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王德祥:从鱼的故事说开去

  鱼应该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我不太懂,如孟子取熊掌而舍鱼、庄子濠上观鱼、冯谖寄食无鱼、羊续拒贿悬鱼、杜甫细雨泼鱼、苏东坡绕郭知鱼……近代爱国民主人士闻一多在战乱频仍艰难困苦时,特别研究了远古时代的文化意义上的鱼,把鱼的一生及其美学价值弄了个一清二楚。这是闻先生的痴绝处。孔子说“《尧典》可以观美”,历代文人学者正是把握住生命中的美学原理,丰富着历久弥新的中华故事。

  普通人可能会执着于吃鱼。这是注定没有多少追求的。埋头苦吃,一意孤行,像我。当然,叶圣陶君除外。叶老吃鱼能吃出故事,能带给读者精神享受,读者在阅读中如同陪着叶老经历了一段与鱼交往的过程。而另一些人却痴迷于垂钓。据说他们还加入了垂钓协会。还举办垂钓比赛,驱动敞篷船,转个弯,到了河中心,开始垂钓。然后计算总重量和单尾的重量,角出胜者,还有分量不轻的奖励。这多数是商业性的,卖鱼竿、鱼钩、鱼虫,当然也会卖渔船。还有鱼刊出版,专门诱惑有钱有闲有兴趣的人士。这是商业、娱乐以及所谓的野外休闲之美的综合。

  也有一个人,今天不说他吃鱼、钓鱼的事,只说他画鱼。这个人就是现代书画家和散文家丰子恺。丰先生一生书画、写作互为补充,相得益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我国现代文化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的画作重写意,求神似,几近形神兼备,出人意表。画鱼,画出了独特的风格。丰先生的画更注重的是文化熏染,图文并茂,难分孰主孰次,我倾向于图中所配文字,简洁对偶的句式本身就是文化的传承。既有山水画的一脉相传,又有文化精神的统领,专注执着于中庸之道,遨游徜徉于精神空间。《鲤鱼救子》《放鱼:生机不灭,便终有抬头的日子》,鱼道乎?人道乎?人从鱼这里学习做人的品质和精神,可见天道即人道。又有《饲鱼》《刽子手》,直揭人性中的对立面,和善与残忍始终是人性的两极,客观存在,又难以调和。丰先生善良而又可爱。鱼作为食物链的一层,常常被吞食,比如猫。“春节人人乐,我吃鱼一条。年丰谷仓满,防鼠有功劳。”奖励猫的功绩,最好的奖品自然是鱼。这样的鱼我想也是能够接受的,而人的手段就不同了。“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人类滥捕滥杀,贪得无厌,破坏生态平衡,丰先生提醒大家“劝君不吃三月鲤,劝君莫打三春鸟”,这是殷殷期盼,也是哀哀乞求。这种人文精神正与两千多年前的孟子远远相接,意味深长。但鱼作为生物体,有时也怕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容易陷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悲剧中,故而丰先生友情提醒鱼们:香饵自香鱼不食。同时,也是在告诫人们,不要贪求太多,也不该使用太多的诱惑去诱骗什么。

  艺术风格的形成是一个长期浸淫的过程。丰子恺书画合一如此,其他许多艺术家也是如此。鲁本斯的《亚当与夏娃》,安格尔的《泉》,毕加索《亚威农少女》,都有个人对女性形体的解读。既体现个人的风格,也表现出时代的特质。借助神话,暗示人类的繁衍;通过站立的姿势,突出女性裸体的活力;不论时代如何灰暗,人类对美的追求总是无法阻遏的。另外,像梵高的《向日葵》,塞尚的《玩牌者》,分别着力于自然物的摄取和社会角色的外化。自然和人本身始终是艺术家关照的客体。艺术家就是通过大量的艺术创作来培育并实现艺术风格的。www.chaocs.com

  与西方画家注重“形”不同,中国古代画家更注重“质”。中国古代画家把人自身融入于自然之中,自然的功能得到放大,而人包括画家自我完全消隐。韩滉的《五牛图》,是一幅手卷式黄麻纸本设色组画,展示的是五头牛的生活形态,荆棵蹭痒,翘首前仰,俯首吃草,回首舐舌,凝然远视……而画家想要传达的却是人的任重、勤劳而温顺的品格。元代赵孟頫评价说这幅图“五牛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也。”韩滉是宰相韩休的儿子,在唐德宗时历任宰相,一生拥护统一,反对分裂割据。有这样的家世和追求,能取得这样的艺术成就是顺理成章的。“世有人焉,家学之传远矣。”宋元山水画在艺术风格上也都独树一帜,光耀千秋。范宽《溪山行旅图》,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他们都把山水的灵气、灵性展露无遗,同时也包孕着绘画主体的生命意趣。

  认识丰富提高的过程,就是风格形成的过程。唐诗,宋词,元杂剧,明清小品文…莫不如此。这里有时代的文体特征,也有作家的个性品质。对此,我们要有一个坚持的态度,不断提升,不断超越,最终形成自己的无愧于时代的风格。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