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拍案惊奇:大铁匠,二木匠,早霞小姑与荷香(作者 李修运)

  你见过刨花飞溅时的情景吗?你又见过炉火熊熊铁花迸溅的美妙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经常见到。“奇怪奇怪真奇怪,打个脊背冒花来”,这个谜底就是木匠推刨子。刨花呈卷状,争先恐后从刨眼里往外冒;聚拢刨花生火,烤一块干煎饼,那煎饼里浸透了木材的香味;如果足够细心,能吃出来榆树的清香、桑树的醇香、柳树的涩香、杨树的苦香,幸运的话,还能吃出东北落叶松绵绵的冷香。打铁就更好看了,柳树下,秋风萧瑟,一个黑脸老师傅带着一个精瘦的黑脸徒弟,炉火吐舌,大锤“叮叮”,小锤“嘤嘤”,平时坚硬无比的菜刀啦钊钩啦软弱如泥,想捏什么样就成什么样,小小的我着迷于温度的奇妙能力了。

  木匠和铁匠像一对孪生兄弟,相濡以沫。比如造船,木头与铁钉完美地结合,亲密无间。“船烂还有三千钉”;船不烂,铁木就紧抱着互相勒进骨头里,共同应对水的日日浸蚀。

  家乡河网密布,但绝少有纯正的渔民。都是以农为主,半耕半渔。偶尔有一个划子,船上蹲着一排黑鱼鹰,这人也只是过客,在一条河里走了一趟便不见踪影。那时造不起船,多用木桶或橡胶轮胎作筏逮鱼。下丝网或放钩,大多都是放钩。一排钩,上万只,挂蛐鳝(蚯蚓),大姑娘、小媳妇提着铁桶,扛着钊钩,到处刨蛐鳝。她们不结伙,单单寻觅潮湿地带,翻个底朝天,傍晚可得一桶蚯蚓诱饵;点灯,一个钩一个钩挂蛐鳝;半夜去湖河里放钩;在岸边打个盹,晨曦微显,起钩。大清早,鱼市熙熙攘攘,中午端上万家餐桌的各色鱼儿,就这样走完了一生。

  早霞小姑是刨蛐鳝大军中的一员。她长相俊美,是那种不张扬的低调美,和她在一起就觉得舒服。一回,刨到杨柳庄,推倒了一个麦草垛。一个学生模样眼镜青年走过来,他说:“姑娘,你真精。”早霞小姑看看他那嫩黄瓜的样子,笑笑回应:“你也没憨透。”“嫩黄瓜”被逗乐了,说:“蛐鳝都没有你精。”

  “是啊,蛐鳝可没戴眼镜。”

  “蛐鳝扎小辫,我见过。”

  “大皮袄,二裘衫,眼镜罩着像半仙。”半仙,就是算命的瞎子。

  “小辫姑娘你别犟,嫁给西庄王三胖。三胖喝醉好揍人,小辫上吊柳树林。”

  “眼镜眼镜你别能,打落眼镜变瞎熊。套起绳套去推磨,转晕杀驴无处躲。”

  ........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青年“眼镜”在公社木业社工作,看上去细皮嫩肉,却是个铁匠。以后,“眼镜”就把蛐鳝采集好,等早霞小姑去拎。众多的草垛旁、树林里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荷香是早霞小姑的闺蜜。两人经常“叽叽喳喳”喜鹊般说个不休。荷香说,她谈了一个木匠,这木匠高级,是“空中木匠”。早霞小姑很羡慕,问:“她在飞机上安装座椅吗?”荷香笑得前仰后合,揉着肚子,“早霞啊早霞,你真憨透啦!”原来,“空中木匠”就是建筑木匠,爬到高空,能叫“旱地木匠”吗?

  临走,荷香送早霞一盒“百雀羚”,“空中木匠”给的。

  闺蜜时期的友情往往延续久远。荷香经常找早霞说些私密话。比如,“他亲我了,说我嘴里有甜玉米味儿。”又比如,“他又摸我头发了,说油光水滑得像瀑布。”她问早霞,“你知道瀑布吗?”早霞就笑,早霞看过一首诗,“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她晓得瀑布的。“眼镜”也讲过,早霞如果拆了小辫,就是飞流直下的瀑布呢。

  有一回,荷香红着眼泡,低头不语。早霞问,荷香羞涩地说:“你不知道他多大賊劲。”早霞明白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于姑娘家这是大事。月亮朗照的一晚,早霞挽着荷香,来到了“空中木匠”的家桃李园。“空中木匠”已在庄头等候了。木匠身量魁伟,月光下笑盈盈的。“早霞小姑,早听荷香念叨你了,今日一见,果然赛貂蝉。”早霞不理会他的打趣,单刀直入。

  “你打算怎么办?”

  木匠愣了,“什么事怎么办?”

  早霞很生气,“你做的:没吹哨子先开饭!”

  木匠拊掌大笑;对荷香说:“这种事,闺蜜也要瞒着的。”荷香在一旁憋不住,“嗤啦”一笑,如裂帛,如鹊闹。

  木匠逗早霞,“小姑,你和铁匠天天在一起狠批右倾翻案风?”说得早霞脸红,多亏月光朦胧。才不呢,早霞和铁匠也接吻,铁匠有腥甜的铁沫味,铁匠称早霞为“我的小酸浆”。小酸浆,就是泡端午,也叫红姑娘,一种野果,生长在青纱帐里,成熟了就像一串串红灯笼,吃起来酸甜可口。那年九月初九,“空中木匠”与荷香结婚了,早霞当伴娘:翌年,生一男孩。铁匠眼镜七七年参加高考,考取徐师院,毕业分到家乡中学任教,新娘不是早霞。早霞一睹气,继续复习,第二年考取南方一所护校,并在那里成家。木匠和荷香现在仍驾着小船在骆马湖逮鱼,日日飘荡在风波里。一日鱼市相遇,荷香给了我三条大鲤鱼;我拉她回家,她朴素地说,“看见了你,比吃饭还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家乡的姐妹们,有几个走出了那片低洼的水乡呢?“新杨柳,旧沙洲,去年溪打那边流。自言此地生儿女,不嫁余家即聘周。”即使兜了一圈,还是要回来的,不能忘却啊,那芦苇,那清风,那柳岸。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