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儿媳 | 作者:梅影荷韵

  作者:梅影荷韵

  前街新娶的马家媳妇,扎着两条粗粗的大黑辫子,眼睛大大的,像两颗黑葡萄,她待人和善,街坊邻居都挺喜欢她。马家婆婆去世得早,马家公公既当爹又当妈地把孩子拉扯大,又给孩子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马家公公逢人就笑眯眯的,感觉日子有了盼头。

  马家小子自从娶了新媳妇,老婆热炕头,都不舍得离家打工去了。村里的大小伙子都纷纷离开家去东北各地打工挣钱去了。农村里,冬季没有农活,小麦自己在地里长。为了来春一家人日子宽裕一些,马家小子也不得不离开家,跟村里年轻人一起去外地打工了。

  寒冷的冬天的小山村,寒风嗖嗖,雨雪过后,屋外的琉璃瓦上,冰条子搭得老长。街上的小孩们吸溜着鼻涕,似乎吞咽着冰渣子。脚趾头一天到晚像猫咬般钻心地疼。那个年代,没有谁家能点得起火炉,除非谁家做豆腐,一家老小能围着烧豆腐的大锅取暖。马家只剩下马家媳妇和公公两口人,自然是点不起炉子的。马家媳妇针线活做得好,没事就和大娘婶子们坐在太阳地下,给一家人纳鞋底做鞋子。马家小子在外边打工挣钱,虽然贫穷了一些,日子过得倒也平静平淡幸福。

  马家儿媳怀孕了,马家公公笑得合不拢嘴,马家祖坟上烧了高香,娶了孝顺媳妇,又要增添了人口。

  都说农村人朴实,待人真诚。但当舌头不在嘴里的时候,说出来的那就不叫话了。不知从何时起,村子里有人传出了马家媳妇的闲话,有的长舌妇说;“马家媳妇装*,看着温柔贤惠的,都是装的。孩子生出来不知道是喊马家小子哥,还是叫他爹。”有的人说的有鼻子有眼。这些话自然传不到马家人耳朵里,不然,马家公公会一榔头砸死她。

  好媳妇,怎么会有这种传言?明事理的人自然不会相信。但无风不起浪,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人们也很好奇,马家上下一家老小,老实本分,不像是长舌妇说得那样的人。

  那天晚上,农村的夜依然很寒冷。前院邻居去马家借什么东西,看见大门还没栓,就走进了院子里。正看见马家媳妇在马家公公屋子里,正从公公炕上爬起来,还不忘守住被头,像怕什么东西露出来一样。邻居纳了闷,难道传言是真的?邻居不敢进屋门了,站在门外,偷偷观望着。只听马家媳妇对公公说:“爹,炕我给您焐温乎了,您洗洗抓紧睡吧,别让热乎气散喽。我去拴上大门也去睡了。”

  谣言不攻自破。马家儿媳原来如此孝敬老人,她的好名声在三里五村传开了。

  春节前夕,马家小子从外边打工回家了,腰包子装得鼓鼓的,挣了不少钱,一家人喜笑颜开,其乐融融。马家公公幸福地眼睛笑迷成了一条线,光等着来年抱孙子了。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