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美句

短篇小说:建筑师之死 | 作者:周子墨

  作者:周子墨

  一

  他是一位著名的建筑师,此刻难受极了。

  已经快半夜了,建筑师仍然一点睡意没有,还在屋内灯下走来走去。这些日子的煎熬,他憔悴了许多,还不到五十岁,已是白发斑斑了,眼角的皱纹也增添了不少。

  明天,建筑师就要携妻带子离开这座他深深眷恋的古都北平——他实在不愿意离开啊。可是一想到这座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古都,那些古建筑就要在炮火中荡然无存的惨景,他的心像被谁捅了一刀……

  民国中年,从美国学成回来后,他的生命就和这座古都融在一起了,为了这些古建筑免遭战火,他多次向国民政府,向割据军阀呼吁;他带着学生们清点古建筑,修缮宫殿、庙宇……现在,他就要丢下它们不管,让它们在炮火中毁灭消失,自己带着全家移居海外——他是不忍心亲眼看着这些古建筑被毁掉啊。明天,明天全家就告别了北平,今后可能再也看不到这些已经是他生命一部分的古建筑了……

  两个孩子已经入睡。夫人一旁默不作声地在收拾着行装。她几次想劝说丈夫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她深知丈夫的秉性,很倔,很较真。他不是那种一劝就听,就能想得开的人。劝是没有用的——与其劝不如让他就这样,也许这也是一种释放。

  大概走累了,建筑师坐下来,他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机票,把它拿在手里,长叹了一声。

  突然,几声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来。

  建筑师和夫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紧张不安地盯着房门。建筑师一家住的是一个四合院,什么人都可以轻松进来。战争在即,深更半夜前来敲门的是什么人?是敌是友?

  夫妻二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时间是23点零10分。

  建筑师一把搂住夫人。

  接着又是几声轻微敲门,跟着柔和的声音飘进来:“请问这是良先生的府上吗?”

  建筑师示意夫人不要动,他轻手轻脚走到门口。

  又是刚才柔和的声音:“良先生在家吗?”

  屋里,建筑师问了一句:“您是谁?找良先生有何事?”

  门外的声音依旧那么柔和:“是这样,良先生……有位朋友托我们捎一封信给您……”

  “我的朋友?”

  “对,是您的朋友!”

  门开了,进来的是两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长袍,礼帽,大围脖,其中一位还拎着一个公文包。隆冬时节二人冻得鼻子通红。

  建筑师问道:“你们是……”

  两个年轻人脱下帽子向建筑师鞠了一个躬:“良先生好……”接着又向夫人鞠了一躬:“这是夫人吧?夫人好!”

  夫人点点头。

  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向前一步,从怀内抽出一信,双手捧到建筑师的面前:“良先生,这就是您的朋友给您的信,看完之后,您什么都明白了……”

  建筑师半疑半信地接过信,抽出展开。

  夫人给两个年轻人让座,倒茶。

  建筑师看的非常认真,脸上表情随着看信的进度越来越舒朗,末了几近喜形于色了。最后,他竟轻声念出“周恩来”三个字来。

  夫人怔住了。

  建筑师兴奋的不知说什么好,他把信递给夫人,压低了声音:“你看,是周先生给我的亲笔信……”

  夫人:“周恩来先生?”

  “是,就是三六年“西安事变”那个大胡子共产党,也是四五年“重庆谈判”的那个潇洒英俊的周恩来先生……”

  “蒋夫人不也常说周先生是天下难得的治国安邦人才吗?”夫人也随和了一句。

  “好,你先看信……”没等夫人还要说什么,建筑师迫不及待地对两个年轻人“快拿出来吧!”

