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美人计 | 作者:王恒辉

  作者:王恒辉

  殷小风声具泪下地跪在媚娘面前:“媚娘我错了,我不是人,求求你把我老公还给我?”

  媚娘不屑地说:“从我胯下爬过去,咱俩的恩怨两清。”

  殷小风乖乖地重复了韩信当年那一幕。

  媚娘和她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姐妹,做的是那种卖弄姿色的无本生意。媚娘身材性感凸凹有致,她挺着骄傲的胸脯说:干这行,要么出众,要么出局。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殷小风既不会调情也不会包装自己,她总以姜子牙直钩钓鱼的姿态,坐等天上掉馅饼,好不容易接一单生意,也常常会被她无动于衷的坐以待毙,和“上帝”闹的不欢而散。

  媚娘不但有技术,还把文化元素融入到生意经里,她给殷小风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乌鸦和百灵鸟是邻居,这天乌鸦准备搬家,就向百灵鸟告别。百灵鸟问:你为什么要搬走呀?乌鸦说:这里的朋友都嫌我的叫声太难听。百灵鸟说:你如果不改变自己的声音,那么无论你到哪里,都不受欢迎。

  殷小风虽然不傻,却悟不出故事里的内涵,这个典型的农村老娘们儿,做这行完全浪费了那副雄赳赳的身板。

  乞丐不嫉妒百万富翁,却嫉妒比她要的更多的人。

  开始的时候媚娘接了活总拉上这个大姐姐,照顾一下她的生意。可是时间一长,殷小风觉得自己很不错了,那点感谢的表示也没了。

  她看到媚娘总有人请吃饭,送礼物,她就抱怨“既生瑜,何生亮”。

  殷小风被老板“劝”回家之后,总认为媚娘在背后说了她的坏话,因此怀恨在心。不知感恩的人,像蛇一样冷血,忘恩负义的人,像狼一样无情。

  这一天媚娘在浴池洗澡,伺机报复的殷小风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新仇旧恨就像燃烧的烈火,在殷小风的声嘶力竭下,众多的拳头和巴掌雨点一样落在媚娘身上,把媚娘打的哭爹喊娘。

  几个人把媚娘揍了一顿还不解气,殷小风还把她的衣服给撕碎了,招架不住的媚娘只好光着腚往回跑。

  这道青春乍泄的风景线,不但让人大饱眼福,还成了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

  媚娘委屈地哭了好几天,对她来说;脸一捂,底下都一样,何况这里又没有自己家的人,可这羞辱让她咬牙切齿。

  这天披头散发的媚娘突然转忧为喜,她兴奋地把自己打扮一番后,就给高斌打了电话。

  高斌是单位大名鼎鼎的万元户,那年他挣了两万多块钱,其中一半给了小姐,同事听说了这事后就叫他“万元户”。

  奸诈的万元户又抠门又好色,他是个拿小姐当饭吃的色鬼,可对同事和朋友却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有一次殷小风出台时,两口子在朋友家相遇,他俩大打出手无非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媚娘这才知道殷小风是高斌的老婆。

  万元户接到媚娘的电话时,差一点飞起来,他兴奋的直拍大腿,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幅,和她在情海里兴风作浪的激情画面。

  他一进屋就把媚娘抱了起来:“可找到你了,想死你了宝贝儿。”还没等媚娘说话,两张嘴就叠加在一起,那股思念的劲头别有久别胜新婚的味道。

  “大哥,要是喜欢老妹儿,咱俩就做个铁子?”

  “求之不得。”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此时无声胜有声。

  媚娘费了很大劲才推开他那张满是酒糟味的嘴:“你真喜欢我吗?”

  “这还用问吗。”

  此时无声胜有声……

  媚娘想的是,只有走好脚下的路,才能实现最期待的目标。她用温柔而周到的服务,把万元户伺候的如醉如痴。她不但把;叶若离,花相惜,忘川不语的思念,玩出了浪漫,还让万元户有了永远在一起的不离不弃。

  这天在饭店,媚娘又是夹菜又是敬酒,把他灌的舌头都大了,要不是在饭店,他恐怕连这点时间都不放过。媚娘却暗暗地说:殷小风我先让你再美几天,老娘不是随便欺负的。

  媚娘问他:“你和你老婆的感情好吗?”

  万元户撇撇嘴:“唉,就那么回事吧。我早就想和那个破娘们儿离婚,她就不离。”

  “别那么说人家,她也不容易的。”媚娘的话是这么说,可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么回事。

  “我没工作的时候,她牛逼哄哄不理我,我有了工作后,她就死皮赖脸地嫁给我,我还包屈哪。”

  这年头一点都不缺爱情,缺的是把爱情当回事的人。万元户和媚娘经常加班加点,把潇洒的时光过的有声有色。

  有一天媚娘问:“老公,你脸是怎么回事?”

  万元户苦笑着说:“都是那个败家娘们儿挠的。”说着他就抱起了媚娘,媚娘笑着说:“你就是这么猴急。”

  尽管媚娘还是个小姑娘,吹拉弹唱却样样精通。兢兢业业的万元户总是,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裳,心中的压抑要是不发泄出来就会憋出病,他遇见媚娘一百次,也会沦陷一百次。

  第一个青春是上帝给的,万元户将一颗静心恣意倾注。第二个青春是媚娘的,她用冰火五重天的忘我,把爱写成兵临城下的不朽传奇。第三个青春是双方的努力,回眸爱情过往,那些深浅不一的脚印,在滚滚红尘中更改了曾经的路线。

  他们的感情是;与你的缘分,是流年里最深的铭记。情写意了纯美,爱掏空了回忆。www.chaocs.com

  女人的第六感觉有时是很准确的,尽管殷小风没有文化,可是吃起醋来并不比谁差。她察觉出老公的不太正常,怀疑这个色鬼一定是又泡上哪个婊子了?暗气暗憋的殷小风睡不着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殷小风终于发现老公和媚娘的秘密,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这些招数都不奏效,离,嫁不出去,不离,守活寡的滋味很难熬。经过无数次的思想斗争,为了这个家,殷小风哭天抹泪地跪在媚娘脚前。

  媚娘说:“我们的仇两清了。”

  媚娘在火车上,对窗户上的影子说:殷小风,我离开了,你能守住你的老公吗?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