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散文:可乐从我家去了天堂 文/刘祥琪

  文/刘祥琪

  我和妻结束了美东、美西七城之旅,从旧金山搭乘国航CA986航班于5月23日晚11时45分抵重庆机场。飞机刚落地便接到儿子的电话:“爸、妈好,祝贺你们安全、准点归来。我和晶晶已开车来到国际航站楼,我们在出口处等。”

  顿时,妻子有些惊诧和不解:不是在离美时,我和你们父亲通过微信告诉你们,同行的向嬢嬢已准备好一辆七座的商务车,顺便把我们送回家。并已说服了之前执意要来接的女儿,咋你们还是来了!?且把女儿的哥哥也叫了来。

  想到这些,这些天来一直牵挂着病中可乐的妻忍不住问:“是不是可乐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我们的可乐乖乖病故了?”

  接电话的儿子,听罢母亲的询问没有回答,一下关了手机。

  通过海关,取走行李并接受完安检,在拖着箱走向出口处的路上,我看到妻没有一点回家的喜悦,相反她的脸上满脸堆着愁云和疑虑。她的悲情竟传递给了我,禁不住让我一下忆起了十三天前,可乐送别我们的情景——

  近几个月来,一直按医嘱在吃药,仍一直在便血、尿血,七、八天了几乎没进食的可乐,见我们清理完行李后欲拉起拖箱出门。之前蜷缩着身子卧在地上,一直用双眼紧紧盯着我们,一直关注着我们行动的他突然伸着前肢试了几次,终于吃力地、缓缓地站了起来。紧接着见他步履蹒跚地来到我和妻的面前,“呼、呼”叫了两声。并用那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盯着我们,那神情、那副模样儿,好像早知道他不能与我们同行,站起来和我们道别,期盼我们早日从外归来。

  看着可乐瘦骨嶙峋的模样和那种依依不舍的神情,妻子好象告诫自己孙儿一样,侧下身子抚摸着他的额头,哭泣着说:“乖乖,我们外出去旅游了。这些天嬢嬢要来照顾你,你一定要听她的话按时吃药,多吃一些东西。”这席话不知可乐听懂没有,他还是那样战巍巍地立着,可怜巴巴地盯着我们,直到我俩出门后轻轻把门关上。

  回想起离家时那一幕情景,妻子的猜疑是有道理的,看来可乐凶多吉少。

  我和妻拖着旅行箱走出航站楼大厅,好象儿子和女婿早安排好似的,女婿一下接过我妻子的拖箱,儿子走上来接过我的拖箱。两人分开后,儿子把我叫到一边,背着他母亲给我耳语:“可乐于前天早上10时20分走了,你们去后不久,妹妹花了1000多元钱带可乐去做了全身检查,诊断结论为:‘肾、肝衰竭’妹妹为了让可乐能最后见上你们一面,这几天她几乎没有上班,带可乐看医生吊盐水,并连续两天请医生来家里用最好的药诊治;想让他再挺几天,结果没挺过来。”

  儿子见我没吱声,继续讲道:“妈妈对可乐感情极深,情绪有些脆弱,你们在美国时,几乎每天都发微信向妹妹询问可乐的情况。妹妹为了不影响她的心情,总回复说他很好,还专门发了张照片过去,死的事一直瞒着没讲。可乐死后妹妹晶晶和我一道送去了火化,之后又把他葬在妹妹的别墅里,他生前的东西也全部处置了。妈妈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先给你讲讲,待会上车后我们一道宽慰妈妈。”

  听罢,儿子带来的噩耗,我的心“咯噔”一声,一下把我旅美回来的兴奋感,满足感一下没有了,显得有些木衲地朝儿子点了点头。同时也让我想到了在临走那天晚上,我在写给给从自己家赶过来,照看可乐的女儿的留言条上。那总共十三条交待中就有七条留言,谈到了如何给可乐吃药、喂饭,若可乐病情恶化后找何人医治,以及若不幸病故如何处理的事。想到这些,眼里一下涌出了泪水。

  儿子见状,一边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一张手纸让我擦泪,一边安慰我:“爸你可得挺住啊!我和妹妹已商量好了,此时她还守在家里,我们怕你们特别是妈妈回家时没见到可乐触景生情,伤心过度而致病。决定这几天,你俩暂不回去就住在我那儿。”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此时儿子和女婿来接我们的原因。

  上车后,妻子从我嘴里得知了可乐病逝的消息,话还没讲完,她一下哭了起来。哭泣中一边责备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在可乐病重的时候离开了他,一边述说:“可乐乖乖我对不起你,怪我没及时给你治病,我没照顾好你,我对不起你。”

