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担保 | 黄兴洲

微型小说:担保

作者:黄兴洲

李在行平时侠肝义胆,为人热情,办事热心,虽然是学校里一名后勤职工,却是教育系统工作人员,有稳定的财政工资。这点优势被某些有心人看中了,因为他有为人担保贷款的资格。

胡高是板材厂的老板,板材生意行情曾一路飚升,某地区建板材厂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掛上XX板材有限公司,上几台机器,招一些农民工,聘几个技术人员,购一批圆木,租几亩地,机器一转,板皮子就哗哗地出来了。

力气壮的工人扒圆木树皮,力气小的工人就翻晒白花花的板皮,只要不懒惰,五六十岁老妇人也能找点活干,每月挣个千儿八百的,青壮年的工资高,可挣三,四千元一个月,这是行情好的岁月。

国家出台环保政策后,对一些不具备开厂条件的厂家进行整顿,压缩,胡高的厂在整顿之列,他盲目上马,借贷巨额款项,遭此风暴,可坑了一伙人。

李在行便是受坑者之一。胡高当初向银行贷款时,找了五个有担保资格的人,每人担保几十万,胡高答应一年内还清,担保人可安排一个亲属进厂上班。

李在行和胡高常常在一起喝酒,胡高大包大揽赢利后不忘朋友情份。李在行的小姨子高丽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被安排进厂当了统计员,像个小监工一样到各车间统计出勤人数和计件。

胡高摊子铺得大,设计却不齐全,被列入整顿之列后,资金链一下子断了,从深圳高薪请来的工程师跑了,还拐走了高丽。李在行妻子高美和丈夫闹,到厂里找胡高闹,弄得鸡飞狗跳。

银行是国家的,容不得任何人拖欠贷款,胡高焦头烂额,脚底抹油一一溜了。

胡高除了向银行贷款外,还向入厂的个人集资,利息二分,很诱人。胡高的邻居孔桥辛辛苦苦攒的三万五千块钱,留翻修房子的,钱还不够,胡高花言巧语劝孔桥投资,说一年后就可分一万元,加上去厂里干活,每月一千八百,一年下来又是两万多,翻建旧房没问题。

孔桥投资后,只分过一次红利,从此就没了下文,胡高答应年底一起付清,碍于邻居情份,孔桥就没逼胡高。

胡高这一跑,孔桥喘了,找不到胡高不说,连胡高家里人也不见了。孔桥越想越憋气,老婆瞒怨不休,他一时想不开,一根绳吊死在胡高门框上。

家里撇下不满三岁的儿子,妻子更糊涂,觉得日子没法过了,一瓶棉花药结束了生命。地方干部也深受其害,处理的结果,把胡高的三间房子处理给孔桥,由孔桥的弟弟(光棍汉)代管抚养侄子。

李在行后院起火不说,法院根据国家政策,讨债找上了担保人,把李在行工资冰结,直到贷款人还清债务为止。

一向行侠仗义的李在行也喘了,小姨子跟人跑了,人还在,只不过是傍大款去了,早晚能见到。自己的工资被冰结,生活成了问题,他找到了胡高的老父亲,退休在家的老教师胡信哭诉,胡老师也为儿子的事发愁,银行不找他,因为他年事已高,又曾是银行主任的老师,李在行与胡信一起喝过几次酒,同行的信任也是在行乐于替胡高担保的基础,胡信万般无耐,答应每月从退休工资中给在行两千作生活费,但杯水车薪不解决大问题,在行钻了死胡同。

一天,他喝得醉薰薰的,留下一封遗书,劝告儿女千万别给人作担保了,吞了几十片安眠药。

幸亏妻子高美警惕性高,发觉丈夫不对劲,急忙打了120。

李在行的命保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精神愰忽,银行根据实际情况,每月只发在行一部分生活费,假如在行真的死了,账也烂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