  另一个年轻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叠了好几折的北平地图。

  建筑师把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大致看了几眼后,随即用红铅笔在地图上仔细地标注着,期间不时地还在纸上计算着什么。

  建筑师在地图上忙活的当儿,夫人在一旁认真地看着周恩来的来信。

  这是周恩来派北平地下党专程送给建筑师的亲笔信——

  “良先生:久闻大名未得相见,实感遗憾!现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完成对北平的包围,大战在即,请先生早定安身之计,以免愚兄挂念……我们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仅要解放全国人民,也要保护好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为避免北平城内华夏古迹毁于一旦,恳请良先生在北平地图上标出不能损坏的建筑,以免我军在攻城之时受到炮火摧毁……”

  其实,1948年年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对北平包围之际,中国共产党并没有放弃争取和平解放北平的努力。但这是一个核心机密,一个通天大计,这是事关北平上百万居民和几十万官兵性命的大事,周恩来不可能在来信有丝毫的透露。

  大约过了四个多小时,建筑师在这张北平地图上用红铅笔已经星罗棋布地标出了50多处。每标出一处,旁边都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

  两个年轻人边收拾地图边说:“周先生还让我们告诉良先生,北平现在还是在国民党军警特的控制下,此事事关重大,甚至影响到战争的进程,为了北平一战的胜利,为了良先生的安全,此事要绝对保密,等到北平解放那一天我们再大声地告诉他人,再告诉天下之人……”

  建筑师笑道:“知道,知道。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们知道我和夫人知道。”

  接着年轻人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扎的圆筒:“良先生,这是周先生让我们转交给您的二十块大洋,周先生知道您要离开北平,也不能相送,这钱就权作路费之用……”

  建筑师赶紧抓住年轻人的手:“这可使不得,良某何德何能竟让周先生如此破费?这钱不能收!”

  两个年轻人几乎是哀求建筑师了:“良先生,您要不收,我们就是违抗周先生的命令了,回去,就不好复命了。您帮了我们做了这么大一件事,感激还来不及那,您就收下吧……”

  建筑师一推再推,最后实在拗不过两个年轻人:“好吧,既然周先生这么看得起良某,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请回去转告良某对周先生的问候,朋友一定会相见的……”

  “一定!好,谢谢良先生!就此分手,我们还要想法赶快出城把地图送到围城部队指挥部去……”

  “注意安全!”

  “请多保重!”

  二

  送走两个匆匆离去的两个年轻人,建筑师转回屋里,他拿起周恩来的信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他抬起头,看着身旁的夫人:“我相信,一个爱护文明成果的新政权即将诞生!我相信,周恩来先生!”

  夫人点着头说:“我也相信!”

  窗外,已露出黎明前的曦光。

  建筑师走到桌前,把机票拿起来看了看,在夫人面前,把机票轻轻地撕开,再撕开……

  夫人像似自语又似征询丈夫:“我们不走了……”

  “不走了!”建筑师肯定地点点头。

  一个多月后,北平和平解放了,解放军没放一枪一炮就解放了北平。那些令建筑师日夜担心的古建筑群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他心里悬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他也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感到庆幸。只是他没有想到,一年后,周恩来这个朋友竟然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新中国国家的总理。

  十个月后,建筑师又收到周恩来的亲笔信,这次是邀请他参加中国人民民主协商会议。建筑师高兴万分,因为他可以面见周恩来这个老朋友了。

  开会前,建筑师和周恩来见面了。

  在小会议室里,建筑师一见到周恩来,急步上前紧紧握住老朋友的手:“周先生,您好啊……”

  周恩来高兴地摇晃着手臂:“良先生,您也好啊!我们见面了,谢谢你啊……”

  建筑师仍握着周恩来的手:“应该谢谢您啊,那二十块……”

  周恩来幽默地一道:“哎,小事一桩,恐怕还不够你这个名家的劳务费吧,哈哈……”

  建筑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也哈哈笑起来。旁边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两个人真像似分别许久的老朋友重逢一样,建筑师兴奋的难于言表,多少天后,周恩来那爽朗的笑声还在他耳边回响。

  新中国成立了,建筑师也像年轻人一样焕发出青春,他的才能得以施展,他被市政府聘为建设委员会的顾问;他出任了古城最有名学府的建筑系主任。他勤奋地工作,精心地讲课,在百废待兴中,他为北京留下了几处标志性建筑。

