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短篇小说:隔壁老王 | 作者:天石

  作者:天石

  我认识王坤有十几年了。我家饭店对着他们公司门口,他经常带着一伙人到我的店里吃饭。他是个班组长,一个月工资也有八九千块钱左右。时间长了,人也熟了,老公不是在结账时给他们打折,就是时不时地塞给他一包烟。因为他没有我老公年龄大,见面时总是叫嫂子。

  后来我家在附近买了楼,搬家时发现他家就是对门。还发现两家的孩子是一个班级。都惊喜得称是缘分。

  因为孩子的原因,我两家走得比较近。他老婆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超市上班,工资不高,但也稳定。他们是贷款买了房子,这几年也还得差不多了。虽然儿子在市里重点高中上学,花销挺大,但周边的人都买车了。两口子一商量,也有了买车的打算。王坤也抽时间考下了驾照,正让我老公参谋买什么车的时候。他的老婆突然检查出得了重病,因为是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医保,前前后后花去了二十多万,人也仍没留住。原来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短短一年多就变成了人们叹息的对象。

  他妻子去世后,儿子考上了大学。老人也回了农村老家了。王坤开始独居生活,其后也断断续续有人给他介绍过对象,可是相看之后没有一个成功的。

  我和老公也曾经开导他,别因为总记忆妹子的好,就看不上别人了。

  一次王坤也趁着酒劲说出了心里话,不是兄弟多重感情,媳妇临走之前也交代了。两人二十来年的缘分尽了,有相当的她让我找……。只是债务和家里的负担太多,负担重的咱真养不起,没负担的又瞧不上咱……。

  人到中年,其实家家如此啊!兄弟,你别看表面上这小店红红火火。一个月下来也比你强不了多少。头几年也不知搭错了那根神经,非要个二胎。现在这小丫头一个月花销比她哥哥都多。老公搂着怀里的小女儿幸福地顺着他说。两个中年男人一说起家庭里的责任,本应挺高兴的一顿酒,喝得两人都挺郁闷。

  如果老公不出事,或许他只是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一个挺不错的男人,但命运多舛,生活无奈太多。

  老公出事后没几天,他就还了当年给媳妇儿看病时借去的一万元钱。当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他还是一个挺讲究情意的人。

  借钱时他有些腼腆,说出借钱的话后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老公没有马上答应,拿出烟来给了他一支后,问他妻子的病情。听完了他说的情况,老公问了一句,明知道是个无底洞还有必要去填吗?他含着眼泪说,我借钱不是给她治病,我们结婚时候,时兴要“三金”。当年我家的条件不好,就没给她买,条件好点了,她几次想买,又因为买房没买成。再不给她买,怕是没有机会了……男人泪流满面,老公也眼圈红了。

  春节到我家串门时。他和我老公说好了,我们是非亲非故的朋友,按理说应该先还的。可农村有几个亲戚,人家种地要用钱,就先还了欠他们的债务。我们这个如果不急用,大概要下半年才能还上。话说到这份上,别说他还给女儿买了过年的礼品,就是空着手来,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天晚上,我和几个姐妹们喝完了酒,心里有几分郁闷,也有几分冲动。回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钥匙不见了。看着对门我突然想,这是不是天意。于是我敲响了王坤家的房门。

  他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见是我,有几分惊讶。嫂子,你这是在哪里喝了这么多酒!酒喝多了伤身体啊!一句简单的关心,叫我泪如雨下。

  他把我扶坐在沙发上,递给我几张纸巾,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地问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他一边沏茶一边说:你这个人挺好的,漂亮,大方。

  我不胖吧!

  你不胖。再说,到咱们这个年龄了,需要长点肉了。他轻声地问: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我摇了摇头。今天我们几个女同学聚会,她们都带着老公,就我一个人耍单儿,酒喝得特别别扭。我也想找个伴儿,你能不能做我的老公?

