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短篇小说:远房亲戚

  作者:金胜

  魏铁锤把西厢房的两间屋子拾掇了一番,亮亮堂堂,窗明几净的,租给了媳妇二菊在老家的远房亲戚莫二。这个被二菊称呼为表姐夫的中年男人,会一手修车的手艺,修的是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初来乍到,对于过往的陌生人,莫二总是笑容可掬,连声地说着场面话:"请多加帮衬,请多加关照!"所以,给村民们的印象并不坏,感觉他忠厚老实。

  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二菊却是感觉表姐夫这个人,在为人处事方面有点不地道。菜园里种的蔬菜,往往就是无端的让人拔了几棵,让人蹊跷,赶集时候买的几斤鸡蛋,回家査数时是十六个,在厨房里撂了一夜,怎么就剩下十二个了呢?但是,碍于是老家中远房亲戚这层关系,二菊也是不可能去细究的。虽然二菊平时日子过得仔细,但是几棵青菜几枚鸡蛋,毕竟是算不上什么大的事呢。晚上时候二菊跟魏铁锤唠叨,铁锤更是那种漫不经心的人,心不在焉地说了句:"你自己家里的亲戚,你自己看着办咧!" 二菊就不再言声。

  自从莫二在村子里落下脚来,东家菜园里夜里让人拔了葱,西家菜园里夜里让人偷了茄子,就接二连三地发生起来。有时候,二菊就瞥见表姐夫的屋子里,放了一口袋青椒,莫二说是去早集买的便宜货。二菊心知肚明,只是不便声张,替这个亲戚遮掩着。有一次,在村头居住的孙婆婆,四处转悠着唤鸭子,说是丟了一只。找寻到莫二的修车摊旁,莫二放下手里的活计,用抹布擦拭了一下满是油污的手,脸上就现出一副献殷勤的笑模样,说是大清早的时候,看到鸭子们排着队伍,一路小跑,呱呱地叫着,去了灌渠河。接着又说,肯定是泅水的时候出了事儿,让河边钓鱼的人擒走一只,也是有可能的。孙婆婆听了将信将疑。半夜三更二菊出去解手,就发现表姐夫还没有休息,屋里点了小蜡烛,发出昏暗的光亮,接着,就飘过一缕炖鸭肉的香味来。

  莫二有个修车的好手艺,平时能言善语,专捡些好听的话来奉承别人,渐渐的摊上的生意就红火起来。莫二手艺好,收费也低廉,别人补个车胎五块钱,他只收四块,过路的人偶尔会给车胎充个气儿,按照规矩要收五毛钱的,他摆摆手,算了算了,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出门在外不容易,受到照顾的人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儿。所以,在与他交集不多的人的心目中,他的口碑还是蛮好的,认为他是个大好人。但是不久魏铁锤就瞅出了端倪,自从表姐夫摆出修车摊以后,村里的两条主要人行道上,每天早上骑车出行,就要比从前格外小心,左拐右绕地躲避那满地的玻璃渣子,让人心躁。一个月下来,魏铁锤的内车胎添了六个补丁,到表姐夫那里修车子,他只收了半费,嘴里说着,亲戚里道的,大差不差的就得了。前一阵子车轴的珠子碎了,去表姐夫那里换了几颗,他也是收了个半价,毕竟是亲戚关系嘛。顺溜了不过两天,又碎了珠子,莫二似乎有些不耐烦:"你一个近二百斤的人,骑一辆破车子,唉,没辙哩!" 于是,收了全费。就这么今天收个半费,明天又收个全费,他的行事风格忽东忽西的,让铁锤也是捋不出个头绪来。

  莫二要寻觅更多的生财门路,于是与村里的闲汉宋三牵上了线。宋三无事时就在修车摊旁闲坐,一来二去两人熟悉起来。宋三请他喝了两次酒,在足酒饭饱之后,俩人低声地窃窃私语了一阵子,就一拍即合,达成共识。

