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二零零一年的那笔贷款 | 作者:任秀红

  作者:任秀红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深秋,刚脱离母体的树叶,像一群可怜的孩子一样,被北风席卷着吹到每个角落。

  那时候,除了地里的大白菜还在有些温暖的阳光下长着,收完秋,种上了小麦。那些没有出去打工的村民们就开始扎堆打麻将。

  齐村的齐虎是个闲不住的人。因为妻子两年前得了严重的类风湿,为了照顾妻子和还在上学的两个孩子,还不到四十岁的齐虎,再没有加入出门打工的打工潮。可生活的重担让齐虎的头上早早地铺上了一层白霜。所以冬天他也闲不起。

  一个远房亲戚曾经告诉他,说他们村有人冬天在大棚里种蘑菇发了大财。远房亲戚的村子离齐虎的村很远。这个消息让他的心沸腾起来。在暑天庄稼不需要再打除草剂,也就是挂了锄的时候,他特意到远房亲戚的村子,提了些礼物找到了那个大棚蘑菇种植户老刘,向人家讨教种蘑菇的技术。一脸憨厚的老刘是个热心汉子,他毫不保留的把怎样在大棚里种蘑菇的技术一古脑倒给了齐虎。

  一到深秋齐虎就开始准备建大棚。可建大棚,资金就成了拦路虎。他七拼八凑,有了建大棚,买菌种的钱,就没有买养料的钱,而且要真把蘑菇养起来,还需要很多钱。没办法齐虎就想到乡农村信用社去贷款。

  贷款是需要担保的,齐虎家没有值钱的东西作抵押。于是他在夜里想了一百遍,壮着胆子去找村子书旺叔(按辈分他叫支书叔)给他当担保人。当时旺叔已经六十五岁,他曾说过他年纪大了,到了该卸任的岁数。

  晚上,齐虎踏着有些寒凉的月光去找旺叔了。可到了旺叔家,齐虎一个一米七八的男人,在矮胖的旺叔面前,忽然觉得自己矮了半截。他的国字脸憋的像熟透了的柿子。本来不善言辞的他,见了旺叔更张不开嘴。他甚至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冒失的来找支书当贷款担保人。他不敢说来意,只是用手不住地擦脸上冒出的微汗。看见齐虎不自然的样子,旺叔心里暗笑着,却不先开口说话,只是把一颗烟递给齐虎,齐虎急忙用打火机给旺叔点烟,他的手有些颤抖。

  于是齐虎和旺叔的烟雾交织在一起,在屋子里缭绕起来。两个人把一颗烟快抽完的时候,旺叔首先打破了僵局,他咳嗽了一声说“虎子,痛快点,别光给我说些不咸不淡的话,不是大年初一拜年,你不会到叔家来的,听说你要建大棚,种蘑菇那可是个技术活 ,不是谁都能种的,再说咱们村连蔬菜大棚都没有人种过。”说到这里旺叔叹息了一声,又接着说“虎子,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家里的条件我知道,一定是钱上遇到麻烦了吧,有事儿张嘴。你要真种蘑菇发了财,也给我这个村支书露了脸,说不定你还被上级竖个致富的典型呢”www.chaocs.com

  齐虎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德高望重而又有些威严,当了三十多年的支书,竟然为他做了两千元贷款的担保(齐虎当时提出贷两千块钱,怕多拿利息,贷款期限仅八个月),还用他家的那台拖拉机作了抵押。

  可是齐虎没想到,那年他种的蘑菇不知道是用棉籽皮作养料棉籽皮有问题,还是掌握的温度不够,那一亩大棚的蘑菇,长的朵儿小,而且稀稀拉拉的像在恶狠狠的抽打着齐虎的心。更确切的说,那棚蘑菇赔钱了(尽管他不断地到老刘那里请教)。

  真是黄鼬专咬病鸭子。因为种蘑菇赔了钱,齐虎妻子的类风湿因为断了药,更厉害了。最要命的是眼看贷款期限到了,可他拿不出钱来去还贷。

  齐虎哭了,他是跪在旺叔面前哭的,他知道旺叔是卖了自家的拖拉机为他还贷款的,为这,旺叔成了老婆孩子们攻击的对象,老两口不断的打嘴仗。

  旺叔见齐虎跪在他面前哭,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冲齐虎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骂道“没出息的窝囊废,就知道哭,明天老子给你到乡政府弄扶贫贷款去,我就不信你养不出好蘑菇来!”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