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求婚遇情敌 | 作者:王庆威

  作者:王庆威

  李东怎么也没有想到,金艳娇向他推荐就业的公司,竟然是省城一家小有名气的中型集团公司。虽然他们应聘的是这家集团公司旗下的一家分公司,但有集团公司的牌子,在这里就职,李东并不觉得委屈了自己这个名校的高才生。

  李东与金艳娇是同时到这家公司应聘的,他们俩来应聘之前,李东曾经问过金艳娇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到这家公司?是不是这家公司与她有什么关系?可金艳娇并没有承认她与这家公司有什么关系,只是说她认为这家公司有发展才建议李东与她一起到这里来应聘的。

  刚开始金艳娇这样说,李东并没有完全相信金艳娇的话,但在严格的应聘程序过后,李东才觉得金艳娇并没有撒谎。他心里明白,如果金艳娇真的与这家公司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在应聘的过程中完全可以走个程序了事,没必要那么严格。

  本来李东准备入职后稳定一些日子就正式向金艳娇求婚,与她正式确立恋爱关系的,没想到李东暗暗地观察到,金艳娇身边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经常开着豪华车来公司看她的帅气小伙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李东多次怀疑自己来这家公司工作的意义。他想,一定要找个机会与金艳娇谈一谈,如果金艳娇真的与那个小伙子有恋情的关系,他也许会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一天下午,李东来到金艳娇的办公室,他想当面与她把事情谈清楚,否则,总觉得他自己好像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当李东走进金艳娇办公室房门的时候,金艳娇正在满脸带笑地打着电话。

  金艳娇看到李东板着脸走进办公室,只是用手示意他坐下,并没有与他说一句话。

  李东心想,看来自己当初答应与金艳娇到这里来工作,确实是有些草率了。原本以为金艳娇与他一样,也是彼此暗恋着对方的,现在看来,当初他自己的这些想法,完全是自作多情。

  特别是李东想到金艳娇做为一个本地人,每天下班都是回家的,这么长时间,她竟然没让过他到她家里小坐一下,这哪里是在谈恋爱呢,即使是同学关系,从礼节上讲也应该让一让的,可她却连让一让都没有过。

  李东坐在沙发上耐着性子等金艳娇打完电话,他看金艳娇最后对着电话说了声‘再见’后随手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他刚要开口质问,金艳娇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金艳娇向李东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又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满脸笑容地与对方聊了起来。由于电话声音较大,再加上办公室内十分的寂静,所以金艳娇与对方的说话声,李东听得一清二楚。特别是对方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客气了几句开始向金艳娇展开攻势之时,李东几乎是竖起了耳朵。

  “……娇姐,我下午五点还过去接你,请你千万不要拒绝!”电话里的男中音再次冲进了李东的耳朵。

  金艳娇看了李东一眼,然后降低了声音对电话里说:“致远,我昨天晚上已经与你说得很清楚了。既然你再一次提起,我就最后再向你表明一下我的立场,我们只能是姐弟关系,成为恋人,以至于走进婚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等金艳娇把话说完,电话里的男人抢过话头急切地说:“娇姐,昨天晚上我也向你表明了我的立场,我早就已经想好了,我这辈子非你不娶!娇姐,你也知道我这人的性格,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绝对的事物……”

  此时,金艳娇又转头看了李东一眼,苦着脸对着电话无可奈何地说:“致远,别再闹了!我已经和你说过,我们俩不合适的!就这样吧,你以后不用再来接我。我这里还有事情,先不与你说了。”说完,金艳娇挂断了电话。

  此刻,李东坐在沙发上抬头瞪大了眼睛看了金艳娇几眼,然后话中带刺儿地说:“真没想到啊,毕业没几天,搞上姐弟恋了!”

  金艳娇看着李东苦笑了几下,随后摇了摇头说:“别乱发醋意好不好?致远是我父亲老朋友的儿子,我们小时候就认识,我一直是把他当做弟弟的,他也一直把我当做姐姐。只是我毕业后,他突然间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我与他之间根本就不可能走进家庭的。”

  李东上下打量了几眼金艳娇,从沙发上慢慢地站立起来淡淡地笑了笑说:“我愿意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是,我今天想正式地向你请求,请你同意公开我们的恋爱关系,这样的话,我们无论怎么交往也就都名正言顺了。”

  金艳娇听了李东的话,沉默了片刻后,望着双眼紧盯着她的李东说:“李东,我们现在公开恋爱身份还有些为时尚早,你不了解我的家庭情况,我的父母对我的恋爱的事情管得非常的严格,我所选的恋人,必须得他们看中才行,否则,是很难有结果的。”

  李东一听金艳娇这话,立刻生了一肚子气,他看着金艳娇皮笑肉不笑地嘿嘿笑了两声,阴阳怪气地说:“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大孝女啊?这都什么时代了,选择恋人还父母同意才行!我要是认为你用这个来做借口搪塞我,或者是间接地拒绝呢?”

  金艳娇静静地看了李东几眼,低声说:“李东,我所说的都是实话。也请你相信我对你的那份情谊。我是希望你在工作上做出一定的成就之后,然后我们再正式确立关系,那样的话,我也好向父母交待。”

  李东又淡淡地笑了笑说:“你的父母是什么人物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涉你选择伴侣的权力呢?他们是社会名流,还是官方要员?或者是什么大老板?”

  金艳娇又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们是不是什么人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我的生身父母,我作为他们的独生女儿,在婚姻大事上得考虑他们的感受,这不只是对他们的尊重问题。”

  李东再一次坐到沙发上,低着头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你既然这样,我也尊重你的做法。给我一年时间,如果我在工作上没做什么成绩,我自动放弃追求你的权力!”

  金艳娇听李东这样说,上前拉住他的手说:“我相信你能行的!”www.chaocs.com

  就在李东和金艳娇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意见之时,突然间金艳娇的房门被人打开了。李东转头一看,正是那位每天来接金艳娇的小伙子。

  金艳娇看着进来的年轻小伙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皱了皱眉头吃惊地问:“致远,你怎么又来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