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乡间野趣|徐善义:野河垂钓心清爽

野河垂钓心清爽

  徐善义

  老河道,倒是比以往水更净澈。芦苇倒影,水藻丛生。河边几经清淤,杂草丛生不再如往,只是少许覆地。昔日河道边的老杨树都已经砍伐殆尽,自然五月村落里少了许多扰人的杨絮飘飞。但遗憾倒是有的,夏日夜晚,执灯在杨树林里捉知了猴的场景恐怕只能是记忆里的回味了。

  如今,又到老河边重温一下儿时垂钓的故事。那时,一套渔具都是纯手工打造。芦苇鱼竿,涤纶丝线,牙膏皮作锡坠,鹅羽或鸭羽作浮漂,土里挖的红蚯蚓,酒拌的米粒,这些就是河边野钓的全部装备。鱼兜儿没有,随手折段树枝就可以穿鱼,钓鱼收获满满时,手提一串鱼儿回家,那真的是特别有面儿的事。那个感觉,爽!

  到了河边,选定一处水草繁茂的地方,光屁股下去,一般都是齐腰处扒两个鱼窝子,撒些酒米后,静等十来分钟就可以开钓了。那时候几个小伙伴都是相约而行,这个扒窝子的活自然是“石头剪刀布”决定的。我也是幸运了好多次,那浑身水草的鱼腥味至今还是余味无穷。窝里冒泡,自然是有鱼了。于是挂鱼饵放线,调好鱼浮,只待鱼儿咬钩还浮了。纵然日头照,骄阳难耐,但鱼儿咬钩,那就是一份惊喜,一份清爽。咬钩,还浮,提起!乖乖,一条巴掌大的鲫鱼活蹦乱跳随丝线晃动。此刻,那个心里激动得心潮澎湃,早已忘记了夏日的灼灼烈日。有时,汗流满面,便随手抄起河水,洗了个透心凉。只要是鱼儿不断,再热再渴都是无碍的了。遗憾倒是有,鱼儿没咬稳钩就被急急抬起,鱼落水面,逃之夭夭。一跑就是大家伙,这个是我们的口头禅了!其实大小无所谓,主要是急迫心重,略略闹心。更有甚者,抬杆过猛,鱼钩悬挂于头顶的树枝上。急于拿下钩线,那可是麻烦大了,爬树不能,就来个猛拽枝条,用力过度,丝线断落,鱼钩不见,倒霉透顶,怏怏心间。没有备用钩子,钓性正起,只得不忍离开,憾然失神了。

  野河鱼杂,最怕就是钓到“吱歌咽”(一种类似鲶鱼的鱼),浑身粘液,身上有刺,一不注意就会被刺中手指,那真的是疼痛难耐。儿时大人摸鱼,我们小孩子岸上捡拾,有时也会被它刺中手指,那真的是鲜血流出,疼得流泪。这时候,大人们便会叫我们小孩子赶快撒尿于伤口上。别说,还真的止疼,稍会便缓解许多。要知道,在我们老家,“童子尿”止鱼刺伤痛的说法那可是由来已久的。至于啥个原因,那就没人去考证了。

  “逮鱼摸虾,误了庄稼”,这是老人们常挂嘴边的话语。但儿时钓鱼,带来的是快乐,一个回味久长的幸福童年,一帧回想绵甜的时光画册。无忧无虑的童年已去,如今人已中年,河边野钓又是一番别样的情趣。凝神静气,专注身心。无繁杂琐事于心间。此刻,真的是超然物外,人在河边立,心处天水间。耐心于此,沉稳坦然。放手人间世故沧桑,着心水天一色茫茫。

  钓者,慎独修身养性,耐心做事,低调做人,方有自己的一寸天地,如此心境,惬意!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