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证券 >

断臂“极速达” 谁把每日优鲜逼上绝境

发布时间:2022-07-29 14:22:25来源:
前置仓课代表每日优鲜,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7月28日,每日优鲜在App上宣布取消“30分钟极速达”,改为最快次日送达。这一天,每日优鲜不仅深陷业务关闭与员工解散的舆论漩涡中,晚间北京、上海等地消费者已无法下单。从2014年成立至今,就算用了8年时间也没能让这位课代表取得优异成绩。每日优鲜砍掉极速达这项核心服务的举动,在部分业内人士眼中无异于“自杀”行为。切断关键的时效竞争优势,每日优鲜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四面楚歌

  全国门店基本关闭

  7月28日,每日优鲜遇到了大麻烦。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商品详情页面的配送一栏,其提及“因疫情您的订单可能延迟,预计1-4天送达”。晚间时段,记者更换多个北京地址下单,均无法结账。根据社交平台的用户分享显示,每日优鲜在北京、上海等地业务陷入停摆。

  于前置仓模式而言,失去30分钟的配送时效优势,不仅意味着平台舍去了最重要的竞争命脉,还预示着门店和骑手运力都已被暂时搁置。“取消极速达,无异于壮士断腕。”上海尚益咨询创始人、零售专家胡春才对此总结称,“如果不是营收难以覆盖成本,每日优鲜不会放弃这项能够吸引大量用户的业务。”

  “全国的门店基本全部关闭了。”一位北京朝阳区的每日优鲜站长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已于近日离职了,之前公司说会在今日发放工资,但我仍没有收到,骑手的工资是否发放到位也不知情。对于何时会重开门店,公司也没有提及。”

  不仅如此,行业媒体报道称,7月28日下午每日优鲜召开内部20分钟线上会议。其提及,此前公布的融资尚未到账,公司财务出现一些问题。大部分员工工作时间将于7月28日截止,只留少数人员接管公司业务和处理后续事宜。此外,目前员工社保、公积金已经欠了3个月,公司正在调拨资金,优先员工工资,想办法补上前3个月欠缴的公积金。

  “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每日优鲜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同时,该负责人补充称,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

  自救难成

  品类与体验大幅缩水

  无论如何,每日优鲜取消极速达的通知一出,顿时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据万得股票显示,7月28日,每日优鲜美股盘前大跌超过40%。

  雪崩之势不是一天形成的。从6月至7月,北京商报记者便注意到北京部分站点的蔬菜水果、鲜肉等生鲜品类数量有所下滑,出现迟迟未补货的情况,而每日优鲜曾经在夏季力推的小龙虾等网红预制菜上市没多久便被下架。

  “最近几个月,我们站点每日的进货量开始下降,大家都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公司对此也没进行解释。”一位已经离职多月的北京每日优鲜站长向北京商报记者描述道。与此同时,部分门店还出现大量骑手离职的情形。“因为配送人手不足,导致时效延迟明显。”一位在朝阳区配送的骑手解释称。

  在黑猫投诉平台,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每日优鲜相关的投诉高达3139条,不少投诉与生鲜质量、无故取消订单、延长配送时间等有关。

  从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交不出2021年财报,接连收到退市警告,关闭南京、杭州、深圳、广州等9个城市的前置仓业务,到如今全国门店大面积暂停,每日优鲜已然火烧眉毛。尽管被大量负面消息缠身,每日优鲜似乎也在设法挣扎。

  在7月初,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其上线了“团长赚钱”功能,若是会员邀请好友成为超级会员,每单能获得一定的提成奖励。不过,在优优汇商科技创始人、CEO李波涛看来,新上线的会员裂变功能对于每日优鲜的现状来说也于事无补。“裂变若想带来新流量,也要基于商品品质才行,然而每日优鲜已经很难做到了。”他强调称。

  未来何寻

  前置仓还有希望吗

  实际上,就在7月中旬,每日优鲜获得了一笔救命钱,即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合作,获得2亿元融资。然而,钱还未到账,公司便陷入风雨飘摇之境。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深耕市场多年的生鲜电商,其造血能力依然很弱。

  前置仓模式能在生鲜浪潮中存活多年,商品品质与履约效率是其吸引用户的根本。特别是在防疫环境下,人们线上购买生鲜的习惯被进一步教育,这也让每日优鲜等企业再次尝到了甜头。但高昂的门店租金、人力等各项成本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挥之不去。

  在去年3月,盒马总裁侯毅便宣布放弃前置仓业态盒马小站。而从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的财报来看,前置仓业务仍是一门昂贵的生意。2018-2020年,每日优鲜累计亏损了近70亿元,而叮咚买菜2019-2021年则亏了114.8亿元。根据2021年的预估业绩公告,每日优鲜净亏损预计超过37亿元。2亿元的融资无异于杯水车薪。

  不止每日优鲜,在6月,叮咚买菜也密集退出了天津,安徽宣城、滁州以及广东中山、珠海等多个城市。在2021年三季度财报中,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表示四季度要进一步大幅降低 non-GAAP净亏损率。

  “前置仓在三四线城市几乎没有什么优势。”胡春才认为,前置仓本身就是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模式,三四线城市的房租不高,前置仓配送模式在资产、运营成本上很难和实体店拉开差距。

  除了前置仓费钱,李波涛还认为,没有深耕供应链是每日优鲜的较大缺陷。“和其他平台相比,每日优鲜几乎很少卖活鲜,而且做了几个自有品牌后就没有了下文。大部分品牌都来自经销商,说明平台在供应链上深耕得不够。利用采购、选品、数据分析等一整个体系来打造供应链和商品品质壁垒,这才是生鲜电商的命脉,也是冰山之下的东西。”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