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散文:买书 | 文/陈志德

  文/陈志德

  古人有云:书非借,不能读也。而我,似乎与之相反,书非自己所有,不能读也。这与我个人的读书习惯有关,借别人的书,须得小心爱护,这是对人的尊重,也是做人的品德。别人的书,不能圈点,不能划线,不能作符号笔记,何况脑子记忆有限,抄摘也只断章,事后无法回忆。而我读书,往往不只一遍,须得重读,更有的常常是读了一两遍之后,将它放置起来,一段时间之后想起来时,再翻开回味其中的风景。借书,实有诸多不便。

  遥想上世纪九十年代,刚参加工作不久,工资不过几十元一月,糊口置衣,也只勉强。然我,看见一本好书,总想占为已有,但我,着实人穷,本性迂腐,袋内常常闹的是空城计。实在好书,在街上悠走,免不了进书店逛逛,在书架边溜走,翻翻这本,摸摸那本,心里总有那么些不能归己的感慨。间或,袋内也有为数不多的孔方兄端坐,但他时常是为他人所备,只是寄存而已,实在不敢动用。心情未免悗惜,只是一个劲地磨蹭,以至时常招来书店管理员的白眼,一个劲地呐喊:“选好书的同志,请过来开票”。

  我这个样子,他们心存戒心,这也难怪。其实,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书架上不是明明写着,偷书罚款十倍。我连买书都还无力,又哪有能力去接受十倍的罚款呢。磨蹭半天,最终还是只好无奈,耸耸肩,在书店管理员的监视下,悻悻离开。不过,有时还是能够好运气地碰到几本便宜的,也算老天开恩。但我实在不能心甘,便去转悠一些旧书摊或废品收购站,期望能从废纸堆中拾到一些别人遗弃了的而为我喜欢的东西。

  其实,读书是一种情趣,而买书又算什么,羡慕那些腰夹BB机,手提大哥大的人们。而青楼飘渺的歌声,华堂烨然的笑声,以及街头阔步昴然的骄态。相比之下,书店门前畏缩的身影,一个小小的心愿,捉襟见肘,迂缩的命运。幻想某日发运,腰緾万贯,愿㬌那些精美书籍,但那时是否还是真正为读书而买书呢。www.chaocs.com

  那个年代,下海浪潮,波涛滚滚,经商热浪,迭浪滔滔,勇气和胆量,成为捞资的主要资本。世尘飘浮 ,人心涌动。黄猫黑猫,均是抓鼠好猫。只要肯参与,只要不过于迂腐,均有发达机会。而我,确是迂人,借言四句“苦于心实,不能仕途,拙于言辞,难绘经济”,庄重于笔记本屝页,是勉是贬?自是不知。某日于餐馆吃饭,偶遇一人,谈吐暴粗,却不失洋洋得意之语。

  见我戴眼镜,似有几分斯文,于是便邀并座而食,言谈中深感其酒文化、烟文化、社交文化、迷音文化确属一流,其实斗字不识,但实是当时“农民企业家”。酒浓深处,也许是炫耀,拿出一份建筑合同,投资百万,要我看看,我由好奇,细细翻看,只见文末,歪歪签上名字,实则笔划不齐,但见文中条款,存有十几万的纠纷,我指其看,其口脏吐:“欺人不识字”,忙慌而去。

  事后为谢,曾邀我于他家做客,观其客厅,宽大明亮,西面墙壁,一排书架,布满了华丽书本,新而精致,不觉立而观,心生羡。他骄气道,“我就是读书少了,如今有钱,买些书装形,也显斯文”。我心笑叹,追风附雅,能靠铜臭么?买书为何?买书何为?

  当然,当年的“农民企业家”中,少文之人,犹如昙花现,终归残梦还,大多沦落。后也曾相见,只普通农民工而已,但其身价百万历史,确是他曾经光环之耀。也不枉然!

  如今,国强民富,绝大多数人不会因囊中物而显买书之窘样,但智能手机之碎信,埋头目睱,想来,愿意光顾书店也少了许多吧。而我,买书没有成为历史,但买便宜书倒成了习惯。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