一个字核准递票子人的姓名,回馈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