  这以后,每年的“政协会”建筑师都能与周恩来见上一次面。每次见面,周恩来都像一个大哥哥似地问寒问暖。除了工作,家里夫人孩子都关心地问到了,这使得建筑师十分感动。他自豪地对夫人说:“人们常说,人生有一知己者足矣!我有周恩来这个老朋友足矣……”

  又过了几年,建筑师做梦也没想到,一场浩劫也降临到他的头上。破“四旧”,学生们停课上街,对所有的文物一律毁掉。他们说那是“封资修”的东西坚决不留。于是,北京许多文物和古建筑难逃一劫。八百多年了的京城第一皇家名刹双塔庆寿寺,顷刻间没有了。颐和园佛香阁被砸,大殿被毁。陕西炎黄子孙老祖宗炎帝陵也被焚骨扬灰。还有……这是怎么了?建筑师实在不明白。在无政府状态下,他找不到一个能出来管一管的人,当然他也没地方去说理。他焦虑万分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老朋友周恩来。

  一天已是下半夜两点多钟,建筑师被电话铃声惊醒了,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抓起电话。

  “是良老吗?我是周恩来……”电话那头传来了周恩来的声音。

  建筑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良老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来,打扰您了吧?”

  “总理啊,不……不……没事……”建筑师赶紧答道。

  周恩来继续说:“良老啊,现在全国的形势您也知道,没办法啊,我也实在是太忙了,对您的来信回复也晚了,请您这个老朋友原谅啊……您写给我,就是关于保护好古建筑建议的那封信,我仔细地看过了,谢谢您啊良老,您的建议提的好,提的对呀。是我这个总理没做好这件事,对不起人民,也对不起您这个老朋友。我现在就安排人员,马上起草一个保护文物古迹的文件,然后发下去,在全国范围内执行。不过,在文件没下发前,特别是对北京市文物保护这一部分,我跟市军管会的领导沟通一下,先派部队把它们保护起来,您看怎么样良老?还有其它什么建议没有?”

  “好啊,好啊,总理,这就好!总理比我想的周到啊。”

  “良老,还记得二十四年前北平解放前夕,我对您说过的吗?”

  “记得,记得呀总理……”

  “我们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军队不仅要解放全国人民,也要保护好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

  “一字不差啊!总理,您要注意身体,注意保重啊,这么熬可不行啊……”

  “谢谢您,良老,谢谢您这个老朋友,我会注意的,您也要保重啊……”

  那边总理放下了电话,又继续工作了。

  几天后,果然中央有个保护文物的文件发下来,全国打砸破坏文物的邪风被制止住了,北京许多古建筑得以保存下来了。

  可是又有麻烦找到了建筑师的头上。不久,有大学的,中学的,甚至还有小学的红卫兵,一拨接一拨的不时到建筑师家来。他们说建筑师是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伪科学家,要打倒批臭。先是抄家,后给建筑师胸前挂牌子,拉到学校去批斗。在批斗建筑师的同时,夫人也没能幸免。夫人也是大学的教授,理所当然的也是反动学术权威,也在批倒批臭之列的。可是,身患疾病夫人,已快七十岁的人了,实在是经不起这么折腾,没有几日,竟撒手离建筑师而去。即使这样,红卫兵仍没放弃对建筑师的批判。

  三

  在被批斗的日子里,支撑建筑师活下去唯一的信念就是周恩来二十四年前对他说过的和做过的,他相信这个老朋友。不知又过了多少天,红卫兵不来折腾了,替而代之的是建筑师家的门口多了个解放军战士在执勤。建筑师问战士怎么回事?战士说,他们是在执行上级命令,保护良老安全的。

  建筑师哪里知道,这是周恩来得知红卫兵对建筑师这样一些国宝级的科学家进行抄家批斗时,心急如焚,立即亲自拟定了一份要保护的民主人士、政协委员,当然也包括象建筑师这样的科学家、文学家等各领域知名人士名单,让地方的军管会做好保护工作,这才使得建筑师和一大批名人躲过一劫。

  文化革命在继续,这样一来以后有几年建筑师都没能与与周恩来通话、见面了。每当想念老朋友了,建筑师就把那封信拿出来再看几遍,或者拿出一块大洋握在手里。

  这一天,天气晴好,他对儿子说要去看看前门,看看城墙:“这些古建筑呀,趁着还有一口气赶快去看看,不定哪天我眼一闭,什么也看不到了。”

  前门到了,眼前情景却令建筑师倒吸一口冷气,只见一些人正在挥镐抡锤的拆城墙。

  这还了得,建筑师马上跑过去质问一个正把拆下的城墙砖扔到卡车上的工人:“谁叫你们拆城墙的?”

