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偏心眼儿 | 作者:闫永芳

  作者:闫永芳

  我就知道爹是个偏心眼儿,他心里总觉得男娃比女娃强,你听听,他张嘴就是谁谁家又添了个男娃娃,多喜庆呢!谁谁家的小子才五岁,一顿就能吃两大碗玉米籺糁饭,多壮实呢!谁谁家的小子比他老子还操蛋,查电表的来了硬是没让村上的四眼电工进院门,说是丢了院里的东西四眼叔叔赔不起,精贵着呢!这操蛋小子,他家一准儿偷着电哩……

  我对爹说的这些嗤之以鼻,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男娃怎么了?女娃又怎么了?哼!偏心眼儿!

  我娘也是个偏心眼儿,自从有了我,还是觉得不够完美,一心想要再添个男娃哩!嘴上说得美,囡囡一个女娃娃太孤单了,给囡囡添个伴儿吧?哼!还不是和爹一样觉得男娃娃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女娃娃迟早是别人家的人。

  眼瞅着娘的肚子越来越大,娘连做梦都觉得自己肚里怀的是个男娃娃,你瞅瞅屋里的墙上到处都是贴着男娃娃的画像。都说小孩子说的话比较灵验,娘一次又一次地拉着我的手问,囡囡,你想要个弟弟呀还是妹妹呀?

  我就是不答,只顾自己低着头画画,小姑从省城给我捎来的画画纸又白又厚,用橡皮擦还搓不起来皮,不像爹从供销社买的那个装订本本用的破白纸,又脆又薄,经不住修改,几下子就像小孩子冬天皴了皮的脸,花了一片。

  可是娘非要问出个究竟来好像才肯把心放在自己肚里一样,囡囡呀,娘给你扯花布做花裙,添了弟弟不稀罕这,添了妹妹就要和你抢,囡囡要弟弟还是要妹妹?

  我瞪着大眼,张嘴就来“弟弟!”

  娘一把就把我搂进了怀里,眼里还噙着泪花,“囡囡真懂话,有了囡囡再有个仔仔,囡囡仔仔都值钱!”

  可娘还是不放心,隔着肚皮猜瓜,生怕生个女娃。

  爹爹说怀娃娃媳妇进门槛,要看先迈哪只脚。好像听人说过,先迈左脚的生男娃,先迈右脚的生女娃,到底是不是这样,他好像又记不清了!嘿!害得娘每次要迈进门槛时,总要不由地停一下。

  奶奶说尖肚子是男娃,圆肚子是女娃,娘信了,一到晚上就站在镜前不停地照她的那个肚子,一会儿说挺尖,一会儿又说挺圆。到底是尖还是圆,她却总是拿不准,犯难!

  隔壁张婶对娘说,生男生女哪儿有准?你最好去找算卦的问一下,别再添个女娃娃。

  娘开始四下打听哪儿哪儿有算卦的。她也不嫌累,腆着个大肚子拉着我跑了好几家。有的算的是男娃,娘可高兴了,回来的路上又给我买糖葫芦,又给我往兜里塞糖豆。有的算的是女娃,娘的脸可黑了,还拉得那么长,有点像我画的那个长茄子。

  我暗暗地想,女娃娃怎么了?小姑不是女娃娃,考了名牌大学,在省城当医生,整天握着手术刀,一点也不比男娃娃差。爹倒是个男娃,还不照样成天握着锄头在地里种庄稼。

  爹就是个偏心眼儿,自从娘生了弟弟,就在院里喂了一只奶羊,成天给弟弟挤羊奶喝。偏心眼儿吧还不愿背偏心眼儿的罪名,成天也假装给我倒上一碗,囡囡喝,补钙!哼!背下里还不是说囡囡沾了仔仔的光,我才不喝呢,我说一股子羊膻味,难闻的很!咽不下哩!

  村上就有小学,可爹硬是找人托关系让我进了离家远的中心小学,一到刮风下雨下大雪就要提前半小时出门,没人接没人送。爹嘴上说,哪儿哪儿上学都一样,哪儿哪儿教学质量都不差,学习全要靠自己。可他还不是心疼宝贝儿子,不让儿子跑远路,就近上了村小学。

  爹腕上有块宝石花的手表,每天晚上需要上紧发条,要不然第二天它就罢工。我一直想要,爹就是舍不得,说什么太大太笨太重,不适合女娃娃,女娃娃就要戴那种精致小巧的石英手表,还不用担心忘了上发条。

  没过多久,爹就进城给我买了一块装电池的石英手表,我戴了好多年。可好多年后,我也发现爹腕上的那块宝石花手表戴在了弟弟的腕上,爹还专门找修表师傅给他卸了三节手表带儿。

  爹对我的学习从来不上心,不多问,只是每次都把我得来的奖状高高贴在堂屋的墙上,来人就说,逢人便夸,俺囡囡就是厉害,年年考第一哩!你再瞧弟弟,爹每晚都坐在他旁边,教他数指头,点火柴棒,实在不行就舀一碗豆豆,边教边吃。

  可弟弟就是不开窍,笨得连手指头也数不清。急得爹好几次都举起了拳头,可拳手还没落下,弟弟就哇地哭了,一边哭还一边抹快要流到嘴里的大鼻涕,气得爹直叫他祖宗!

  娘更是个偏心眼儿,把弟弟从小就当宝贝疙瘩养,这儿不能碰,那儿摸不得,这个不干净,那个也太脏。弟弟养成了白白胖胖的妈宝男,上树不会,下河不敢,就知道穿得干干净净地站着不动,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他成天跟在我的屁股后,像个小尾巴。

  我可不把它当宝贝,要想跟着我,可以,必须听我的使唤!我叫往他东绝他不能往西,我让他往南他绝不敢向北。

  弟弟很听话,我上树摘桑葚儿,他就站在树下替我捡。我下河捉小鱼,他就一路给我背着网。只有在我的面前,他从不敢说累和脏,只会傻呵呵地冲我笑,生怕我把他甩下。

  娘张嘴就是,仔仔不会囡囡会,囡囡替仔仔打理哦!他在学校吃了,我就去找人算账,他成绩不好早早辍学,我就想办法让他学手艺,自食其力。我瞅他,骂他,还打他,他就是从来都不敢告我的状。

  邻居们都说囡囡像男娃娃,顶门立户,主意大!仔仔更像女娃娃,细皮嫩肉,羞答答!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爹和娘好像再也没有说过男娃比女娃强的话。

  那天,爹病了,吩咐娘从财神爷柜里抽出一大包牛皮纸包的东西来给我,“囡囡呀,弟弟没出息,你以后要多照顾他呀!”

  瞧瞧,多偏心眼儿呀!我没吭气,爹却说他和娘不是偏心眼儿,是儿子笨,没出息,不如闺女!

  那天,爹抓着我的手,“囡囡有出息呀,爹娘放心,不放心的还是仔仔呀!弟仔仔没囡囡念的书多,没囡囡聪明,没囡囡有文化有知识有工作!不如囡囡……爹后悔了,养孩子就要放开养,不能呵护太周到,太娇惯!”爹说着把纸包放到我手上,“咱家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儿,囡囡要保管好呀!”www.chaocs.com

  我打开一看,是爹娘的房契和一生的积蓄……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