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散文:生活 | 黄兴洲

老伴在家不小心摔断腿住进医院,打上钢板躺着不能活动,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八天来,她痛苦也不让我安生,我成了受气包。

她疼极了的时候,容不得我看手机,胡说我巴不得她死了,再找个小的。我写作正入神时,她要方便,慢一点就发火,我还得陪笑。

手术后,她不想吃饭,百般劝解,勉强接受用饭,坐不起来,需仰躺床头,我用小勺一口一口喂,我左撇子使勺子往她嘴里送饭时,有点别扭,流出嘴外,她生气不吃了。

她每隔半小时左右要喝水,需兑成不热不凉的,用管子吸。一天掛六瓶药水,尿多,一小时左右排一次,把女式便壶填在身下不小心把垫子尿湿了又生气。

我干脆买了一包垫子(十片)随时撤换,病房里虽然有空调,但她身上依然淌汗,身下凄湿了,头发汗津津的又不能洗,惹她牢骚满腹瞒天怨地。

她自己躺着不舒服,我看手机她难受,一会要翻身,一会要坐起,邻床护理母亲的大姐说这是她心情不好,焦躁不安,需要理解,是的,要理解,不能计较。

最难的数她想大便,腹内急,肛门干燥,憋不出来,十分难受,我从护士站拿来开塞露助她,一支不行又用一支,好不容易把干干的屎橛子硬给挤出来,每挤一节都嚎叫一阵,气得她自己直掉泪。

此时的我犹如一个站班的奴才,唯唯诺诺,甘作孺子牛,洗了擦了,刚坐倒想看会书,她又喊胃疼,肚子疼,我再去值班室找医生。白天还好些,怕的是夜静更深时,她疼痛叫唤,护士站一个小护士值班忙不过来,值班医生去急诊室,两头忙,我着急也没用,只好听她瞎唠叨。实在疼极了,医生叫护士打止痛针,一会管胃的,一会管胆的,一夜挨两针才安稳。

医院里住满了病人,河里无鱼市上看,哪这么多骨折的病人啊,大人小孩,男的女的,病床不够了,走道里加了几张床,哪个病人的家属都不止一人,乱吵吵一阵。

不在医院住几天,不知医院里医护人员忙碌,病人及家属的不安情绪各色不同。有的安稳,有的急躁,形形色色,倒没有多少谈钱的。

人啊,什么都有别有病,有了病就不自由了。有病的不好受,侍候病人的也不好受,亲戚朋友来探病花钱还担心,买的水果,牛奶,饮料……堆满床头柜,病人能吃多点?无形中造成浪费,你来我往人情债压在心里。

生活啊,浪花飞溅,漩涡不断,没有三灾九难不到头,我可领教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