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聊斋志趣:那个谁,那个谁(作者 李修运)

  人家告诉我,煦州人不能理。那时我刚工作,不信。他说:“兄弟,你不信是吧?你若不信邪,烧香黑半截!”怎么能不理呢?煦州是大市,管着县,经常下来检查,过去还时兴迎来送往,哪一次都不能怠慢的,他们手里捏着你的七寸——考核。

  有句话说得形象:东关说话,西关喝茶。用家乡话解释:推二升粮食煎饼拐到岠山上听。也即不干正事,不着边际,镰刀砍屁,说话不算话。

  我认识一个科长,是社团组织的科长,每天上班就跟同事说:“昨天晚上我和西隆市长一起喝酒,我不想喝,他就说:自己兄弟给个面子!所以喝大了。”别人听了笑笑。下班回家前在电话里喊:“李书记您好,今晚花园酒店?好的好的准时参加。”由于他吹破了天空,故得了个外号“赵大砍”,其实,不管是王市长还是李书记,除非下沉调研,怎么可能接触到他这级小干部?也许他天天晚上在家喝稀饭,也许书记市长只电视里见过,但就是这么虚伪这么咋咋呼呼。我估计,西隆先生根本不晓得世上有这么个小人物。

  煦州人喜欢撸串,“三个羊球,一个羊头,大乎的辣椒大乎的油,烤透。”光个脊,趿拉个拖鞋,烟熏火燎,一帮牛人在夜市指点江山,牛逼冲天,水浒里吃喝样子。但一来县里,个个挺胸凹肚,架子山大,肉虫蹲在花生壳里——装成仁(人)了。有一次,我安排他们住富丽酒店,他们嫌地毯陈旧,开车要回煦州。我估计是虚张声势,领导慌了,赶紧调换到康乐酒店。我们诚惶诚恐陪着觥筹交错。又带去洗脚。洗完脚一个小官对我说,“酒店的一次性洗刷用品太次,不是我们这些有身份的人用的,要买纯棉毛巾两条,飘柔洗发水一瓶,力士肥皂一块,女士外加化妆品。”我只好一一照办。临走,土特产塞了满车,他们很自觉,车都留意开大号的。第二天又接个电话:“我们办公室的刘副主任昨天有个会没有前往去指导,他的意见很重要,听出弦外之音吗?请你再买一份纪念品送来。”上帝,我可侍候够了这些沐猴而冠的虾皮领导。

  王集的香肠,墨河的八味香捆蹄,旭阳山的银杏大蒜,崔寨的狗肉,大沙河的梨苹果,仝山的维维豆奶,煦州那一批不高不低不大不小的所谓领导,家家都可以开超市啦。

  有一个笑话:一个煦州人来检查,县里接待很好,酒足饭饱,那个领导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兄弟,到煦州找哥哥我,我们喝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去,就是看不起我!”县里人信以为真,有一天真有事到了煦州某单位的楼下。为了慎重起见,打个电话先联系一下,免得突兀。那老兄接了,热乎得不得了:“哎哟兄弟,真巧了,我在南京啦,有个会议太重要了,昨天夜里赶来的,不好意思哈,下次来提前三天告诉我。”挂了电话他就从办公室躲到了洗手间,又担心来客也要上洗手间,再躲到了杂物间。门卫偷偷在杂物间喂了一只狗。狗见了有人来,以为来争食的,“汪汪”叫。这个人对狗连连作揖:“兄弟兄弟你多担待,我不是来吃狗食的,我是来躲佩州人的。”

  后来,我调换到其他单位,还是躲不开煦州人的围追堵截。一天,上街买菜,突然一个人冲我叫:“嗳!嗳!那个随?那个随?”(煦州腔调,把“谁”念“随”或“色”的音。)我只好站住,原来是煦州一个机关的小科员。他告诉我,约好来钓鱼的,到了后再打电话,关机;只有麻烦我了,可惜,他连我名字都记不住。我躲不过,只好带他去垂钓。这老兄钓技很差,邻近中午,我只好到市场帮他买几斤活鲜鱼。这老兄做事认真,蹲在那里“吭吭哧哧”用鱼钩将鱼嘴挑豁,回去好吹牛逼。吃饭时,他说:“兄弟呀,不要客气,喝点色酒,吃点便饭;菜不要多,七八个荤素搭配就行了,”我心里气愤,自费掏腰包招待你,还跩人熊,于是调侃道:“尊敬的领导,我们这里既没有色(家乡话,”色”与”尿”同音)酒,也没有便(日本吃大便)饭。”这位老兄说:“那就海熊了,随便吧!”服务员实话实说:“对不起啊叔叔,我们不卖海鲜!”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