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我爸的赤峰话 | 作者:于海涛

  作者:于海涛  有两个小伙儿来找我爸拔罐,我爸先对其中一位说:“把汗溜儿脱了。”  那人愣住了,不知道汗溜儿是啥,见我爸盯着他的背心看,就脱了背心。我爸边给他…

散文:家乡的老井 文/盖吉忠

  文/盖吉忠  老井不但留下了我岁月的痕迹,也留下了我对童年往事的回忆。老井啊!你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生命源泉,还为我们的成长做出了贡献。  老井离我家老宅三四十米远,在…

微型小说:六抗城 | 作者:刘丰萍

  作者:刘丰萍  我们垛城地处苏北里下河腹地,是个让人开心又放心的宜居幸福城。  垛城让百万群众引为自豪的是,我们是六抗城——抗风、抗洪、抗旱、抗震、抗火…

微型小说:姊代妹嫁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三十多年前,邳城大集上,路两边摆摊设点的人连成两条长龙,路中间人流如潮,叫卖的、讲价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姜尚文跟着爹卖木棒,在木料市的一边有一个卖油…

微型小说:节日礼物 | 作者:创享未来

  作者:创享未来  闲暇之余,我随手翻了翻墙上的挂历,看看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又快到来,便打算着送母亲一件特别的节日礼物。  三天后的一个上午,趁着诊所里还没来病人,我就骑车…

杨大伟||《小酒话乡村》原创欣赏

小酒话乡村文/杨大伟 趁着假期,回到阔别已久的乡村,心情异常兴奋。约上几个儿时的伙伴,品着青茶,回忆当年的童真。迈步于田间土坳,寻找童年的足迹,模仿孩童的纯真。重背上背筐,来到…

司马||《 黑夜从不觉得自己有多黑,多委屈》原创诗欣赏

黑夜从不觉得自己有多黑,多委屈文/司马 掬一捧清水洗去一天的疲惫于岁月的微凉中静静的躲进漆黑的夜夜深沉 人无眠遥望无垠的夜空将疲累的灵魂洗涤 黑夜,踏月随风守候几生几世…

少彰||《哥哥,原谅我的记忆里,还可以吊起一桶白花花的冰冷》原创诗欣赏

哥哥,原谅我的记忆里,还可以吊起一桶白花花的冰冷文/少彰 突然扭动脖颈,俯身喊三两声“月亮等等”,觉得日子好苦好苦,带着潮湿溪流,指缝间唯一挥霍光阴,芳草萋萋沧桑用左…

微型小说:歪脖子鸳鸯 | 作者:汪伟来

  作者:汪伟来  颖兰身材好,脸蛋儿俊,可惜生下来是个歪脖子。小时候老街上的人喊她歪脖子,她拿眼剜人家,以示抗议。后来大些了,脾气也跟着见长,有顽皮的小孩在她屁股后头喊她歪…

微型小说:公交车司机 | 作者:施蓬勃

  作者:施蓬勃  驼民生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隐隐的不安起来。  驼民生是一名公交车司机,在111路干了10年,也算是一名老司机了。以前,车况虽然不好,乘客也多,…

微型小说:念想 | 作者:张素荣

  作者:张素荣  七夕一大早,刚结婚不久的儿子就带着媳妇旅游去了。  望着儿子儿媳妇出门的背影,女人回身静静地照着镜子,痴愣愣的望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发呆,好像又回到了从…

雄鹰||《窗外的白果树,没有一丝风摆弄清凉》原创诗欣赏

窗外的白果树,没有一丝风摆弄清凉文/雄鹰(黑龙江) 拒绝着风。穿过绿色的长廊白果树正长成真正的自己阳光,温补着粗糙的肌肤 打开窗。摘取纵裂处的颜色记忆在年轮里奔跑所有的扇…

少彰||《今夜,我装成一棵草的模样,把孤独的爱揉进逃亡者的远方》原创诗欣赏

今夜,我装成一棵草的模样,把孤独的爱揉进逃亡者的远方文/少彰 已有了隔夜冻伤,无法证明大野寂阔,相拥一场劫难而眠生不逢时,更难定格青杏鲜艳抽过芽吐绿,就是说时节上额际堆满皱褶…

【小小说】何标华/美人果

  午夜时分,她突然醒了。她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郝局长两分钟前给她发来一条微信。  郝局长发微信告诉她:明天他想去A市玩。问她有没有时间陪他一起去?  她的心…

【散文】陈家麦/萧红的文学产床

一  中国现代文学大咖云集,非“学院派”的萧红为什么成“一枝独秀”?  先从两部表现萧红传奇人生的电影说起,无论是小宋佳的电影《萧红》,还是汤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