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拍案惊奇:调解员韩新刚(作者 许宝民)

  西湖村地处富庶的湿地平原。民事调解员韩新刚,四十多年前诞生于村里一个耕读世家。他个头不小,五官端正。毕业后从军四年,经受了部队熔炉的锻炼,加之深受其父儒教之染,秉性刚直、待人以诚,言行有度,做事公道。其父韩公干了几十年村治保主任,调解民事纠纷无数,赢得村民尊重,及年近八旬,身体欠佳,遂退之,居家颐养天年。两年前,众公推韩新刚子承父业,任村里民事纠纷调解员,其欣然应之。走马上任后,自学法律知识,经手调解民事纠纷数起,未遇太大阻力,受到村民称赞。可是近期,却遇到两件烦心事。

  一件是与民事调解无关的事。一个多月前一天中午,两只大黑狗在他家不远处狭长的胡同里掐仗,咬得不可开交浑身是血,落得一地狗毛。这个胡同是午后小学生上学的必经之路,已有几个去学校的儿童远远站着观望不敢通过,唯恐咬红眼的狗咬到自己。韩新刚见状便抄起木棍,意欲隔开两狗将其赶走。两只狗咬在一起高潮迭起、互不相让,其中一只狗急了照他脚脖子上就是一口,牙痕很深,随即出血。赶跑狗后,快步到了镇上医院注射狂犬疫苗。俗话说“狗咬一口,米面三斗。”回家后韩新刚并未提及此事,但两只狗的主人都否认是自家狗咬的,其中一个曾受过他批评的人还说他“打狗也得看主人啊!这又不属于他要调解的事,没事去戳狗牙,自找的。”非礼之言传到他耳中,心里窝火,觉得晦气,又不想和狗主人理论,气得他直抽闷烟。偶尔冒出“狗不通人性,有点多管闲事”的念头。然转念,为了小孩子的安全,无怨无悔。

  二是近来村里房屋拆迁,三十多年不归家的刘大从青海回来和其胞弟刘二争夺拆迁款。说起刘大,年长者无人不知,四十年前横行乡里作恶多端,气得他父亲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因酒后群架用刀捅死人判刑二十年,发送青海劳改,刘二和父亲千里迢迢去看望多次。刘大刑满释放后就地安置,自后从未回乡,更未赡养父母。传说后来又混个什么“同乡会”的头儿。这次回来脖子上挂着猪链子般粗的黄色链子,有人说是金子的,有人靠近看说是假的,说有的地方已经上锈了。脸上新增一道四指长的刀疤,没变的是那副露着凶光的三角眼。几十年来,刘二在家侍候高堂,哭送白发入土,待人谦和,勤俭持家,种大棚蔬菜积有赢余,大家都说他和刘大不像一个娘的。一九九八年夏天大雨泡倒他家三间土屋后,又向邻里借了一些账,在原地翻建成三上三下小楼房。刘大这次回来,却提出要平分楼房拆迁款四十万。刘二念其胞情、惧其凶残,怕外人笑话,已让步给他两间砖房的赔偿款。但刘大仍不满足,匪性大发,在刘二家吃饭时,掀了桌子,一拳打掉了刘二的前门牙,鲜血染红了刘二的白褂子前襟,触犯众怒。有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要打110报警,被刘二制止,意请村委会调解。韩新刚在调解现场,听到刘大一派胡言,拍案而起,指出其释放后二十多年未尽赡养父母义务,殴打胞弟已属违法乱纪,裂根未改,并说给他三间土屋一半的赔偿款已够仁至义尽。刘大听得咬牙切齿,青筋暴头,看看韩新刚个头,想打又怕打不过他,便强词夺理几句,并当场揭发刘二十年多前没交清超生罚款。听众极为反感,当即遭到多人嘲笑和驳斥。眼看众怒难平,他便拿出大中华香烟盒里的一根烟,转了一圈向人手里塞,也没有人接,便悻悻然离开了。刘大的亲叔说道,当年要判他杀人偿命,或者不放出来,也就少了这个妖孽,看来他是“没有人味”啊!