  工人看了他一眼爱答不理的,继续扔着墙砖:“当然是上边叫拆的,我就一干活的,别问我……”

  建筑师又追问:“那,这有负责的吗?”

  工人照样往车上扔着砖:“哪有什么负责的,领导都在办公室,哪能来这儿灰刮烟呛的?”

  建筑师什么不顾了,他直奔市革委会而去。他要找革委会的领导,劝阻他们停止这种无知愚蠢的行动。

  市革委会主任听说过建筑师的大名,出于礼貌接待了他。

  建筑师从内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他小心翼翼地把信抽出来:“主任,这是北平解放前夕周总理派人给我的信,您看看……”

  主任接过来瞅了几眼马上又递给了建筑师,笑笑:“二十几年了吧,时代不同了……”

  建筑师据理说理:“您这话可不对呀,不论什么时代都要保护文物啊?”

  主任不高兴了,脸沉下来:“同志,我不管保护文物的事,但是,拆城墙是上级领导的英明决定,领导是从北京发展的全局来考虑问题的,难道不如你吗?难道就为几处破砖瓦块影响北京的交通吗?你这样做,上纲上线分析就是阻挠抓革命促生产,其后果你想到没有……”

  建筑师不管什么“上纲上线”最后的结果就是反革命,轻则判刑,重则丢掉性命的。他也不会圆滑。他从年轻时立下的是科学报国,知识救国的志向。他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北京是要发展,但我们就不能采取一个既要发展又要把古迹保护下来的办法和措施吗?您看看,崇文门拆了,宣武门拆了,东直门、西直门都拆了,北京还有什么了?最后的城墙也拆没了,主任同志,拆掉一座城楼象剜去我一块肉,拆去了城墙的砖,象剥掉我一层皮啊……不能再拆了啊,拆了还叫北京古城吗?若干年后,子孙问我们,北京的城墙哪去了,我们怎么回答啊……”说到这里,建筑师竟然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主任无动于衷,而且很不耐烦了,几乎是下命令道:“好了,你不用跟我讲这些,实话告诉你,你找谁也没用的,回去吧!”

  建筑师心里凉透了,他没想到战争都没有破坏的古迹,和平年代了却要自毁城墙。革委会主任是北京市最大的官了,他不管,还有谁能管呢?此刻,他又想到了老朋友周恩来。他要再给周恩来写信。但他不知道周恩来此时已病重到不能工作的地步了,他的信,周恩来永远也不能回复了。

  从前门回来后,建筑师整天闷闷不乐。儿孙们看到他经常一人呆坐在那里,摆弄着手里的银元,有时两眼直勾勾地发呆地看着,半天不眨一下。

  有一天,建筑师打开北京日报,头版醒目通红的标题立刻映入他的眼里——《北京市城墙最后一块城砖拆除》,这十几个字就像十几把钢刀刺进他的心脏,建筑师“哇”地大叫一声,竟然喷出一大口鲜血。儿孙子们吓坏了,赶快把建筑师送往医院。还没到医院,建筑师就停止了呼吸,享年七十三岁。

  在整理建筑师遗物时,儿子在他身上发现两样东西:内衣兜里装着周恩来在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写给建筑师的那封亲笔信;手里握着一块大洋——也是那天周恩来送给他二十块大洋中的一块。

  建筑师去世两年后周恩来逝世,举国哀痛。

  又过了三年,就是建筑师五周年忌日第二天,他的两个儿子带着全家离开了北京,到美国定居去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