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无求 | 作者:殷天堂

  作者:殷天堂  人这一辈子,干啥都中,就是别当“狗腿子”。当“狗腿子”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别当侍候人的“狗腿子。”因为侍候人的活不好受,没…

微型小说:酒局 | 作者:盖吉忠

  作者:盖吉忠  刘局长得病了,得了脂肪肝,手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像只苍蝇在屋里来回地走着,不时地浏览手机里的信息,生怕错过任何一条信息。  突然手机响了,是刘科长么?记得下…

微型小说:爱小的媳妇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赵曼端出一篓小萝卜正要切丝炒菜,丈夫罗利问她:“你从哪弄来的小萝卜?”  赵曼不耐烦地说:“你管我从哪弄来的干吗?只管你有菜吃就行了呗!…

微型小说:虚惊一场 | 作者:独孤吟

  作者:独孤吟  喜爱干净整洁的杨梅莹,自从退休后,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越发把家收拾得清清爽爽、整整齐齐。  今年六月的某天下午,杨梅莹决定大搞卫生。不仅把灶台及油烟机…

微型小说:人哪!人 | 作者:力戈(湖南长沙)

  作者:力戈(湖南长沙)  去年夏天的家乡之行,就听说他不幸离开了这个他一生苦奔苦熬的世界。当时听到这消息,心情很沉重。  他年纪不大,刚花甲出头,又是我的一位多年不见,也…

微型小说:偏见 | 作者:几度思量

  作者:几度思量  从老公出车祸去世后阿珍好像也变成了不祥之人,亲戚家有结婚的阿珍不能去,有添丁进口的阿珍也不能去,总之只要人家有喜事阿珍都不能去,所有的人都美其名曰风…

微型小说:大舅 | 作者:王庆威

  作者:王庆威  大舅比我妈妈大了十几岁,1962年,在我妈妈嫁给我爸爸的时候,大舅已经从部队转到甘肃工作了。  我爸妈的祖辈都在东北辽宁东部山区的一个村落里,但大舅为什么…

我的农民工兄弟 文/谭丰华

  一群脊背油亮的民工  烈日下  他们像一群蚂蚁  紧紧地粘在脚手架上  尽管他们的力量显得有些卑微  隔着几十米楼高  依然听得到他们的喘息  此刻,地表温度…

微型小说:姐妹俩的婚姻 | 作者:王庆威

  作者:王庆威  二丫从小到大一直都不太爱说话,性格也很腼腆。因为二丫天性懦弱,她在家里总是被姐姐欺负。尽管父母为此多次训斥大丫,可她依然我行我素,好像妹妹天生就是她的…

微型小说:错拳 | 作者: 朱婷

  作者:朱婷  阮晚的名字是一个行走的算命先生起的,说起来挺有意思,阮晚满月那天,这位先生经过她家看见阮晚妈妈正抱着她坐在院里,走上前来说,这是个女儿吧?此女以后一生幸福…

微短篇小说:临时夫妻 | 作者:张运明

  作者:张运明  林飞对燕秋说,厂里的食堂缺个做饭的,老板让我找个做饭的,你去不去?燕秋说多少钱一月?林飞说,管住,当然吃就不用说了,厂里就十来人的饭,早上馒头稀饭咸菜,中午米饭…

微型小说:离婚 | 作者:赵式

  作者:赵式  小芳和小李与现在的有些年青人一样,没认识多久,就急匆匆的在外租房同居了。  小芳的父母早已离婚后各自再婚,不闻不问她的婚姻大事。小芳的爷爷婆婆都是中学…

陈世魁:年少无惧

年 少 无 惧  ■陈世魁  我的故乡,在黄河故道北岸不远的地方。听老人口传,古黄河从前就是从那条叫做“故道”的地方流过,大约是清代年间,因为河南铜瓦厢的大决口…

微型小说:曾经爱过 | 作者:李立纲

  作者:李立纲  因伙同其夫行贿受贿逾千万,她站在了国徽高悬的法庭被告席上。  他坐在法庭的旁听席上,双眼久久地凝视着她。她低着头,脸色苍白,神情憔悴。她虽已人至中年,依…

微型小说:迷人的微笑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松涛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圆圆的脸上布满着微笑,披肩发不是很长,但黑亮,眼睛不大,但双眼皮,亮晶晶的双眸如剪,好像要剪断世上邪恶的一切。  她有个好听好记的名字…

微型小说:计谋 | 作者:山佳

  作者:山佳  李华手捧《结婚证书》心花怒放,她既得到了心中的白马王子,又没有让爸妈失望。她沉醉自己导演的婚姻那一幕……  李华的父亲李大成,是一个农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