  于是,在莫二的修车摊旁边,又多了一项代卖旧车的业务。一辆四百多块九分新的自行车,他卖了两百,一辆两千多块九分新的电动车,他卖了八百。来询价的人就有些疑虑,莫二拍着胸脯打保票:"是一些做生意的外乡人,因为要回老家,所以车子就便宜地出手了,你们放一百个心,感觉不遂意的时候随时退回来!"村里人图便宜,也就买下了。半年的时间里,断断续续的出手了百余辆旧车子。在一天傍晚,莫二与宋三在小酒馆里喝酒,进入几个警察把俩人一起抓走了。村里人就沸沸扬扬地传开了,说是宋三偷了百余辆车子,是莫二销的脏,他们平分了脏款,如今两个人都被关押在看守所里面。

  摊上这样的事情,二菊就显得心慌意乱,有些乱了方寸,不管怎么说,莫二毕竟是表姐的男人,自己的亲戚。她慌乱地翻腾出电话号码薄,找出外甥莫大槐的联系方式,把事情的经过述说了一通,让他赶紧转告母亲,拿个主意。莫大槐起初还以为表姨为了贷款的事儿,要来个变卦,后来才知道只是老爹出了事情,于是 ,忐忑的心就变得淡定起来。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自己办的好事儿,就由着政府去处理吧,总不至于被下油锅去炼油吧?" 二菊一时间就噎在那里,不知道下句话再去说些什么。

  莫二与莫大槐父子两人不和睦,已有时日。自从茣大槐的学业半途而废之后,父亲与他的关系就搞得越来越僵,甚至已经是水火不容。

  莫大槐初到南方这座经济繁荣的城市,开始所谓白手起家的创业,是在二十一岁那年。繁华的城市,喧嚣的街道,一座座现代化的工厂,让这个初入江湖的年轻人,是耳目一新。初来乍到,莫大槐找了个小旅馆作为根据地,开始实施他的梦想。他观察了一下这家小旅馆周围的环境,见它临近蔬果鱼肉禽类的农贸市场,在一个巷子里,巷子很深,显得很僻静。旅馆的一楼是登记处,二楼的客房都是单间,房租每晚二十块,被子和室内卫生还算干净,偶尔会发现有一只蟑螂出来溜达。莫大槐手脚敏捷,一只蟑螂被他捕获在手里,他用打火机窜出的火苗儿,把这只可怜的蟑螂烧的面目全非,屋里就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这让莫大槐感觉很受用。

  在外边的大厅里,摆放着一台电视机,在这里,莫大槐结识了十九岁的女孩周小枫。莫大槐中等偏上的身高,身材匀称,模样长得端庄,正当青春的年龄,于是,羸得了十九岁女孩周小枫的青睐。在短暂的一个小时里,俩人从陌生到熟悉 ,最后是无话不谈。周小枫来自西南一个省份的农村,在莫大槐面前,她仿佛遇见了知己,就无所顾忌地唠起自己的经历来。她告诉莫大槐,自己的命运很是坎坷,十七岁那年,在老家有一次走夜路,让七个凶神恶煞的狗东西强暴了,至此以后,面对乡人们的指指点点,她只好选择了外出打工这条路,她说,今生再也不想踏上故乡的土地。来到南方这座城市,在一家鞋厂打工,因为是在外面租房子,有一次夜里出去方便,又让一个暴徒掐住脖子捂住嘴,摁在地上强奸了。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让厂里的人知道了,她辞了职,在以后的日子里,选择了自暴自弃。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今后哪个男人还会要我呢?她说话时候语气很平静,就如在说一段平常的故事。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不过现在我是自愿的,现在只是为了钱。她如今每天晚上都要去一个星级酒店开房间,白天里就会在这个小旅馆里呆着。莫大槐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去说些什么了,去安慰她还是去赞同她?他思量了半晌,感觉都是不合适。

