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京城脉和堂陈新:做中医文化虔诚的弘扬者

发布时间:2022-05-07 11:28:01来源:
“顺风顺水是别人对我最大的误解”,初见陈新院长时,“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鼻梁高挺丰隆有肉,脸型流畅,眉目温和但有带有一丝坚韧,瞬间觉得古代御医大概就长这样吧。

“您觉得您在别人眼中最大的标签是什么呢”,直入主题,我问道。

“医学世家、天赋异禀、顺风顺风……”陈新笑言道,“太多标签了,但我觉得顺风顺风对我很是误解。”

“为什么呢,能仔细说说吗”,我很是不解?

曾遇生死难关

年少叛逆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陈新这场叛逆更加“腥风血雨”。

“每个人都认为我应该学医、行医,似乎从出生那刻我的命运就注定了“。

不甘、不服管,叛逆的性格让陈新迫切的想要闯出一条和祖辈不一样的路。当时的陈新并没有完全领会中医的博大精深,恰逢西医盛行,陈新有时也会冒出中医是老古董的想法,年少气盛的他不愿意按部就班去当中医。

陈新选择跨行创业,一切从头开始。

那是一个傍晚,由于四周光线不足,陈新一不小心从两层高的楼梯口摔了下去,当场他就感觉动不了了,只能模模糊糊听到周围人的哭声、尖叫声,他陷入了混沌状态。

被送到医院后,陈新被确定全身8处粉碎性骨折,腿部受伤严重,医生频频下病危通知书,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么倒在手术台上,要么瘫痪,我甚至连遗书都写好了”,“我当时觉得我这辈子算是完了,瘫痪对我来说就是生不如死”。

这场意外对陈家人来说无异于惊天噩耗,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和理智,陈家请来了中医院宫廷骨科圣手吴定寰,全国有名的骨科医生。

中医骨科与西医拍片不同,只要摸一摸便可知道患者的受伤程度,吴老便是如此,通过手法判断了陈新的腿部情况,“你的情况,做手术之后不至于站不起来”,吴老的话语似一颗定心丸安定了陈家人的情绪,一番考虑下,陈新接受了手术。

手术后,陈新虽无生命危险,却被告知无法保证多处骨折后的血栓问题,只要有一处血栓,轻则影响手术效果,重则可能会危及生命……

陈新父亲陈文伯一直认为中医以养为主,术后体弱血亏用中医的方法养身更适合陈新。于是,他将儿子转到自己退休前就职的鼓楼中医院,针对儿子的身体状况专门进行调养、治疗,并开出了多达80多味的药方加以辅助。

煎药、针灸、按摩……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陈新在中医调养下恢复的很快,5个月后,陈新就拄着拐杖上班了,他比同程度的病人早站起来近4个月。

陈新亲眼所见自己比同病房病友恢复快了一大截,在别人卧床修养的时候,陈新的膝盖腿部已经能轻微运动了,在别人可以坐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拄着拐杖做腿部康复了。照顾过卧病在床的病人的家友应该知道,长时间卧床容易肌肉萎缩、坏死、血液循环不畅、对肾脏供血造成压力,虽然会有家属对其腿部做按摩但效果总不如自己亲自站起来锻炼强,陈新接受了陈文伯内调外养的中医药方子身体静养的很快,除此之外,陈新开始接受中医药的养生方法进行生活作息的改善。

在陈文伯为陈新调养的5个月里,陈新对中医有了彻底的改观,“中医伴随着华夏民族衍生并生生不息,五千年里救治了多少人,我之前怎么能认为中医是老古董呢?”,陈新为之前的幼稚而感到羞愧,他突然意识到这场意外可能是上天给他的另一个转机,让他正视中医。

他突然意识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有了中医世家这样的渊源,更应该成为一名继承家学良方的医者,更应该承担家族的责任去回馈社会,治病救人。从此,“以民为天,医者仁心”的一种种子深深埋在了陈新心中。这个决定也让陈新重新踏上了中医之路,至此,他作为京城脉和堂的灵魂人物参与中医药产品的升级换代。

传承家风,创新开拓

“中医世家最宝贵,最有价值的,是祖辈几代医者不断实践、揣摩的药方,将药方普及给更多人才能发扬光大造福人民。”陈新坚信:家族的也是民族的、国家的,本着这样的态度,陈新曾将家族药方公开出版。

甚至,陈新将传承的300多个基础经验方与现代科技萃取技术相结合,打造出了适应当代人生活需要、审美需要的产品,目前,京城脉和堂已拥有补足气血、活血化瘀、美容养颜、清肝明目等系列产品……

陈新如此坦诚的将家族药方公之于众并进行大胆革新,离不来长辈们的支持,在大多数人们的眼里,中医是肃穆的,是一成不变的,但陈家人一直认为医者一定要造福于民。

陈新经常回想起祖父、外公和父亲行医的情景以及与他们说过的话。

他记得父亲常说:“人若一藏私,就什么都没了。”

外公则把“医者,干干净净地给人看病”这句话常挂嘴边。

祖父的观点则是“行医恪守古训的同时,更要一人一方不断创新,不能死板僵化”。

陈家的人的故事还在继续

“长辈都这么有名,会给您造成负担吗?”我问道。

“有御医,又有鼓楼中医院的院长,当然会有压力,但压力更会转化为动力督促我进步”。

陈新家族的故事要从其外祖父——陈世安开始说起。陈世安曾师从宫廷御医陈估家,得其教导医术大为精进,并在之后担任北平国医学院董事、北平平民医院中医科主任;陈新的父亲陈文伯自小跟随父亲陈明学医,得到医学启蒙后13岁开始拜陈世安为师,继承了陈明、陈世安两位名医的终身所学,陈文伯自小在医学上就很有造诣,幸运的是,陈文伯还与师父陈世安的女儿陈凤玮结为连理。

陈文伯集两家所长,医学更进一步,如今,其父陈文伯已从事临床60余年,曾任北京鼓楼中医医院院长、京城名医馆馆长、炎黄国医馆馆长、中国中医中药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保健协会专家委员,且著有《男性不育证治纲要》、《实用中国男性学》、《男科新论》等学术专著10余部,硕果累累。

如今,陈新也走在了继承家学、传承家风的路上,陈家的人故事还在继续,陈新承诺会一直将中华医学发扬光大,用更多、更精细化的产品造福于大众。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