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短篇小说:恶梦 | 作者:枫林正红

  作者:枫林正红

  住清河坡的尹婶生有一对儿女。女儿杜娟, 1.68米的个头,模样俊俏,前挺后翘,皮肤白皙,人见人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台接待员。哥哥杜鹏长得也帅,身高1.78米,浓眉大眼,就是不喜欢读书,上完初中就辍了学,整天与一群哥们东游西荡,不务正业。

  小柳是这家酒店的常客。个子矮,皮肤黑,一口牙也碜差不齐,但他嘴巴甜,一口一声“杜娟小妹”,有事无事喜欢跟杜娟拉扯几句,时不时还送些当时很紧俏的连裤丝袜、潮流口红给她。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杜娟鹃的生日,那天特地送了几张蝴蝶歌厅的门票,请酒店前台的美女们晚上去听歌。

  蝴蝶歌厅是星城市最有名气的高档娱乐场所,演出中不仅有男女歌手演唱,还有相声、双簧、杂技、魔术表演,观众只要付费,还可以点歌。

  当晚小柳出手很大方,包了一个卡座,点了不少饮料和果盘,还请歌手为杜娟献唱了两首最流行的香港歌曲。演唱前,主持人特意讲道:“在这难忘的晚上,尊敬的柳先生特地为今晚光临歌厅的杜娟小姐点歌。今天是杜小姐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永远年轻、漂亮!”

  乐队马上演奏了一首生日快乐的乐曲,歌手开始倾情演唱,观众拍手祝贺,现场一片欢乐。这种场合,杜娟虽感到有些害羞,但心里却非常高兴、感到甜蜜,她看见坐在对面小柳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心不由得一阵乱跳。

  小柳虽只有小学文化,头脑却异常灵活,很早就利用广东老家的临海优势,冒着风险走私丝袜、电子表、录音机之类的生活用品,赚了不少钱。改革开放后,他胆子大了,打听到国外香烟在内地市场上很受欢迎,便转向走私香烟,首站就选择了毗邻广东的星城市。

  那时香烟还是国家统销商品,星城市除了几家专卖店有经销权外,其他商店不能销售,外国香烟市场上更是绝迹。小柳就直接与星城市一家生产“绿洲牌”香烟的厂家洽谈,与厂长在饭桌、歌厅里经过几回交手后,达成了合作协议:烟厂授权小柳在当地经销很受消费者欢迎的“绿洲牌”香烟,小柳向烟厂提供万宝路、三五等外国品牌香烟。

  很快小柳提供的走私烟便占据了星城市的外国香烟市场,而“绿洲牌”香烟也在广东各地源源不断上市。香烟生意给小柳创造了大量利润,他富了起来。

  得知小柳的经济实力后,杜娟对他有了好感,俩人经常去听歌跳舞,出入酒吧,不久便辞职与小柳结婚,定居深圳,协助丈夫管理香烟账务,每天豪车出入美容店、健身房、按摩院。令小柳不快的是她生的小孩是个千金,他是独子,现在富得流油,需要男孩继承财产。心有不甘,两年后又怀上了,不料生下来又是一个女孩,还被罚了款。连生两个女孩这让小柳懊丧不已,借口生意忙,很少回深圳。杜娟只得把母亲接到深圳帮自己带小孩,为哥哥杜鹏买了一辆捷达车,让他在星城市开出租。

  小柳的香烟买卖都是临时租用汽车运送,每次来去也是自己亲自押送。杜娟就对老公讲:“这样租车不太安全,万一司机半路起了歹意你根本没辙,不如自己买一辆货车。”

  “我不会开车呀!”

  杜娟便推荐了杜鹏:“杜鹏就是现成的司机。他是我的亲哥哥你可放一万个心!”

  杜鹏成了妹夫的专职司机。很快他就发现妹夫赚来的钱就放在蛇皮袋中,每次往车上一扔,心中根本没数,便打起了歪主意。开始胆小,只几百几百拿,后来胆子大了,便成千上万拿。小柳对杜鹏的所为也有所察觉,但他是妻子的亲哥,他不想让妻子难堪,再说肥水也没有外流,少点钱无所谓,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杜鹏手头阔绰后,每次回到星城,便请哥们白天上酒楼吃饭饮酒,晚上去歌厅听歌,找小姐跳舞,花天酒地。时间一久,杜鹏觉得每次都这样很乏味,只想寻找新刺激。

  一次在酒吧喝酒蹦迪时,一个女孩扭着腰肢走近搭讪他:“帅哥,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我陪你喝!”杜鹏打量对方,发现这个女孩长得好漂亮,一双大眼睛在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射下格外明亮,好像会讲话。无袖低领衫被高挺的胸脯都快顶破了。热裤很短,裸露的大腿紧紧挨着杜鹏,杜鹏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眼睛直盯着对方胸脯,马上答道:“好呀!怎么称呼?”“叫我兰子就行了。”

  一回生,二回熟,杜鹏与兰子谈起了恋爱,只要回到星城便厮守在一起,开始只是喝酒蹦迪,后来竟在酒店开房同居了。一次,在酒店房间里正亲热时,兰子突然浑身发抖,大汗淋漓,眼神十分吓人,与平时完全两样。杜鹏以为兰子病了,要送她去医院。兰子说什么都不肯,最后才告诉杜鹏:“我的病酒吧的发哥有药。你如果真的爱我,就马上去找发哥买药,不要还价!”

