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微型小说:马大哈赶集 | 作者:半春半秋

  作者:半春半秋

  河西村马有福排行老大,媳妇胡杨柳精明强干,能把里里外外一切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什么事情都不用马有福操心。马有福真是有福了:整天无忧无愁、无心无肺、嘻嘻哈哈。因此,村西头张巧嘴给他送了个“雅号”---马大哈。

  去年秋天,马有福牵着耕牛,扛着犁具,回到家门口。把犁具往地上一扔,生铁犁片碰在石头上,碎成两半,没法用了。被胡杨柳臭骂了一顿,马有福并没有上火,自我解嘲: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又被胡杨柳用鸡毛掸子打了两下。

  马有福接着又放出一句:打是亲、骂是爱!只气得胡杨柳两天没理他。

  第二年春天,还没出九,胡杨柳叫马有福到集市上,买一个生铁犁,准备让老牛拉犁,把河边的沙土地耕一遍,进行春种。

  马有福来到集市上,很快在农具市场找到了生铁犁。他看到一个生铁犁格外顺眼:犁面光滑,无砂眼,无锈迹。问了价格,居然与其他的同价。马有福回了个价,能省出一个肉包子的钱来。那个人很不情愿地点头同意了,接了钱,付了犁,消失在人群里。

  马有福捡了个小便宜,美滋滋地回了家。立马找出犁具,准备镶上新犁。这时,他傻了眼:镶不上!这个犁在铸造时疏忽,没预留螺丝孔!废物一个!那个年代,在农村,没人能把生铁犁钻上孔的。

  胡杨柳也看到了,叹了一口气,训斥道:“你真是个马大哈!犁子没有眼,你也不长眼,瞎里瞎乎的,下集拿去卖了吧,卖了钱,买竹竿。”胡杨柳准备用竹竿做芸豆架子。马有福被骂得面红耳赤,心里慌张,没听清胡杨柳说的什么,也不敢多问,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哈腰,糊里糊涂。

  下一个集市,马有福把犁子刚摆好,就有人看好了,买去了。马有福接到钱后,发现买犁子的人有点面熟,就问:“老弟,你是哪个村的?”

  “河东村的。”那人回答。

  “哎呀,我看你好面熟吗,”马有福不紧不慢地说,“我是河西村的,河东岸出了你,河西岸出了我,都不长眼,你看看,这个犁子有眼吗?你还是随手卖了吧。”

  那个人自认倒霉,赶紧再卖掉刚到手的犁子,不然回家就臭大了。

  马有福揣着卖犁子的钱,想起老婆的交代:买猪肝。

  马有福来到熟肉市场,看到一块上好的猪肝,就买下了。卖肉老板为了足秤,割了一点猪耳朵缀秤。马有福本来就有点饥饿,又看到鲜亮的猪耳朵,馋虫就上来了,随手就把猪耳朵塞到嘴里,吃了。

  该卖的卖了,该买的买了,还赚了一口猪耳朵吃了,马有福心里那个爽啊:胡杨柳,我叫你看不起我!

  回到家里,胡杨柳问:“你买的竹竿在哪儿?”

  “在这里。”马有福边说边把猪肝放在锅台上。

  胡杨柳一看,火到头顶:“马大哈,叫你买竹竿,你听成买猪肝,耳朵呢?”

  马有福心里大惊,心想,什么事情也瞒不过老婆,只得弱弱地说。“耳朵叫我吃了。”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