  妻子发出的悲伤是真实的,是难以控制而且也是一时制止不住的。对此我和儿子,以及开车的女婿没有劝阻,让她尽情宣泄,让她放声大哭。

  可乐是十三年前,我女儿从狗市上买回的一只纯种的苏格兰牧羊犬。记得她把这只出生仅仅一个多月的小牧羊犬带回家时,还满得意的对我们讲:“当时在狗摊上看到与可乐一母同胎的三只幼崽,毛茸茸的都长得十分可爱,比较了一番在挑选时,可乐象认准了我似的一下爬在我手上,好象要我把他带走,看着他那种祈求的样子和一付萌萌哒样。我的心软了,便一气把他买下,并当即给他取了‘可乐’这个名字。”

  女儿把这只刚脱了母乳的可乐带回家后,就一直由妻和我喂养。在我和妻工作、生活过的地方喂养了两年,2006年我和妻迁到南岸的阳光华庭后又把可乐带了过来。我们夫妻俩就象对待自己的孙子一样待他,这十三年来日夜相处几乎一天都没离开过我们。

  在喂养和调教中,可乐对我们特别亲热,特别感恩。只要我或妻当然也包括把他带回的那个‘嬢嬢’。凡我们三外出回来,只要我们刚出电梯,好像可乐心有灵犀似的先就蹲在门前等候,门一开要不摇着尾巴呼呼直叫,要不一下扑上来表示迎接。在外面玩,若听人开玩笑地说:“打你的婆婆、爷爷或打你的嬢嬢”此时的他,一定会从我们身边窜出,或闻声后从老远地方跑来,朝那叫着打人的人一阵攻而不击的狂叫,以示卫护主人。

  可乐来家一年后,长至 0.5米身高、1.2米的身长,臀部微微上翘,体型非常匀称、非常锐目。特别是可乐全身披着那足足有五、六公分长的金黄色的长毛,胸前长厚厚一一层雪白的有七、八公分长的饰毛,咋一看去,好像身上披着一件镶色的华丽的皮衣。可乐头象狼,呈契子型,嘴尖而颀长,长着一双杏仁眼和两只尖耳朵。额头上一道白色的、细细的呈箭头状的细绒毛破痕,从脑门划出过鼻梁直到嘴唇。再加上从耳根沿着脸颊垂下,那飘逸着的有10公分长黑色嵌边中间显金黄色鬓发,和尾部随时竖立着如赛艇风帆一般的长尾巴配在一起。以及那矫健有力的四肢,显得十分气派和一种雍容富贵。英武、俊美一下显现了出来,不仅给人印象特别美,也常常给人过目不忘。难怪在道角时大家称他为帅哥,而到了南岸华庭被院里的老、小大熟知并增加了对他的封号,冠名为华庭的明星犬。

  可乐特别温顺,特别听话和乖巧。外出时,叫他走就走,叫他站着就站着,甚至叫他卧就卧,叫他跑就跑从不违命。拉尿、拉屎在家外进行,那怕生病卧在地也如此。出门后若拉屎,拉屎也总会独个儿跑到林子间或草丛里去解决,从不在路上给我们添麻烦。最令人可赞的是他从小到大,从未吓唬过小孩和咬过任何人。反之无论大人、小孩要摸他,可乐总会驯服地站着让你抚摸,让你品评,待你抚摸够了,他才悄声离开。令我最难忘的是我们迁来阳光华庭不久,一天我带着可乐溜达,刚走过一小径来到侧门出口处,后面跟来了两女一男三个老人。三个老人见我牵着可乐,大声责斥道:“这狗好凶啊,小区不准养狗。”我给三个老人解释:这狗我在派出所登了记的,而你们过路我也牵着站在一旁让你们先走。三个老人仍不听,继续吵骂着:“小区不准养狗。”此时可乐一直盯着我和三位老人辩论。不知是他听懂了这句话,或见我受了欺负似的,带着绳、抱着不平走到三个老人面前,分别对着他们一一叫了几声。三个老人见状均吓跑了。而围着看热闹的人都惹笑了,纷纷称赞可乐顾主,可乐乖巧,可乐聪明。

  可乐不仅与我们同住,还与我们同乐、同游。在道角时我和妻常常把他带到长江边,我俩在相离100来米长的沙坝里,各站一端不断地吆喝可乐。让他在我俩之间来回不断地狂奔。半岁时,我们曾带着他爬上300多米高的狮子山,参加女儿外婆的葬礼;这以后每年清明节凡我们一家给女儿的爷爷和外婆扫墓时,我们也总会带着他一道扫墓和踏青。迁居南岸后,每逢我和妻上街或爬南山,也常常带他同行。在他10岁那年,我们甚至还带上他驱车200余公里,到梁平参加了儿子的岳父六十岁寿辰。