  他沉默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说道,嫂子,你喝多了,自己说什么,过一会自己都不知道说不清楚,你还是回去休息吧,等你清醒了再说。

  不准再叫我嫂子,我叫小芳。你不喜欢我吧!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胖了,配不上你。

  他苦笑着说道,没有这回事,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我觉得你挺不错。

  嫂子,你现在情绪不太稳。等明天你醒酒了,我们再好好商量这件事情,你看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我喝了几口茶水,然后说:其实我没喝多少酒,我的酒量,这点还不至于喝醉。你这人怎么这么磨叽,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他笑了,事没那么简单。我要是说行,今晚你还能住着怎么的!明天再说吧。

  然后站了起来,很明显是要送客。

  我的钥匙好像丢了,今天晚上我得在你家过一夜了。我不得不说出理由。

  他一愣,半信半疑地说道,压到包里了吧?

  你还不相信!那你就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钥匙。说完我把包包递给了他。

  他犹豫了一下,拉开拉链在里面翻找。

  我一把抢过包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地板上,零零碎碎的一堆小东西,还真的没有钥匙。

  我家真没地方,孩子住的地方一个多月没收拾了。要不我给你开个房间吧。

  我没想到回不了家还可以开房。

  开房你去住,我走不动了。明显是撒娇耍赖。

  他走进卧室里收拾床铺,把自己常盖的被褥换了下来,堆到了沙发上。从被厨里取出一套铺到了床上。

  他坐到茶几的对面的小凳子上轻声地问道,嫂子,你真的想好了!别明天醒了酒,这屋你出不去。我闭着眼睛,把头歪在沙发背上不搭理他。

  他坐在那里大口地吸着烟……

  他到孩子的房间转了一圈。回来见我"睡"着了。又抽起烟来。

  我在迷迷糊糊中被他扶到了床上……

  他脱下了我的衣服……

  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主卧的床上,衣服并没有脱掉,身体告知自己,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境。睡得很舒服,心里却有一丝失落。

  他在客厅里正给车间主任打电话,说家里有事,请了假。又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生产工作后才进了卧室。

  见我已经坐了起来就问:感觉好点了吧,以后少喝点酒。

  不好意思,昨晚给你添麻烦了。我没有说什么过格的话吧。我试探着问。后面的事我真的记不清楚。

  他笑了:想吃什么,吃完饭我再和你说说昨晚的事。

  你家都有啥好吃的,昨天晚上喝完酒没吃东西,现在真的有点饿了。我伸了个懒腰,你也不知道帮我把衣服脱了,睡得不舒服。

  平时我不怎么在家吃饭,应该没啥好吃的。不过没问题,想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不用下去了,有什么就吃什么。我下了床。

  哪怎么好意思,嫂子赏脸在家吃顿饭,怎么也得弄得像样点。

  不许再管我叫嫂子。我戳了他一下说,你看看家里有什么,没有我回家去取。

  说完我进了洗手间。

  有挂面,有鸡蛋,还有袋腊肉肠……他在厨房里喊着报告食材。

  够了够了,你家的卫生纸没有了。我在洗手间里喊。不一会,他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把纸从门缝递了进来。

  我洗了手,到厨房帮忙。

  你这一来,我突然又有了家的感觉。他一边给我打下手,一边感慨地说。

  我也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低声说。真希望他能像老公一样从身后抱住我,可他没有。

  一两人坐下吃饭的时候,突然又觉得无话可说了。

  沉默了一阵,他像忽然想起来怎么似的说:你看我这人,家里还有酒,是来啤的还是来白的。

  来啤的吧!我觉得有些话不借着酒劲还真不好开口。

  十一度,也不知符不符合你的口味。他把啤酒瓶用自来水冲了冲,简单地擦了一下就拎了上来。

  启开啤酒,他才发现自己没有拿杯子。不好意思,我嘴对嘴直接吹(着喝)习惯了。杯子好长时间不用了,要不用碗吧。听他的口气,与其说他是在征求意见,还不如说是命令。

  我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傻傻的有点可爱。那今天我也豪爽一回。拿起酒瓶直接来了一口。我也会。

  两人把酒瓶碰了一下,一人喝了一大口。

  他放下酒瓶对我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今天咱俩先论论年龄,然后重新开始。

  我没听明白,愣愣地问:怎么个意思?

