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市长的尴尬 | 作者:王世春

  作者:王世春

  分管农林口的K市副市长张得政到c县视察工作来了,这是他在K市任副市长后第四次到c县视察工作。

  c县是张副市长的出生地,也是他的发迹之地,工农兵上大学那阵,靠着幺公在公社当副书记而被推荐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家乡农业局担任一名普通的农业技术员,常年在田间地头折腾。几年后,不知哪位领导看中了他,得到提拔重用,随着一路升迁,先是从技术员升到农推站站长,接着便是农业局副局长、局长、副县长、县长。这官运来了要挡也挡不住,四年前K市市政府领导班子换届便当上了副市长。

  这张副市长对家乡c县的经济发展很是重视,几乎每年都要来视察一次,但每次到来都碰上令他尴尬的事,为啥?都为小时落下的那不雅的绰号。

  原来,张副市长从小就有爱流鼻涕的习惯,整天鼻翼下都挂着两条“黄龙”,这“黄龙”进进出出,揩了又来,来了又揩,有时索性不揩了,顺手抬起右手衣袖擦一下,久而久之,右手一截衣袖就成了油滑光亮的布壳壳,直到上小学都还是这样。为这事,张副市长没少挨父母的打骂,为这事,从小就得了个“鼻涕龙”的绰号。久而久之,人们竟忘了他的大名,直呼他“鼻涕龙”,他也约定俗成地答应了。偏偏这“鼻涕龙”学习成绩不好,也不知努力,是被老师天天叫上黑板下站的那种角色,很被人看不起。

  上小学时,和“鼻涕龙”玩得最好的算是刘歪了,既是街坊,又是同学、发小。

  这刘歪可不是绰号,是大名,从小母亲改嫁他乡,父亲没几年也因病去世,好不容易读了个小学肄业,就在街面上混了,稍大一点,就靠捡拾废品卖钱或帮人打点短工过日子,兜里只要有几个钱,非得吃喝光了再找,是个不务正业、“烂泥糊不上墙”的料,身上长年就穿着那套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旧西装,整天东游西逛,还专门收集传播一些街头巷尾的新奇遗事,在c县小县城也算是个出了名的混混了。

  张副市长在荣升副市长后第一次来家乡c县视察工作时的确很风光,身边陪同的是县里的四大班子领导,身后还跟着一帮农林口的部门负责人,忙前跑后扛着“长枪短炮”的还有市、县两级电视台的新闻摄影记者,使得张副市长确实感到有种衣锦还乡、荣归故里飘飘然的感觉。

  这天,张副市长等一大帮人正在大街上指指划划、谈笑风生地走着,刘歪却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站在街边冲着张副市长大声喊:鼻涕龙,你来了。众人一楞,有认得刘歪的心想:这混混真不给面子啊,当着众人的面张副市长的绰号是你随便这样叫的吗?张副市长一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刘歪,气得脸一下变了,索性装着不理,继续往前走。www.chaocs.com

  刘歪一看张副市长不理睬,以为他没听见,便追着叫:鼻涕龙,你来了。张副市长心想,看来不理睬这家伙是不行了,不知道他要叫到什么时候,干脆把他打发了吧。顺手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刘歪说:你走吧,我还有事。刘歪嬉皮笑脸接过钱又说了句:谢谢鼻涕龙。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张副市长递钱给刘歪的瞬间,却被市电视台新闻记者抢拍到了。三天后,K市市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标题是:副市长张得政视察c县,心系贫困群众。报上张副市长递钱给刘歪的照片赫然在目。

  如果仅是这一次也就罢了,谁知以后张副市长又连着两年来了两次都是这样,这刘歪好像有人通风报信似的,消息特别灵通,每次都被他碰过正着。刘歪照例的喊“鼻涕龙,你来了”,张副市长照例的给钱,刘歪照例嬉皮笑脸地接过。

  连着的几次,县四大班子和部门领导都知道了张副市长的绰号:鼻涕龙。但谁也不敢出声,更不敢议论。

  这不,今天副市长又到c县视察工作来了。照例的前呼后拥,照例的“长枪短炮”跟随。一路上,张副市长虽然看似很平静和淡定,但心里却很紧张,生怕刘歪什么时候又窜出来,县四大班子和部门领导也悄悄四处张望。

  眼看就走到街尾了,还不见刘歪出现,张副市长暗自庆幸:今天平安无事了。谁知就在这时“鼻涕龙,你来了”?一声大喊,刘歪竟从一个小巷窜出来,径直冲到张副市长跟前……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