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等作者:姚志顺

  作者:姚志顺

  这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日,也就是渡江战役前夕。长江北岸的江边小镇,镇东头的英俊小伙水生迎娶了镇西头、和他青梅竹马、漂亮伶俐的红莲。

  刚过了甜蜜又幸福的新婚之夜,第二天早上,红莲便依依不舍地跟在水生身后,送他出了房门,出了院门,一直送到长江边。

  她看着水生撑起竹竿,猿一样敏捷地跳上平时用来捕鱼的木船后。不舍的泪水珠子似地砸到脚面上,她强忍着眼泪、用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因为在床上,她的水生哥说了:“别哭!支前民工是光荣的,等着我!我不会有事的。”她躺在水生的怀里听他说,“你还不信我的水性吗?这是我最熟悉的水面了,江里的鱼儿也没我游得快。如果谁说我死了,你别信!千万别信!等我回来!”

  红莲慌忙捂住水生厚厚的嘴唇,不让他说不吉利的话:“我信你,我等你!”

  到了婚后第四天,也就是四月二十三日,江对面的南京城已经解放。

  傍晚,烈焰般的晚霞把半边天烧得血红的时候。水生回来了,几天前结婚的蓝褂裤新衣,已坏了几个破洞,上面还有点点血痕。褂子前胸部破了个大口子,露出黑亮又结实的嗄达肉。

  红莲心疼地盯着丈夫,抚摸着他乱糟糟湿漉漉的头发,亲着他憨憨的、如江豚一样可爱的笑脸:“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帮你补好。”

  水生略显疲惫地坐到床边,脱下了褂子。又一把搂住红莲:“莲,我还得跟着部队走,连长知道我们新婚,特批了我一晚上假让我见你。”水生的眼里放着光,“我半夜就要过江,跟着队伍解放全中国去。你要等着我!等着我!”

  “是支前民工不是?”红莲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不解地问。

  “是呀,连长跟我谈了,我是自愿的,我现在不是普通支前民工了,以后会跟你说清楚。”水生抚着红莲的秀发说,“总之,是更光荣的事情。”

  半夜临走时,穿着补好的衣服,已跨出门的水生又回过头,从裤口袋里拿出个梳子来:“南京城里买的,牛角的,好着呢。”他还是那么憨憨地笑着,“天天用它梳头,就像我在你身边,梳得光亮亮的,等我!”

  “嗯!我等你!”红莲泪水涟涟地应着,目送着水生的背影在夜暮里向江南漂去。

  等,红莲眼巴巴地等着水生。

  解放了大西南,红莲等着!

  解放了海南岛,红莲等着!

  除了台湾,大陆全部解放了,水生还没回来。等!红莲照旧等着。她坚信她的水生哥,不会丢下她,一定会回来。

  等!从那年新婚两天后的分别,从二十岁的妙龄小媳妇;等成了两鬓斑白的中年妇女;又等成了风烛残年的老太太……

  一直等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直到政府有关部门,把烈士证、抚恤金送到她面前,她仍然不相信她的水生哥牺牲了。

  她拿着水生给她的牛角梳、那把已经断了很多梳齿的牛角梳,每天早上风雨无阻地坐到院门口,对着镇口的大路,认真地梳理着已经浠疏的银发,她要把自己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她的水生哥。

  她不信水生牺牲了,政府说水生是打广州时牺牲的,当时已是侦察兵排长。她不信,她说你们弄错了,我的水生哥是支前的民工,是撑船、抬担架的民工。

  就这样,红莲老人就样执著地等着她的水生,这一等就是七十余年,一直等到她自己于九十六岁时去世。

  

公众号

关于作者: xiaodou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