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聊走我老婆的男人走了 | 作者:覃力维

  作者:覃力维

  “聊走我老婆的男人走了!…聊走我老婆的男人走了!……”阿丹一边跑,一边笑,一边嚷,疯疯癫癫的。

  他蓬头垢面,从村东头跑到西头,又从村西头跑到东头。村民们像一窝蜂似的,纷纷走出家门,掂起脚尖张望,议论纷纷。

  “哎呀,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疯了呢?天哪……”村民刘大妈嘀咕着,眼睛转向了站在一旁的秋菊。

  “鬼知道呀……”秋菊向几十米外的阿丹的背影瞟了一眼,又向天空仰首一望,叹了一口气。然后急忙转身,脚步匆匆地返回家去了。

  一年前,阿丹与老婆阿姣一起南下广东打工。

  阿丹原来是村里最勤快、最憨厚的小伙子,村民有口皆碑。却长得矮矮胖胖,五大三粗。不知从哪里修来的福,他三十二岁那年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阿姣。这让村民刮目相看,有的私下嘀咕:“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阿姣年轻漂亮,年纪比他小五岁。虽然是农村女孩,但皮肤白皙,也很温柔。阿丹刚结婚那段时间,他家里时常挤满人,其中不少是村里的光棍,有的纯粹是冲着他漂亮老婆来的。

  在东莞,阿丹和阿姣临时租住在一个旅社。夫妻俩找了几天,终于找到一家满意的工厂。这是一家电子厂,里面男工少,女工多。尽管夫妻俩在厂里一干就是一年多,日子也过得很快乐。但好景不长,有一天,阿丹突然接到消息说他父亲不幸瘫痪了。

  为了照顾父亲,阿丹咬咬牙,最后决定离开厂里,回老家照顾自己的老头。

  他行色匆匆,急急忙忙。只是跟阿姣道别了一声,便踏上返家的列车。

  回到家里的阿丹,每天照顾着父亲的吃喝拉撒。有一天,他给老头子喂完饭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恍然大悟。

  他踱出后门,站在晒谷场上,眼盯盯地仰望着那座高山: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婆,他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因为他不跟阿姣在一起,他那漂亮的阿姣会不会变心,会不会被人聊走?

  这不是杞人忧天,因为他的耳朵曾经塞满这样离奇的故事。

  阿丹一丝不苟地照顾着父亲。隔三差五地给老婆打电话,一切如往常一样。

  然而,那一天,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

  因为阿丹打给阿姣的电话竟然无人接听。心急如焚的阿丹,连续打了三个月的电话,那头却都是“嘟嘟”地响着盲音……

  阿姣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www.chaocs.com

  但阿丹又离不开父亲半步,他更不能去东莞探个究竟……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过了一年。在这一年里,阿丹度日如年,甚至做梦都梦见阿姣。

  由于过度思念,阿丹甚至精神恍惚,神经错乱。

  那天,从贵州老家返回村里的秋菊,突然向阿丹报告了一个好消息:聊走阿丹老婆的男人走(死)了。那男人是在一场交通事故中丧生的。阿丹心想:聊走他老婆的男人一死,他老婆阿姣就会自然而然地回到他身边。

  这个消息像原子弹爆炸一样,使得阿丹手舞足蹈,立刻冲出家门……

  当人们正在门口看得起劲时,一辆警车一路呼啸,驶入了村头。一眨眼工夫,稳稳停在了秋菊家门口。几个民警立刻下车来,一起下车的,还有伤痕累累的阿姣。

  她明显瘦了,原来白嫩的脸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几个民警把秋菊扣上手铐,带上警车,“嘟嘟”地走了……

  “老婆,你终于回来啦!……”阿丹回过头来,远远地看见阿姣。飞快地跑过来,伸开双臂,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哭声、倾诉声交织成一片。

  在审讯室,秋菊百般抵赖,但最终还是供认不讳。她低下了头,哭着说:“那年我跟他们夫妻俩去东莞打工,在同一个厂。后来我趁阿丹回乡照顾老头的机会,以介绍工作为名,诱骗阿姣到贵州一农村卖给一个光棍做老婆。她不从,想逃回,就被男方捆绑、鞭打。后来,我在阿丹面前谎称聊走他老婆的男人遭车祸死了……谁知……唉,我错了,对不起他们。”

  接着,秋菊又“呜呜”地哭着……

  阿姣回来了,阿丹也不疯了。俩人依然过着往日甜蜜的夫妻生活。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