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锦绣文章】逃学 | 黄兴洲

  贾凡的儿子不凡从小调皮,因为贾凡夫妻都在外地打工,无暇照顾孩子,一岁的不凡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奶奶疼孙子,爷爷犟不过奶奶,管不了不凡,不凡养成了骄气,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成天抱着“歪派”机——平板电脑——打游戏。那是他妈买给他学习的,没人正确引导,成了他的乐园。

  上到初二下学期,依然是我行我素,天不怕,地不怕,在班里就是小霸王。

  有一天数学课,他又不守纪律,老师喊他回答问题,他傲二巴几的瞎扯,老师让他到前边来,他不理,老师扯他胳膊拉他离位,他啪的照老师手上一巴掌,老师硬把他扯着离开座位,他干脆跑了。

  第二天,他不去上学,这可急坏了奶奶,问他为什么不去学校,他说老师打他,所以不上了。

  小凡的爷爷找到学校,进大门就气咻咻的要找老师算账:“为什么打我孙子,我得告他”。

  政教处着手处理这件事,先了解情况,知道事情原委,全班同学作证:老师没打他,是他打了老师。

  老头觉得事做粗了,有点无理取闹,软了下来。回家跟老伴一说,老两口觉得这事得跟儿子说。

  贾凡接到电话,着了急,怪爸妈娇惯孩子,想托关系跟老师求个情,让儿子回班上课,他连夜赶回家。

  托人找到我时,已拐了三个弯。贾凡的小姨子和我小孩是同学,他缠我小孩找我,说我是学校的退休教干,一定与学校老师认识,想托我到学校讲个人情,同意他儿子回去上课。

  我问清了小凡逃学的原因,回答了三个问题:第一老师没有撵小凡,更没打小凡;第二小凡打老师一巴掌在班里影响不好,必须深刻检讨错误;第三我已退休十几年了,这些新调来年轻老师我不认识,未必能给我面子。

  我从教四十年,当班主任二十几任,我教训的“调皮”学生何止几百上千,没有挨过他们一个指头,事情也真怪,被我“训罚”过的学生,毕业后,不管在哪里见到我,都格外的亲热,至少表面是热情的。现在的孩子不守校规,不敬老师,与家长的教育能没关系?我不愿多说与目前不合拍的现象,至少这个情我没脸去讲。

  贾凡看儿子呆在家里不是事,年龄还小,带出打工也属童工,没人敢收,况且初二还没上到头。

  有人给他出主意,让他带儿子到学校“负荆请罪”,求得师生谅解。他觉着儿子不成才与自己有关,与他爹娘的溺爱也有关,就算儿子长大,若不成器,关系到下下一代的质量问题。

  最后我还是给多了一事,托一个要好的还没退体的教干帮忙周旋一下,允许贾凡父子去“负荆请罪”。

  这一“请罪”,又请出了个新问题——小凡曾与班里一个女生私下交好一年多了,女生的母亲找到学校,当着学生的面把小凡骂得狗血喷头,又搧了他两巴掌,小凡觉着脸面丢尽,威风扫地,就破罐子破摔,学习更不用心了。

  这次老师拽他,他更觉脸上无光,所以说什么也不进班了。贾凡好哄歹哄,他入班半天,晚上又跑了。

  贾凡为此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