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拍案惊奇:当爱扭曲成死尸(作者 阿萌)

  一

  我惊异地发现,这条巷子和我的内心一样,黑暗得让人感到神秘,幽长得好象没有尽头。

  不过,我会一直走下去。因为那个女孩就住在前面的那幢小楼里。

  今夜,将决定我的命运--一个在孤儿院长大,活的很痛苦的男人的命运。

  今夜,也将决定那个女孩的命运,虽然我并不认识她。

  今夜,我手上那双洁白的手套呈现出惨白。和我的脸一样。

  按着朋友介绍的地址。我来到了那幢楼,上楼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脚步的声音有些紧张,我立即放慢了脚步,但是心脏的紧张跳动,我却无法平息。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但是我会像一些小说中写的那样,尽量顺利的完成。

  来到406号居所。

  我用那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敲了敲房门。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

  头发很乱,湿湿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那身白色的长裙,很配她。

  "先生,请问您找谁?"女孩向我透出怀疑的目光。

  我微笑着:"小姐您好,请问您是不是南方大学音乐系二年级的学生--阿婷?"

  "是啊,您怎么认识我?有什么事情么?"女孩的目光很惊诧。

  "哦,我并不认识您,我是阿平的朋友,我叫阿风,阿平托我来给您带样东西。"我发现自己撒谎的水平和编小说的水平不相上下。

  阿婷的疑虑好象消除了一些,她微笑着说:"您就是阿风啊,经常听阿平提起你呢。哦,对了,好象见过你和他的合影,刚才一时竟没认出。有什么事快进来说吧?"

  天啊,这么顺利。这个女孩这么单纯。也许阿平爱上她正是因为她的单纯。

  希望进屋后的行动还能如此的顺利。

  二

  房间里布置的很简单。

  阿平说过,这个女大学生的家里不是很宽裕,这个月的租金还是阿平给付的。

  我坐在那张旧沙发上,阿婷给我倒了一杯水。

  灯光下,她真的很美。那双深潭般的双眸给让人一种怜惜的感觉。

  但是对我来说,不能怜惜。

  她坐在床边对我说:"阿风,阿平让你来给我带什么东西呢?"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不是一个人住吧?"

  "哦,还有一个同学,她出去了,估计和男朋友约会,还不知道几点回来呢?"她的笑很美。

  我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9点了。

  要实施计划了,不能再拖延了。

  "对了,阿平说,要我把这个交给你。"我走向了床边的阿婷。

  她依然笑着,起身看着我。

  我迅速掏出了涂满迷药的手帕,盖住了她的鼻子和口唇。

  她倒在了我的怀里,是那样的迅速。快的连我都感到吃惊,面容上竟然还有那一丝的笑意。

  但是,心中的痛不会使我对她产生怜惜。时间是紧迫的。

  我走进了卫生间,在浴池里放满了热水。也许是热气,也许是紧张。我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我抱着阿婷,把她放进了浴池。

  她平躺在里面,依然很美。

  我掏出了锐利的刀片,在她洁白的手腕上划出了一道红色。

  又将她的手放进了水里。

  我没有时间去欣赏被血染红的水中一具女尸的独特美,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手套和刀片被我抛进了河里。

  一切是那么的顺利。

  三

  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为了什么吗?

  对,为了爱。

  但是你们肯定猜错了。我爱这个女孩?

  不。

  我爱的是阿平。阿婷的男友,我的朋友。

  孤儿院的童年生活使本来就孤僻的我更加的孤僻。

  我讨厌陌生人,讨厌喧闹,喜欢孤独。

  也曾经渴望一种爱,但是突然发现任何女人都无法激起自己心中波澜的时候,自己也感到害怕。

  一个月前,认识了南方大学三年级的学生阿平。

  那张清瘦的脸和充满着男人魅力的双眼吸引了我。

  我知道,这种情感不被常人接受,也不会被阿平接受,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他爱着自己的女友阿婷。

  我渴望和阿平单独相处的时刻,哪怕只有一分钟。一分钟啊!

  感受他的呼吸,他身上的味道。

  但是,他把我当朋友,当哥们。天哪,我要的不是这个。有谁能理解我心中的痛啊!

  我错了?我错了吗?爱错了吗?

  我开始恨阿婷,就像一个女人恨她的情敌一样。逐渐,恨成为我要毁灭她的一种欲望。我知道我得不到阿平了,但是我不能让她得到。

  于是,我杀了她。这个女孩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四

  第二天,报纸上登出了女大学生神秘死亡的新闻,警方开始了调查。那一天,我没有出门。

  第三天,报纸上又出现一条消息,那个死去女孩的男友,因痛苦而精神恍惚,因车祸身亡。

  我崩溃了。

  为什么会这样?阿平,为什么会这样?

  我真的错了。

  殡仪馆。

  我呆呆地站立在阿平遗体的旁边。看着这具我曾经疯狂爱着的但是已经失去灵魂的躯壳。

  大厅里闪着烛光,阿平的照片依然英俊快乐。也许,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候拍的。他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阿婷在一起的时候。

  我茫然地揭开了白布,想再看一看那张吸引我的面庞。

  随着我的手的移动,那张脸出现了……

  天啊。

  那是一张扭曲的脸,满是鲜血。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里面滴着血!

  我惊恐地后退了几步,阿平!是他!他!他坐了起来,又站了起来!

  缓缓地走向我,嘴里边滴血,边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我连滚带爬,逃出了殡仪馆。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空旷中,我全身颤栗,艰难的喘息。

  我回头望去,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我垂下了头,哭了。这眼泪里包含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回头看去。她!

  披散着长发、苍白的面孔,不再有迷人的微笑。

  阿婷!

  不!不!不!走开!走开!我发疯似地喊叫。

  五

  我醒了,是梦。

  这变异的爱,让两个活生生的人不存在了。一个无辜的女孩,一个我爱的男人。

  当读者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本文的作者,一个痛苦的同性恋者,也已经变成了尸体,第三具。

  因为,我发觉自己醒不了了,每到深夜,我都会看到可怕的影象。

  我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

  我决定,写完本文后,在自己的腕上也划出一道红色……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