  可乐来到我们家,给我们带来了快乐,也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慢慢地成为了我们家中的一员。因我有感,我于2005年还特地写了一篇8000余字的散文《我家来了一只小可乐》刊在我的第一部文学集子《旅途心曲》上,足见可乐在我们家中的地位,和我们对他的感情。

  随着时光的逝去,可乐慢慢地老了。一腔雪白的牙齿变黄,门牙前倾并松动脱落,昔日发亮金色的毛发渐渐失去了光泽,身子也消瘦了下来。随着时光的逝去,从未生过大病的可乐不仅常常生起病,视力、听力和嗅觉的、反应也渐显迟钝。甚至从不在家拉尿的可乐,时常也尿在自己的床褥上。看着一年相当于人五年的身体变化和心里变化的可乐,我们也知道此时已相当于人七十岁的高龄的他,已是自己控制不住的,力不从心的时期。对此我们感到无奈也感到焦虑,没丝毫责怪他,呵责他。随着时光的逝去,今年以来可乐就变成了我们赴美前那种状况。

  据儿子讲:“我们离开可乐这十多天,可乐的病情继续恶化,且越来越严重。并讲到在家接手照顾可乐的妹妹不负你们的重托,这十多天中她甚至放弃了自己的日常工作,白天送他去输液,晚上请医生来家复诊,竭尽全力照顾他、医治他。

  生命垂危的可乐也积极配合妹妹对他的医治,不论在医院还是卧在家里,两只已失光泽的眼睛总是紧紧盯着她,还不时摇着尾巴。好像在对妹妹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厚爱,我看到你们已经努力了。”

  五月二十日早上9时,几乎整夜没睡的妹妹,看到蜷缩在自己床褥上,已痛苦地叫唤了一夜的可乐象熟睡了一般,再没有动弹,再没有抽搐,再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睁着木讷的双眼正在失去生命的体征。惊慌中妹妹用电话把我从家里叫了过来,我推开门看到妹妹抱着可乐蹲在地上在哭泣,此时看到我的到来,可乐无力地摇了摇尾巴,似乎在向妹妹和我讲:“我要到我应该去的地方去了,来这里13年我过得十分快乐。请转告婆婆、爷爷我爱他们,我也爱你们全家人。”此时被妹妹抱着头部的可乐又摇了摇尾巴,之后四肢一伸闭上了含着泪水的眼睛。当时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是10时20分。”

  儿子还告诉我:“为了处理好可乐的后事,妹妹当即找了邻居肖师傅帮忙,和我们一道清理可乐的遗体和遗物。”

  肖师傅是我的一位朋友,他也是一位爱狗如子的人士,家里喂养了两只与可乐般大的苏格兰雌性牧羊犬,两只犬系母女俩女儿叫雪儿,曾与可乐交配过先后生育了10只小犬。今年二月肖师傅带着他这两只心爱的牧羊犬到海南海花岛过冬,雪儿在那儿不幸患病死去。爱狗如子的肖师傅悲痛不已,为了让它魂归故里,第二天便作出决定驾车1700余公里,将客死他乡的爱犬送回重庆安葬。肖师傅痛惜爱犬的行为,让我想起了汶川发生大地震时,一位农民工把地震中死去,尸体早已僵硬的妻子,捆绑在自己身上,悲伤的驾着摩托车弛行一百余公里将妻子送回故乡埋葬,那桩凄凉的,令人生悲、感人的故事。

  儿子见我有些走神,稍停歇了一阵,此时,我见他也涌出了泪水。

  儿子含着泪又继续悲恸地对我说:“可乐闭上眼睛后,妹妹又请医生诊断待医生下了结论后。当天上午妹妹、晶晶和我一道驱车30公里外,在一处宠物火葬场将可乐遗体火化。取回骨灰后,又驱车将可乐的骨灰葬在风景秀丽的南山上。

  把可乐安葬完的当天,妹妹用微信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讣告:我家的爱犬可乐因患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5月20日早上10时去世,享年13岁。可乐在我们家生活了13个年头,他曾给我们带来了快乐,点缀并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可乐的到来也增强了我们一家人,对生命的关爱和对生命的敬重。可乐的逝去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离别的痛苦,也带来了一段一时难以忘却的回忆。可乐最后选择了‘5.20’(我爱你)和我们告别,我们最后也用5.20这天与他分手,可乐我们爱你。可乐去吧,那边是天堂。”

  我含着泪听完儿子的讲述,听毕,十分感慨。儿女们背着我和妻做了一件我和妻一时办不好的事。是啊!可乐终于走完了自己生命的历程,十三年前由女儿把他带回家,十三年后又由女儿把可乐送去了天堂。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