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春风有情 | 黄兴洲

  昨晚九点多,手机里接到一个短信息,我打开一看,“在吗?”署名王芸芸。我回了:“在啊,有事吗?”“方便接电话吗?”“方便啊,什么事?”我拿着手机走到门口。外边凉风习习,室内空调嗡嗡,我按手机号拨了过去。

  那边接通后立即回音:“我是王芸芸,还记得二O一O年咱在火车上住对铺吗?”

  我一下子想起来了,那个浓眉大眼的女孩,家住沛县,去云南看爸爸的。

  2010年3月11日,我与三位老友去云南观光。乘坐1235次列车,我是13车16下铺,毛与周分别是中铺上铺,张在隔壁中铺。

  我的对面是一位年轻女子,她看我们四个要围在一起喝酒,主动让了一下坐位(卧铺床沿),听我们海阔天空喝酒聊天,知道我们是江苏邳州的老乡,我们四个很快吃完晚饭各自回铺上休息,女孩拿出自带的干粮和菜吃晚饭。

  我坐在火车窗口的桌子对面,拿出一本巜今古传奇》看着,她让了让我,我热情地谢了。

  她很快吃完晚饭,去了一趟卫生间洗手回来,拿出一个红面日记本。

  她展开日记本写到:人生在世不能坐井观天,要学会在自然中寻找快乐!由于就在我脸前,我看她写得很有哲理,问她:“多大啦?”她反问我一句:“你看我能多大?”

  我这才细看:她一头油黑的长发弯了一卷用红发卡别在脑后,辫稍俏皮地上翘,白里透红的圆脸上,一双黑而亮的大眼睛,粉红的腮上镶着两个浅浅的酒窝,薄薄的嘴唇里露出两排贝齿,上身一件粉红短袖春秋衫,露出藕节般胳膊一段,随着“轧轧”的铁轨震动,她饱满的前胸不时撞在窗桌沿边。

  我说:“有二十三四岁吧?”她笑得差点头碰桌,反问一句:“我就那么显老吗?”

  我疑惑地一愣:“二十岁?”她说:“反正还不够法定结婚年龄。”我又问:“去哪儿啊?”她俏皮的粉脸一下子灰暗下来。

  我突然觉得自己唐突,出门在外,对陌生的女子不宜问人家年龄住址之类话题。这是在火车上的邻铺,没话找话说呗。

  过了一会,她从行李包里掏出一包话梅,撕开送到我面前说:“老师,吃一个?”她是从刚才我们喝酒中知道我是老师的吧?我客气地说:“怕酸,不吃。”

  她一边吃一边主动与我搭话说:“我去云南的,俺爸给我找份工作,春节前我回家过年了,母亲有病,我一直耽误到现在才回去,因为还有半年工资没结算,我这次去再干三个月就得回家,不能再去了。”

  我问:“为什么?”她把头枕在双臂弯曲的臂弯里沉思半天,叹息一声说:“我爸不要我妈了,把我姐和哥哥都带去了云南,只留我在家陪着妈。唉,刚才好像听你同事喊你老黄是吧,巧了俺妈也姓黄,俺是沛县农村的,俺妈今年才不到五十岁,我劝妈再找一个吧,反正俺爸在云南已找了一个,又生一个弟弟,俺妈说啥也不离老宅子,俺爷爷奶奶都疼俺妈,她孝顺。”

  她问我:“你不烦吧?我讲这些也是家丑,在你面前,我老像跟爷爷诉苦似的,特别亲切。”

  她接着说:“这次回家,俺妈为留住我,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人比我大四岁,二十三了,他发誓搬俺家住,帮俺妈照顾爷爷奶奶,我有什么办法?唉,忘了给你说,我叫王芸芸,我喜欢读书,也好写日记,我特别崇拜高尔基和鲁迅,你看我从六年级就开始记的日记到现在,老师帮我看看。”

  她把日记本再一次推到我面前,王芸芸的钢笔字写得不错,我粗略看了几页,觉得她不凡。我从书包里掏出几张明信片,那是运中赠给退休职工的慰问品,递一张给她,让她写句话在上面。

  她羞涩地说:“老师,别寒碜我了,我这字不能拿出手的。”我鼓励她写,她推不过,在一张名片上写到:

  生活给了我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爱和恨,可我不愿与恨的那个人闹个死活,想想爱的生命里更多的还是他们……王芸芸

  这哪像一个十九岁女孩的口吻,她太苍桑和成熟,我捧着这张明信片,再看芸芸,她那满含忧伤的愁眉里正蒙着一层发亮的泪水。

  半天,她终于还是把心里的苦水吐了出来,她说:“老师,你说我怎这么倒楣,姐姐哥哥都离开母亲与父亲上了云南,偏把我留给了俺妈,本来我在云南,爸也给我找了份工作,每月两千多,搞电脑的,又不累,可妈妈一人在家太孤苦了,我动员她改嫁致死不从,她心里还盼着爸爸有一天能回头呢。”

  说着说着到了夜里十一点了吧,她突然一阵咳嗽,脸憋得红红的,我问:“怎么啦?”她说:“这两天可能感冒了,总在夜里咳嗽。”

  我包里有感冒胶囊药,急忙掏一板递给她,让她服了。我说:“休息吧,有话明天再说,咱还得一天一夜到云南呢。”

  她在明信片上留了地址(沛县的)和电话。我从云南回来后,写了一篇游记《一路春风一路情》,又配了这趟旅游云南的照片,出了几本小册子,其中一本专留给王芸芸的,芸芸临别对我说:“老师,等我从云南回到沛县给你打电话,文章也朝沛县家里寄。”

  想不到一别十年多里,中间我曾打过两次电话,都没人接,我都把这事忘了,王芸芸的短信息又联络上了我。

  电话那边传来王芸芸依然热情的声音:“老师好,十年中断两茫茫,不思量,还思量,那篇游记还在吗?我想要,我给你个新地址,寄来啊!”

  我也忘了说得什么,反正很激动,明天找找那篇游记,找不到不要紧,我把十年游记写成的书《踏遍青山》给她寄过去是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