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应聘 | 作者:姚建林

  作者:姚建林

  星期六李大花从外边回来就对丈夫法根说,“我昨天听人说丹丹到奥克斯轮胎厂上班去了,听说那个厂里在招工,我也想去试一试!那家工厂的具体位置我还不知道呢,闺蜜丽丽一会儿答应陪我去!”

  “丹丹不是在珠宝店里干得好好的吗,怎么一下想到轮胎厂里去做工了呢?”法根不解地问。

  “可能是她年纪大了吧,珠宝店里现在都是一些年轻的女人在做!”李大花说。

  “我陪你去就行,不用麻烦丽丽了。那家工厂我去年曾经陪一位同事去过一次的!”法根说。他对老婆今天突然要去应聘有些奇怪,尽管这些年来李大花的工作一直在变动。女人没啥文化,只有初中学历,这些年来干过普工、导购员、保洁员、厨师、质检员、洗碗工以及外卖员等一些工作,可谓经历满满,饱尝了生活的艰辛。

  “这样也好,那我跟丽丽打电话,让她不用陪我去了!”李大花说。

  “可是我有些担心,你都44岁了,还能应聘上吗?我听说现在的工厂都只对40岁以下的人员招工!”法根有些忧虑地说,这些年来,他对老婆进工厂上班早已不抱什么希望。

  “丹丹比我还大两岁呢,她都能应聘上,我咋就不行呢?”

  “说的也是,那咱们出发吧!”

  车行约20分钟,夫妻二人便来到了奥克斯轮胎厂的大门前,一名保安拦住了他们。法根说自己是前来应聘的。保安问是否有人事部门的电话通知,一边指了指墙上的电话号码。法根说没有。另有一名保安问,你们到底是谁应聘呢?李大花说是她应聘。那名保安看了李大花一眼,说,我们公司只招40岁以下的女工呢!

  夫妻二人听了,面面相觑,为自己没有弄清招工条件而沮丧,心里当时便有些打退堂鼓了。法根心有不甘,便给墙上贴着的那个人事部门的号码打了电话过去。电话很快通了,法根说明来意,对方让把电话拿给保安,保安接听了,两个人这才得以进门去。

  进了人事部的办公室,法根看到,偌大的房间里一溜儿摆了七八张办公桌,七八个年轻的小姑娘坐在办公桌前的电脑旁办公。李大花走到第一张办公桌前的一个小姑娘处,领了一张个人简历表格,就在一旁认真填写起来。

  对于这种个人简历的填写流程法根再熟悉不过,无非是个人学历、工作经历、离职原因、对新工作的薪资预期等等。李大花却显得有些犹豫,不知如何下笔。法根提起笔来,在一张空白表格上笔走龙蛇,一蹴而就。李大花依葫芦画瓢,终于完成了个人简历的填写。

  一位二十七八岁的主管模样女子接过李大花手里的简历,蹙着眉头看了几眼便问,“我们这个工种是要求上夜班的,你能做得来吗?”

  “没问题的,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常上夜班的!”李大花赶紧说。

  “可是你现在都十几年没进过厂了,为什么突然想着要进工厂上班呢?”人事主管看着那份简历问道。

  “是这样,我们家两个孩子在上大学,家里的负担比较重,她现在做的活儿工资不太理想,考虑到你们这儿的薪资待遇还不错,这不就过来了吗?”法根插话说,“谢谢您能不能帮忙介绍一个合适的岗位呢?”

  人事主管约略踌躇了一刻,最后她对李大花说,“现在倒是有个岗位正缺人手,我可以领你去看一下,只是工作环境差点,不知道你能否适应?”

  “那就太谢谢您了,我没问题的!”李大花说。

  人事主管示意法根在办公室里等一等,领着李大花就向车间走去。在生产区的门房,人事主管打了个电话,告诉李大花径自往前走,会有人来接她。人事主管说完便返身离开了。李大花走出两三百米,果然见到一位中年女工走过来。女工的帽子上、身上脸上看上去灰不溜秋的,一看就知道是刚从生产一线下来的。

  女工上下打量了一眼李大花,问,“你是有人介绍来的吗?”

  “不是,我自己应聘来的!”

  女工轻轻地“哦”了一声,转眼两个人就来到了车间。李大花看到那一处厂房面积很大,机器轰鸣声响成一片,几名男工开着叉车在不停地忙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橡胶的气味。眼前的女人是这儿唯一的女工。女工告诉李大花,“咱们的工作就是在工作台上揿下按钮,将来料放到这辆小推车上拉走!掌握节奏,有点类似流水线的作业,不能影响后面的工序。”

  “这么大的车间就只有几个人工作呀,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要是上夜班打瞌睡怎么办?”李大花问。

  “那可不行,被值班领导发现一次会被罚款200元呢!”女工说,“我看你身材不弱,这份工作你能应付的;不过实话实说,这儿就是空气里的粉尘太多,在夏天气味儿更难闻一些,这一点一般人难以忍受!”

  “大姐在这儿工作多久了?我看你真能吃亏呀!”李大花诧异地问。

  “我家就住在这附近,我来这儿也才一年多,有什么办法?生活所迫呀!”女工淡淡地说。

  这时候李大花的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法根久等老婆不见出来,便打电话来询问。李大花说,“我正在厂房里四处看看呢,这就出来!”李大花告别女工准备离开,女工看出李大花无心恋栈,不无忧虑地说,“要是你真不想做了,主管问起,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李大花一笑说,“放心吧,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李大花刚从生产区出来,法根便迎上来问,“老婆,对于这份工作你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怕我做不来!哎呀,这才进去一会儿,我身上到处是灰尘!”李大花蹙着眉头说,一边用手拍打着衣服表面。

  “我早说过没那么简单的,挣钱都要拿命换呢!损害健康的活儿咱们不干,工作有机会以后再慢慢找吧!”法根安慰老婆道。

  “不行,我还是给丹丹打个电话,看看她在哪个部门工作?”李大花心有不甘地说,一边拨通了闺蜜的电话。“喂,丹丹吗,听说你在轮胎厂上班,干啥工种呢?我刚才也过来应聘,可那岗位并不适合我!”

  “你想进厂咋不早说呢?我这份工作也是我表叔帮忙介绍的,费了老大劲儿才进来干质检,我是顶了最后一个名额,一开始人家还嫌我年纪大呢!”丹丹在电话里说,“要不我再找我表叔帮你问问?”

  “哦,算了吧,谢谢你,不麻烦了!”李大花感激地说。她知道这家公司已再无适合自己的工种,对于自己今天的决定也已心生悔意。

  见老婆挂了电话,法根问,“丹丹的表叔干什么工作呢?”

  “好像是安监局的一位科长!”李大花说。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