  几天后,村头的大桥栏杆上突然出现了4K打印纸打印的小字报,上面列出韩新刚的四大罪状,造谣辱骂他“200年前祖上是土匪,心不平遭天谴。”又污蔑韩新刚父亲“到处敲诈勒索、索贿受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好在韩新刚和他父亲的为人谁不知道?有人看到后撕下来,交给村委会主任。村委会主任义愤填膺,当即报案。来人了解情况后,让村里提供有关嫌疑人的证据,又说影响范围小,不够立案标准。村主任说到刘大打刘二的事,来人说要当事人报案,要搞伤情鉴定,推给村里调解,又说“闹家包子的事,清官难断啊!”村主任气得心里鼓鼓的,咽下了一口唾沫,终于没有发作出来。

  刘大虽然住在镇里私人开设的小旅社中,几天来也没闲着。在拆迁机械进村开始扒倒房子那天,有人看见他手拿砖块疯狂追赶奔跑着的刘二,嘴里骂骂咧咧,在房子的废墟上又闹起来了。有两人围观不敢上前拉仗,有人叫来了韩新刚。他走近一看,发现刘二哪里是刘大对手,刘大出拳抬脚直奔要害,刘二边挨打边后退难以招架。韩新刚随即上前隔开双方,并呵斥刘大,不该追着刘二打,也不该无情无义辱骂刘二。韩新刚一转脸,一块半截砖头从斜侧飞来狠狠砸在右腿膝盖外侧,他蹲下后不能站立起来,半月板处疼痛难忍,随后鲜血顺着小腿流下,原来膝盖处骨折了。刘大随即大声叫嚷“刘二打人喽!刘二打人喽!”在场的两个人看到明明是刘大用砖头砸的,但是想到他打死人的历史和凶残的目光,心里直打怵,竟不敢出面制止。刘二迅速找车把韩新刚送到医院打了石膏,挂了吊针,并在医院陪侍他一夜未合眼。刘大竟不停地散布“不是他打的,他为什么送人去医院,做贼心虚嘛。”村民听到了,倍加厌恶这个毫无人性满嘴谎言的痞子。

  韩新刚膝盖处骨折,要在床上静养一百天。村干部和庄亲庄邻,络绎不绝地前来来看望他,不少人当面热情地赞扬他、鼓励他。上头来人调查时,现场围观的两个人始终未敢对刘大的劣行指正,竟说没有看清。刘二属于当事相关方,证词不予采纳,谁打了韩新刚这一黑砖证据不足,竟然未有最后结论。村主任很不服气,要将此事继续向上反映。刘二被讹得寝食不安鸡犬不宁,为了息事宁人过安日子,逼得给了刘大二十万。刘大竟说,要是早识相,你怎能挨揍?待村民知道此事,刘大早已跑回青海去了。刘二凭着良心,主动给韩新刚交了不少医疗费,并提出补偿韩新刚的损失,但是韩新刚明确表示不会要的。

  躺在病床上的韩新刚,最初几天膝盖处疼痛不能动弹,偶尔有事下床拄一会儿拐杖,回到床上要疼痛一会。二十多天后石膏内的皮肤痒痒难忍,却隔着厚厚的石膏层,只有无奈地忍受着。躺在床上,他两眼望着天花板,有时回忆在部队里难忘的时光,有时翻阅“民法通则”读本。有一次看着看着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他竟梦到在村西头新体育场开了一个公判大会,刘大戴着脚镣手铐被押到六保河边的刑场······。韩新刚激动地跳了起来,打石膏的腿颤动一下,醒来后才知道是一场梦。很多天来,他翻来覆去想着几个不理解的问题,想理出一个答案。现在是朗朗乾坤的法治社会,为什么有时候好人斗不过坏人?为什么有时候君子斗不过小人?为什么在是非面前时有人选择自保而不能挺身而出?为什么个别地方会有“好汉怕赖汉、赖汉怕孬蛋、孬蛋怕孬种”?他从社会环境、普法教育、个人素质等诸多方面苦思冥想,寻求“四个为什么”的答案,似乎明白了许多原来没有静下心来思考的东西。他又想了几天,腿好了还干调解员吗?最初几天想法是坚决不干了。后来又想社会上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坚持正义抵制歪风邪气,任凭毫无底线的人胡作非为,社会的公序良俗将会荡然无存,最后连那些企图自保的人,也会毫无立足之地。当然,出头为老百姓、为弱势群体做些好事的人,总是要牺牲一些个人利益的,绝大多数人是理解和支持的的,坏的和品质差的人是极少数,是不得人心的。前不久,上大学的孩子用微信发来慰问信,引用唐代大文豪韩愈的诗句“嫉恶如仇讎,见善若饥渴。”(笔者注:讎音chou二声)热情赞美他扶正鞭邪、扶弱镇恶、惩恶扬善的高尚品格,坚信“为众人抱薪者不会冻毙于冰雪。”再次提到父亲曾经对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做善事”教诲,支持父亲为建设乡村文明多做贡献。韩新刚很激动,孩子懂事了,受到“诗书继世、忠厚传家、报效社会”的家风熏陶,将来极可能成为有用之才。这正是他多年的愿望。韩新刚又想到乡亲们对他热情鼓励和弱者期待的目光,想到入党时的初心,于是又下定决心:腿好了,继续干。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