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洞房内外 | 作者:默然

  作者:默然

  1983年春天,王家庄的秀儿与村长李满仓的儿子李富贵举行婚礼这天,她的脸上不但没有一点儿笑容,反而时不时地偷偷的流下几滴眼泪,这使得欢天喜地的婚礼场面添加了一丝淡淡的哀怨。

  与人们的欢声笑语、嘻笑颜开有着极大反差的,还有李二虎的沉默不语及他的一张苦瓜脸。

  李二虎与秀儿是东西两院的邻居,他们俩从小就在一起玩儿,一起上学,高中毕业后,又一起回乡务农。他们俩早就私订终身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公开恋情而已。

  其实,李二虎和村子里的人都明白,秀儿如果不是因为妈妈做手术家里没有钱,而村长李满仓带着条件帮她家出了两万元医疗费,她是不会嫁给李满仓这个傻儿子的。

  这两万的治疗费用,对于秀儿和李二虎两家而言,绝对是天文数字。既然村长李满仓愿意出手相助,秀儿不能为了自己而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无钱医治离她而去。而李二虎面对这巨额的手术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屈嫁他人。

  晚上,李满仓老两口送走了最后一帮亲朋好友之后,他们开始张罗着儿子入洞房的事情了。虽说儿子二十岁那年因为一次车祸导致智力低下,可他长得身强体壮,仪表堂堂,也算是一个男子汉,他们老两口一致认为,如果把儿子引导好,留下个一男半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满仓老伴儿帮助儿子洗漱完毕后,再一次对儿子进行了一番教导。李富贵一边哈哈地笑着,一边像鸡啄米似的点头答应。随后,李满仓老伴儿进到西屋儿子的洞房笑呵呵地对秀儿说:“秀儿,你现在已经是咱李家的媳妇了,富贵很多事情都不懂,你得多带一带他……”

  秀儿明白婆婆话中的含意,她坐在炕头满脸涨得通红,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李满仓老伴儿把儿子扶上炕,对儿子使了个眼色后,笑盈盈地离开了。

  李满仓老伴儿关上房门后,李富贵坐到秀儿面前嘿嘿笑了一会儿说:“我妈说了,咱俩是两口子,得睡觉。”

  秀儿往一边躲闪了一下说:“你先睡吧,我不困。”

  李富贵上前拉住秀儿的手说:“我妈说了,咱俩得一块儿睡。我妈还说,让我……”

  秀儿听着李富贵那些不伦不类的话,看着眼前这个只有着几岁小孩子智力的丈夫,想着曾经与李二虎在一起亲昵时的场景,眼泪不由得默默地流了出来。

  李富贵看到秀儿眼角流出了泪水,一边说着“别哭、别哭”,一边伸手要给秀儿擦眼泪。秀儿推开李富贵的手说:“你别碰我!我没哭!”

  此时,秀儿听到屋门口传来婆婆的两声咳嗽,随后便是她嘟嘟囔囔的声音。婆婆到底嘟囔了些什么,秀儿没听清楚,但她知道,婆婆一定是在责怪她和李富贵没有做该做的事情。

  为了不让婆婆总在门外偷听,秀儿示意李富贵倒下,然后把灯掉了。

  李富贵见秀儿关了灯,赶忙向秀儿身边靠了靠,把头埋在了秀儿的胸前说:“没亮了!我害怕!”

  秀儿推开李富贵,故意吓唬他说:“别说话了,再说话大老虎就来吃人了!”

  李富贵听到大老虎要来吃人,抱住秀儿把头直往她的胸前哄。秀人使出全身力气,也没能推开李富贵,直到把她折腾出异样的声音。

  此刻,随着门外李满仓老伴儿的轻笑声,后窗突然间传来咣当一声响,随后便传来了快速离去的脚步声。

  在李满仓老伴儿跑到屋后的叫骂声中,秀儿想,刚才一定是李二虎在后窗偷听着。她打开灯,看着眼前这个不经世事的丈夫,心里顿时出现几丝酸楚。她想,虽然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但他的爸爸毕竟救了自己的妈妈,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善待这个男人。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