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何光建:两根“丝瓜藤”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题记

  “挂职干部”多为青年才俊,两鬓斑白的少见。

  就在头发快全白的时候,受组织派遣,到了一千多公里外的一家央企任职,长长的单位和职务名称后面加上了注释式的括号,里面写有两字:挂职。

  这是一个“光环”,一旦戴上,组织期许、重点培养,同事眼里“意思”多了,自个儿心里盼头多了,神色自信飞扬,腰板直了,身高仿佛瞬时增加了几公分……

  对于我,却是完全异样的。

  ——陌生带来了惶恐。陌生的地域,陌生的人文,陌生的工作,一切新而生疏。

  ——困难带来压力。这家企业曾一度辉煌,如今却处于爬坡过坎的困难时期,职工收入长期徘徊在25分位,无形“怨气”左冲右撞,一不小心,被“同化”的可能性极大……

  耀眼的光环、神色飞扬么,激奋人心的盼头、心里偷着乐么,那是年轻干部的专属,老同志理性的冷寂和忐忑将之冲洗得一丝影儿也没有。

  好在“挂着”的时光只有两年多,一千二百多个日子,仿佛从岁月长河中截取的一小段,被些许精彩片断和情节绘成一幅速写。

  画里有地下几百米深的矿洞,有可敬可爱的同事,有当地网红小吃“酸菜肥肠”“卤个锤子”“九味粉面”,有啃管理硬骨头时碰出的“火花”……内容丰富多彩,两根“丝瓜藤”,简约风趣,却为风骨。

  公司办公大楼,距离浏阳河畔100余米。浏阳河畔有一家土菜馆,名为“小屋檐”,多为家常菜,自个儿花上三五百元,邀请几个朋友同事小聚,钱不疼心不疼。

  公司薪酬制度改革后,多数职工的收入在当地属于75分位了,与改革前相比,几乎翻了番,大伙心气儿足,“眼里有了光芒,心里有了希望。”

  单身职工周末不回家的时候,遇有重大工程中标、个人获奖、大型活动结束,或某某觉着工作压力大心里不痛快,或某某过生日,外面来朋友了……“周末了”“想大家了”“想喝酒了”,有人一提及,好事者立马张罗,五六人抑或七八位,在超市自费买好两三瓶白酒,每瓶三五十至百元不等,不贵。发个微信:走,小屋檐。

  围坐在餐桌前,点上十来个菜,看着窗外浏阳河水波光鳞鳞,河岸风景带上人来人往,悠然闲适。

  国人喝酒规矩多。一般由主人先领三小杯,一杯一个说法。说法因人因事因地域而异。由于都是工程人,说法里带着工地上粗野的烟尘汗水味儿。

  ——“喝了头杯酒,生产安全不用愁。”“再喝一杯酒,工程年年有。”“喝了三杯酒,奖金数得手发抖。”

  主人领完,进入第二个程序,打圈。刚开始或按座次或按职务或按“民间威望”高低,轮流打圈,井然有序,谨慎,矜持,三钱小杯,一小口一小口,说些感谢之类的悦人用语,吃几口菜,再敬。

  慢慢的,有人脸红了脖子粗了,有人嗓门大了话多了……步入第三个程序,“糊喝”。三钱小杯换成了二两左右的壶。这个程序,是酒量大或酒胆儿肥的舞台,其他人皆成陪客,或成加油鼓动者。

  “干了!”“干!”

  这个时候,语言显得苍白,行动彰显实力。你用壶来敬,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得回一壶,再添一小杯。

  “酒品看人品。”直爽的,提起酒壶,当的一声与对方碰一下,咕噜一口,干了,把壶倒过来,一滴没剩。“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喝,谁怕谁!

  稍显稳重、圆滑的,慢慢站起来,盯着来敬酒的人说:“怎么喝?”

  “怎么喝,壶喝。”

  “为啥?”

  “你就说喝不喝嘛,我先干了,真是的,喝杯酒,废话真多。”

  被敬者赶紧打圆场,说自己酒量小说自己这几天‘龙体’欠安刚吃了药如此等等,明明知道不喝不行,就想退一步,说能不能分几口,或给那些还想用壶来敬酒的人警示一下,我不想喝!其实,经常坐在一个桌上,谁一瓶,谁半瓶,谁一斤,谁半斤八两的,大家门儿清。

  氛围有些尴尬、僵持时,大家就起哄,“喝,必须得喝,不喝完不能坐下,不喝完不行,男人不能不行。”

  呵呵,高潮来了。

  几轮下来,酒精熏染、冲击着每个人的大脑兴奋区,有人开始唱歌,印象中“你莫走,我不走,生个娃,养条狗……”唱得较多。有时也唱“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愿你善其身……”瞅着服务员和周围食客异样的眼光,仿佛在最耀眼的聚光灯下,大家更来劲了。

  酒是好东西,容易催生艺术作品,有人变成了诗人。“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有人便顺着鲁迅先生的话说,“我家门前有两棵藤,一棵是丝瓜藤,另一棵也是丝瓜藤。”大家乐了,齐说要以丝瓜藤为题,写一首小诗。

  湘潇多才俊。小诗《两根丝瓜藤》就产生了,带着浓浓的酒水味儿。

两根丝瓜藤

  植于小屋檐,

  长饮湘潇泉。

  不羡牡丹艳,

  笑赞湘潇汉。www.chaocs.com

  在歌声中、在诗韵中,伴随着艰难的、顺心的、伤痛的、幸福的感觉,时光飞快地流逝。

  “挂着”的岁月,寂寞而艰难,有形无形的任务带来的压力和冲撞,几近全白的发丝愈见稀少,拐过了九道湾的浏阳河水,注入了更为浩荡的湘江,在“眼里的光芒,心里的希望”滋养下,“两根丝瓜藤”开花结果,永不停息,“终身荣誉员工”的意蕴将那段时光印染得愈发美好。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