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我的妗子 | 作者:梅影荷韵

  作者:梅影荷韵

  我的妗子今年已经九十岁高龄了。

  我踏进姥姥家的大门,姥姥和舅舅的遗像摆在她家堂屋的桌子上,我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们生前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回旋,我不忍多看一眼。妗子看见我,老泪纵横,她抓着我的手,声音颤抖着看着我说:“我的外甥女来看我了,好闺女心里还想着我。”

  娘家,只有妗子一位老人了。每逢过年过节,我都回老家看看老人家。妗子一生生了五个儿子,没有闺女,她如今和她最小的儿子还有一个孙女住在一起,我的五表哥没有生存能力,大队里给他们盖的经济适用房,我妗子吃国家救济粮。她把她的外甥女们当作闺女,每次她看到我们姐妹,都掉泪拉吧的,她经常说:“如果你们的娘还在,该多好!”每次,我都叉开话题,不谈这些令人伤感的话题。

  以前听我娘讲,我舅舅当年相亲的对象不是我现在的这个老妗子,而是我妗子的姐姐。等我舅舅结婚的那天,嫁过来的是我的妗子。当时我舅舅从部队转业后,在乡里从医。我妗子看我舅舅一表人才,又有正式工作。姐妹俩年龄差不多,我妗子执意嫁给了我舅舅。以前农村人找对象,结婚前,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即使发现结婚对象错了,也是将错就错,能娶上媳妇就不错了。就这样,妗子就成了我的亲妗子。

  我妗子对我舅那是真叫体贴。舅舅在外边工作,家里的农活都落在妗子一个人肩上,那个年代,舅舅就没有下过地,他如同一白面书生,细皮嫩肉的。妗子照顾一家老小的生活起居,毫无怨言,她和姥姥的婆媳关系处得非常好,我姥姥很疼惜她这个儿媳妇,不仅因为妗子接连给她生了几个大孙子,而是姥姥心地善良,她经常给我娘说:“人家的闺女嫁到咱家里来了,愿意跟着我们过这穷日子,咱就要对人家好。”妗子下地回来,姥姥都专门给她煮几个杂面的窝窝,自己一个也不舍得吃。婆媳感情如同母女情深,我娘经常对我姥姥说:“你疼儿媳妇,比和闺女都亲呢。”www.chaocs.com

  幸福的家庭有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也许老天嫉妒我妗子的幸福,年迈的姥姥偶感风寒,不幸离世。妗子少了疼惜她的老人,也少了生活中的好帮手。她更忙碌了,几个小的要吃要喝,白头发过早地染了双鬓。我姥姥去世没多久,我舅舅在乡医院,不慎出了事故,腰椎受了损伤,他的后半生只能躺在床上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老大老二结了婚分出去单过了,老三老四老五还小,妗子像个女汉子,忙里忙外,撑起了这个家。

  那次我去姥姥家,一进村子,老远看见我舅舅躺在躺椅上,我妗子坐在他的身旁,边给他扇扇子边啦家常。远远地,我被这个温馨的画面感动了,我看见舅舅,仿佛看到了我娘,舅舅和娘长得很像,我的眼睛不禁潮了,如果娘还在,一切该多好。舅舅和妗子老夫老妻,相互依偎,度过余生。夕阳的余晖撒在他们的身上,映衬出一副亲情的感人画面。妗子看见我,眼里露出欣喜,她喃喃地对舅舅说:“你看,闺女来看你了。”妗子拿出了她珍藏的干果,说专门给我留的。那天晚上,我和妗子睡在一张床上,我娘俩说话到三更,那天我感觉很幸福,像躺在了母亲的怀抱里。

  舅舅瘫在床上一躺就是八九年,妗子无微不至地照顾舅舅,也许真的是前世的缘分,换来今世的相伴。久病床前无孝子贤孙,却有不嫌不弃的老伴相依相伴,端屎端尿。舅舅走了,妗子哭得死去活来,她哭着说:“无论他能不能走路,有他在,这是一家人,如今他没了,我的男人走了,这个家就不完整了。”

  妗子老了,她娶了五房儿媳。如今,妗子子孙满堂。妗子的一生,平凡而不平庸。有妗子在,我老家还有亲人,我想听到老人家说:“我闺女来看我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