  以后的日子里,莫大槐白天出去找工作,周小枫猫在她的房间里睡觉,等到晚上莫大槐回来,周小枫又出去做她的生意了。因为找工作接连的碰壁,莫大槐有些心灰意冷,身在异乡,那份伤感是越发的沉重,禁不住的就涌上了心头。于是,当着周小枫的面,说了一些悲观的话语。十九岁的女孩周小枫,说着安慰莫大槐的话:"咱可不能说些没有奔头的话,我们就是出去摆摊卖菜,也不至于过不下去了!"从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口里,说出这样的话来,莫大槐感觉她既成熟又通情达理。只是自己跑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来卖菜的。过了几天,看到莫大槐工作的事儿还是没有进展,周小枫忍不住地说了句:"如果实在找不到相当的工作,就先呆着吧,生活的事情你也别忧心忡忡的,毕竟是还有我嘛 。"她见莫大槐没有表态,就又接着说道:"待我多攒点钱,咱俩去新疆吧?我大哥在那里包了几百亩地,在种田,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去,去种田,去卖菜,岂不是很美好?"但是,莫大槐最终是没有答应她。

  莫大槐终于在中介的推荐下,找到了一份工作,来到这家量具制造公司上班。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工作多赚钱,为将来的理想打下基础。临分别的时候,他与周小枫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

  莫大槐起初是被安排在冲压机床上,每天十二个小时的工作量,乏味而单调,但是有梦想的支撑,他感觉生活得很快乐。只是一个星期以后,公司的毛厂长就把他从第二车间调出来,转到第一车间,去干喷塑的活儿了。在这个乌烟瘴气的环境里,他感觉很多粉尘都被吸入了肺里。www.chaocs.com

  在工作上的不遂意之后,接踵而来的,是在生活上陷入了困境。厂里押了一个月的工资,这就意味着,莫大槐必须要在六十天以后,才能拿到头一个月的工钱。巳经是工作了一个月的莫大槐,如今的处境几乎是弹尽粮绝,连去饭堂吃饭的钱也所剰不多。去公司预支点生活费呗,莫大槐苦笑一下,女老板一句"公司是正规的,所以有它的规章制度"就把他打发了。他很想跟老爹莫二通融一下,拿点钱度过难关,但是一想起他的那副嘴脸,就又打起了退堂鼓。在这艰难的时刻,他想起了刘倩,高中阶段就情投意合的女朋友,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在心里又连声地说着:"不妥!"记得来南方之前,就对她说过,等立稳了脚,就回来接她。当初她的一声"嗯呢",让他在异乡的土地上,是魂牵梦绕了多少个夜晚啊。而此时,若以这样的姿态展现在她面前,会是多么的难堪,又会是多么的狼狈呢?思来想去中,他想到了周小枫,这个萍水相逢的十九岁女孩子。他打电话联系上了她,他说起话来吞吞吐吐,已失去了往常的口齿伶俐,一番闪烁其词之后,终于是把想表达的意思说清楚了。此时的周小枫,显然没有顾及到莫大槐此时的感受,他的沮丧和焦虑,在周小枫眼里是不值一提,就是一碟小菜。她说起话来轻轻自如,甚至有点兴高采烈:"老公噢,都多久没联系我了?我好好想你哦!"接着,让莫大槐稍安勿躁,她马上就会来到他的身边。

  公司里边的保安通知莫大槐,你女朋友找你来了。周小枫是以女朋友的身份来见莫大槐的,给他拎来一些新鲜的水果,递给他五百块钱。这份雪中送炭的情谊,让正处在窘困中的莫大槐,抑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象情侣那样,相处着,来往着。当最终莫大槐用一种婉转的语言,把刘倩的事情告诉周小枫时,在他面前,她第一次泪流满面:"我早就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们这种人,是不配谈感情的!"

  周小枫在莫大槐的视线里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杳无音讯,他再也联系不上了。不久,老妈在家里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一个消息,让他日思夜想的周倩,已经与一个城郊的人订婚,过不了多久就会结婚了。

  此时的莫大槐心神疲惫,他仰躺在床上,刘倩与周小枫这两个在他的生命中出现的女人 ,她们的身影,与她们彼此间的往事,在他的眼前,就如银幕上的电影,一幕一幕的划过。自己今后的感情之路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他不清楚,他有些自弃起来。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