  听兰子这么讲,杜鹏立刻去酒吧找到发哥,花了高价买到一小包药。兰子欢喜欲狂,迫不及待倒出一些放在锡纸上,点燃打火机烧,贪婪用鼻子吸,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呈现一付陶醉、飘飘欲仙的样子。这让杜鹏感到十分好奇,发哥卖给兰子的是什么药?那么贵不说,还这么有效?

  兰子看上杜鹏就是发现他每次来酒吧都出手大方,认定是个有钱的主。自己要想买到毒品货源,唯一办法就是让杜鹏也吸,并让他也上瘾。主意已定,兰子就告知了杜鹏,怂恿他试一试。

  也许是爱情的魅力巨大,也许是出于好奇,杜鹏想都未想便答应了。第一次吸食,只觉得一般怪味冲进鼻腔,让他头昏脑胀,肠胃翻江倒海,吐了一地。兰子边清理边讲:“开始都是这样,第二次就好了。”说完把杜鹏揽在怀里,在杜鹏脸上热吻了起来,帮杜鹏宽衣解带,自己也脱了个精光……

  果真,杜鹏第二次吸食后,没有了那么强烈反应,而且有一种讲不出来的快感。很快便上了瘾,一旦发作,全身骨骼和肌肉都疼,浑身无力,哈欠不断,根本无法开车。小柳发现后就告诉杜娟:“你这个老兄可能吸毒了,毒瘾发作会车毁人亡!”杜娟也感觉哥哥一天天消瘦,精神大不如以前,便追问杜鹏。杜鹏知道抵赖不了,承认了。杜娟好生后悔,便要母亲送哥哥回到星城去戒毒

  吸毒上瘾快,戒毒谈何容易!杜鹏先后去戒毒了三次,用去妹妹几十万也没有彻底戒掉,一有机会还是偷偷吸。这让杜娟彻底灰了心,发誓再不管哥哥的事,也不再给哥哥钱了。

  断了经济来源,心爱的兰子人间蒸发了,杜鹏成天不是蒙头睡觉,就是坐着发呆,魂不守舍。毒瘾一犯,要么自己捶打自己,鬼哭狼嚎。要么乱砸东西,与疯子没有两样。看见心爱的儿子变成这样,尹婶心好痛,几次央求女儿给哥哥一点钱。但遭到女儿一口拒绝:“再吸会毁他一生,会毁掉全家!”

  刚好清河坡被城市规划要修建一条马路,尹婶的房屋属拆迁范围,按照规定尹婶可领取拆迁款或分配住房。尹婶想:如果领了拆迁款,儿子肯定又会去吸毒,他今后还要结婚成家,便选择要房子,搬进了安置小区一栋16层的两室两厅的新房。

  入住新居后,远离了那帮哥们,杜鹏也想今后不再吸了。但毒瘾却依旧缠住他,一旦发作让尹婶无计可施,她只好把女儿每月给自己的零用钱给儿子,有时连自己的退休金也给了他。女儿闻讯后赶回星沙,把母亲狠狠训了一顿。最后在闹市区买了一间门面,让哥哥去做香烟生意,以为有事可做,哥哥的毒瘾会慢慢戒掉。

  杜鹏哪有心思做生意?只要毒瘾发作,他就把货款挥霍一空,到后来连铺面都做了抵押。杜娟得知后当着母亲的面厉声斥责哥哥:“你自已想变鬼我也没办法,从今后我们兄妹一刀两断,不再有任何往来!”

  杜鹏刚好这时毒瘾又犯了,听见妹妹恩断义绝的话,想想自己吸毒就是妹妹要自已开车运香烟开始的,是妹妹害了自己!当即怒从胸起,失去理智,从衣袋中抽出一把弹簧刀就朝妹妹刺去,杜娟一声惨叫倒在母亲怀里,鲜血流了一地。杜鹏见状夺门而逃。尹婶抱着杜娟的哭喊声惊动了邻居,120急救车把杜娟送进了医院才救回了一条。尹婶在女儿身边守了两天两夜,心中痛楚万分,泪水流干,仿佛作了一场恶梦。

  第三天,杜娟醒了,伤口依然疼痛。此时她最想的是老公小柳在身边安慰、照顾自己。她哪里知道此时的小柳,正与一个年轻女孩商量生小孩的事。小柳思儿心切,他的财产必须要有儿子继承。他已与女孩讲妥,只要能为自己生个男孩,便付对方100万,并承诺与她成家。www.chaocs.com

  正在这时,两位警察来到病房问道:“谁是尹婶?”

  尹婶答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警察看了一眼睡在病床上的杜娟,把尹婶叫出病房,拿出几张照片来:“这是你的儿子杜鹏吧?”

  尹婶接过一看,有一张是儿子杜鹏身份证上的照片,另几张却是一个人倒在血泊中的照片。她当即矇了,口齿不清问道:“这是谁?……为什么要拿给我看?”

  “就在一个小时前,你儿子杜鹏在自家住房的阳台上跳楼了!”

  “你们搞错了吧?怎么会呢?不可能,不可能!他刚才还在这里与妹妹……”尹婶根本不相信警察讲的话。

  “没错,我们核对了身份,邻居也证实了跳楼的确是你儿子……”

  未等警察讲完,尹婶眼睛一黑,双腿发软,晕倒在地。警察急忙呼叫:“医生,医生,快救人!”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