  以前是先认识了刘哥,才知道了你这个嫂子。不过我总感觉你没有我大。今天咱们重新论一下年龄。如果你比我大,我管你叫姐,你要是没我太,你管我叫哥。

  叫老公不行吗?我笑着问。

  老公,是个很严肃的称谓,他学着冯巩的声调说,老公,不是随便叫的。见我没有笑就接着说:其实我想了很久,我真的配不上你。

  你还真想过!我有几分兴奋。

  一家女,百家求,想你怎么了!谁叫你这么漂亮了。直接夸赞常常会叫人高兴的无话可说。

  知道昨晚我为什么没帮你脱衣服吗?他坏坏地问。我也知道脱了睡你会舒服些。可我怕我把持不住。他的脸红了。

  看你这坏样,我用筷子比划着抽了他一下说:行了,不说昨晚的窘事了。你怎么觉得配不上我了,目前咱俩是半斤对八两啊。我还觉得我配不上你呢!

  在外人眼里,咱们真的是很合适的一对,两家的孩子像亲兄弟一样玩,孩子也都熟悉这个叔叔,这个阿姨。但是,我认为咱俩不合适。

  为什么啊!我一头雾水。

  你现在是有房有车有存款有自己的买卖,我是一穷二白有债务,臭打工的一个。开始我也有非分之想,被你两次拒绝之后我就死心。

  我一愣,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了。还两次?你什么时候向我表白过!

  你还记得我说孩子生活费不够我有的事吗?

  我依旧有些茫然。

  刘哥的事还没处理完,饭店也一个多月没开了,我给孩子打完了生活费,怕你钱不凑手,给你打电话,提醒你该给孩子打生活费了……结果你来个不用。

  噢,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大意了,没想那么多。那另一次呢?

  还有一次到店里吃饭,发现你把老王师傅换了,想提醒提醒你,饭店换大厨可要慎重啊,回头客多是奔大厨做菜的口味来的。你却说不爱吃可以不来。

  真没想到,换了个老王,还殃及到你这个小王了。我笑着说,就算受了两次打击,就不敢追求了,也有点太熊包了吧。

  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咱俩的条件差得太多,结婚不合适,做个红粉知己还可以。他笑着说,做对露水鸳鸯吧。

  看把你美的,不结婚谁稀罕搭理你。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还记得那次我去在市里相亲吧,那个女主管后来又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得也很直白,觉得我长相还可以,也挺单纯。她说:二婚真的很难,财产问题,生活习惯问题,人际交往理念问题都很难处理好,先做一段红粉或是蓝颜更好。真正觉得合适的再考虑婚姻问题。

  你觉得咱们那里不合适!

  其实,你并不清楚我的经济条件。我真的很穷,孩子上大学用钱,房子还贷款用钱,家里的老人随时都可能用钱,还清债务之后还要买辆车装一下脸面。孩子毕业了,就要考虑孩子结婚,买房……你可能比我好一些,可刘哥用命换来的钱你舍得给别人花吗?找了男人,自然希望他能帮你一把。可是,咱们这个年龄段,哪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真正没负担的又觉得咱们的孩子是负担了。单说你个人,我是真的喜欢,做梦都想娶到家。可想到三个孩子的生活费用。我真的没条件,好在你也搬不走,等孩子们都有一定后再说吧。他猛地喝了一口酒,抹了一把脸,泪水顺着指缝间流了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突然感觉再婚不仅仅是自己想不想迈出这一步的问题。许多现实问题都需要考虑。

  我儿子希望我追求你,他也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可我总觉得咱俩不合适。是姐也好,是妹子也罢,以后有什么想不开的,就到我这坐坐。来喝酒。他又举起了酒瓶。

  一瓶啤酒下肚,我也敞开了心扉:你也许不知道一个单身女人的苦,以前挺好的老王师傅,都想占我的便宜……。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开始我不信"女人无家身无主",现在才明白,不在寡妇身上抹点油好像都不是个男人了……

  看来我不是男人了,他自嘲地喝了口酒。

  我也喝了一口,冲他竖起来了大拇指。自知,自爱,你才是真男人。

  你可别寒碜我了。王坤苦笑着,自嘲着说,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下手还算什么男人。

  你这才是真的喜欢。见了自己喜欢的就下手,不考虑别人感受的那是自私。我想了想说:其实你的条件也不差,一个月挣七八千块也够用了。正经过日子的媳妇儿,哪个会成天待在家里指望你们男人养着……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