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离婚 | 黄兴洲

  张歌今年四十八岁,总觉胃部不适,他自己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他藏起了病历,自己偷偷服药。

  妻子庄丽在一个中学里教外语,一点也不知道信息。

  张歌在市卫计口上班,原来是一个镇里的计划生育专职,单位里年轻女子不少,平时,一起下队男女结伴,相互之间不断开个玩笑,张歌身材修长,一表人才,好说好笑,是美眉们“袭击”的靶子。

  谁知玩笑话也长腿,不知怎么飞到妻子庄丽耳里,晚上两人亲热时,庄丽问张歌:“家花香还是野花香?”张歌堵着妻子嘴:“是花都香。”

  妻子推开丈夫,佯装生气:“那你采野花去!”转过身子不理丈夫了。两口子感情甚笃,平时玩笑中浓化着亲情。

  一天晚饭后,张歌故意把一张与美女合影照放在口袋里,庄丽洗衣服时发现了,醋意顿生。睡觉时把湿了水的照片放在床头柜上,瞪着美丽的眼睛盯着丈夫看。

  张歌佯装生气的样子问妻子:“你怎么不小心的?”庄丽气得脸红红的说:“凭什么把野花往家里摘?”张歌故意不解释。

  背靠背睡了一夜,天亮,张歌借口出差走了。

  丈夫走后,庄丽从抽屉里发现一封信,要求和庄丽离婚,庄丽吓了一跳,尽管她生丈夫贪摘野花的气,但离婚的意思一点没有,认为丈夫不过是睹气而已。

  张歌离家三天后,庄丽心神不安,她找到市卫计委,那些和丈夫一同照过像的人都在忙碌,唯独少了让她多疑的那个女子,打听结果,说人家请婚假度蜜月去了,庄丽这才慌了神。

  打丈夫电话关机,翻遍丈夫的工作包,一张诊断书掉了出来,她没看明白,急忙跑到医院询问,医生问她是患者的什么人,病人得的是胃癌晚期为什么不来住院?

  庄丽顿时瘫坐地下,她什么都明白了,疼她爱她的丈夫怕她担心,独自一人承担着痛苦。

  张歌关掉手机,游历山川,尽情享受着有限的生命,在峨眉山遇上一个老道士,与老道谈心说出自己的病,老道士让他采集药草煮水喝,让他登上峰顶晒日光浴,让他放宽心态。

  几个月里他爬泰山,去桂林享受山水之灵气,登张家界袁家界,仰姊妹峰,采药峰……渐渐地,食欲增强,浑身有力,决定去复查一遍,作了哪里都是埋骨之地的打算。

  这一查,奇迹出现了,那些致命的癌细胞没了,他有点不信。又到了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复查,确实已是一个健康人,才急忙回家。

  庄丽在家像热锅上蚂蚁,跑遍了所有亲朋家,都没有丈夫信息,她痛哭不已。

  张歌回到家的时候,妻子成了泪人,她抱着丈夫一个劲捶打,痛悔自己心胸狭窄,错怪了夫君。

  张歌向妻子讲了这几个月的经历,叹息着生命的脆弱和可贵,从此两人更是如胶似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