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苦果 | 作者:王明学

  作者:王明学

  我的父亲文化不高,人挺帅,他是我们这个城乡结合地区的风云人物。从记忆开始,他就很少在家吃饭,总是我和母亲相伴。我家的东西似乎是吃不完,只要是街上超市卖过的,墙壁边的大柜里总能找到。我拿着那些时兴的小食品和玩具在外炫耀,惹得擦鼻涕穿脏衣裤的小伙伴眼睛发光。

  有个叫陈二妹的小女孩就给我说:“你的爸怎么不是我的爸?我的爸像你的爸一样多好哇!”我把这话给妈说了,妈说:“你爸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到底有多少娃,谁个清楚。”当时不懂妈说话的意思,以为哪个小孩都喜欢有本事的爸。但爸就是爸,爸是随便可以选择的么?扯蛋!

  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成了班上的“老大”,作业有人帮做,上课睡觉只要不打呼噜,没得哪个老师管。我知道是我爸的势力“罩”着。六年级时,有次我们几个男同学在郊外喝酒后发表即兴议论,班上哪个女生乖,说来说去的,一致认为是林二妹,不管身材、脸蛋、声音。当时我就说:“林二妹是我的了,你们谁也不准和我争。”那几个同学平常都用我的钱,有什么事我都出面替他们摆平,他们当然随着我的心声附和。

  林二妹的家离我家不远,她的妈我认识。有次我和林二妹放学回家路过街上,见她妈在路边的菜摊上买菜,我拿出钱叫二妹去帮她妈付菜钱。她妈警惕地问二妹我是谁?二妹说了我和我爸的名字,她妈发起火来,把那钱砸在我脑壳上,说:“你爸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好不到哪去。”

  人们对爸的愤恨,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总觉得那些人是羡慕加妒嫉,心想:谁叫你们不像我爸一样有本事哩?不过二妹妈的骂让我心里很痛,心想:“将来我聚了二妹,你就是我的丈母娘了。你这个老妈妈为什么不讲道理?”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对爸的愤恨变成实际行动,那一次爸说去做什么生意,我和妈都睡了,他很晚才回来。那晚上,模模糊糊中,他先喊妈的名字,妈患重感冒,吃了药片,肯定听不到,接着又叫我。我睡意正浓,喊了三次才从床上爬来,擦着眼睛走到爸的卧室。在记忆中,爸和妈好像十年前就各睡各的房间了。走进虚掩着的门,微弱的灯光中,看到躺在床上的爸额头和脸上都是血,张大嘴喘气,大吃一惊,我没碰到过这样的事,不知道怎么办?慌乱中拿纸给爸擦血,痛得爸哇哇地大叫,终于妈醒过来了,她来到爸的房间说:“快要打120,送爸去医院抢救。”爸坚决不准,说:“送我到医院,就是把我放在刀尖上割。”妈只好用热水给爸洗了伤口,把屋里的备用药品拿出给爸治伤。

  后来我知道了爸是在两派势力火拼时受伤的。妈说“爸第二天下午被公安局叫去了”。后来,爸因犯的各种罪加在一起被判刑两年缓刑两年。这期间爸患了食道癌,从此他完全变了个人,走路弯起腰,说话声音低小,做什么事都要求我们讲规矩、讲法律,一板一眼的。爸的变化让我很不适应,然而久点,也就习惯了。我们家开的超市生意不错。那天,隔壁邻居张妈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妈给我说,她去看了人,不错的。

  我说:“妈我有女朋友。”www.chaocs.com

  “你是不是说的你的同学林二妹?你爸是坚决不同意哟!”

  “他同不同意有啥子,是我结婚又不是他结婚?”爸妈哪里晓得,这些年林二妹的妈和爸车祸死了后,我们走得很近,俩人早在她家过夫妻生活了。现在二妹在歌厅里唱歌,很红的。

  爸说话、吃饭越来越费力了,可当他听到妈说我和二妹的事情,反常地大声喊起来:“你们不能结婚。绝对不能结婚。”

  看到临死的父亲硬要管我的婚事,反感地回道:“你管好自己行不行,都这样了,还插手我的事情,真是的……”说完往外走。

  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站起来,大吼道:“你们绝不能结婚,林二妹,她,是你的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话完眼睛一瞪地倒在地上,送到医院去抢救的途中就死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