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陶君:小玲的婚姻

小玲的婚姻

  ■陶 君

 

-1-

  小玲离婚了,她痛苦的哭了一夜,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离婚,这一夜,她的心情如十五个吊篮子打水,七上八下。看着窗外寒冷的月亮,她的心里比那月光还冷。为什么离婚呢,是为了孝顺妈?还是为了放丈夫一条生路?这理由全都有,又全都没有,反正她想不清楚。

  说起小玲这凄惨的婚姻,从根儿上说就充满了悲剧的色彩,因为她有一个张扬跋扈的母亲。所以小玲的婚姻葬送在了她那霸道的亲生母亲手里。也就不奇怪了。

  说起小玲的母亲,那可是个人物,全村的人没有人敢惹,她自己也很佩服自己打遍全村无敌手的精神,这是她的性格使然。还有一个让她骄傲的地方就是,她的丈夫和儿子、女儿都在县城里工作,家里就她一个人是农村户口,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这就是不差钱的人家。还有一件让她更露脸的事儿,那就是她的儿子找了一个副县长的女儿做儿媳妇。

  这几件让人羡慕的事情,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开始膨胀,村子里搁不下她了。她好像从此以后,显摆,就是她的事儿了。孩子给她买些城里的点心,她从来没有在自己家屋里吃过,一定要拿到人多的地方,让大家看着她吃,才能满足她有钱人的虚荣心。不仅如此,没事儿还手里攥着一把钱,在村子里的小卖部里买酱油醋,白糖红糖,专门在买不起的人面前显摆,让一村人看见她就躲。

  她的女儿小玲参加工作后,在县城里当售货员,也挺清闲的,每周末回家休息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小玲和她的同学小吴在她回家的路上邂逅了,一路上两个人聊得挺好,小吴就在离小玲她家不远的镇上一家农机厂上班,虽然工作地点在乡下,但是小吴也是吃商品粮的非农业户口。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谈起了恋爱。

  小吴,是他妈妈的老来子,他上面的好几个姐姐都已经出嫁,父亲也已经过世了,家里一个大院子,就只有小吴和他妈妈两个人,一个人的工资两个人花,也不是穷人家。

  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之后,免不了就要通知双方家长,当小玲满心欢喜地将自己恋爱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母亲,并在母亲的身边,等着母亲祝福的时候,等来的却是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喊:“我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你从小到大要星星我不给月亮,你说你长得水葱(指漂亮)似的,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非要找一个破工人,看你哥,找了一个当官的老丈人,先不说沾光把你的户口都弄出去了,起码说半辈子吃穿用度都不愁。再说了,我这脸上也有光啊。你找个破工人,让我以后出去咋见人。”于是她说什么也不同意这门婚事。

  小玲是个心地善良且单纯的孩子,她没有想到妈妈不仅反对,还反对的这么强烈。但是她爱小吴,也不嫌弃小吴家在农村,因为她自己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但是母亲的态度让她夹在母亲和小吴之间很为难。想来想去,她想出了一先斩后奏的方法,只要是生米煮成熟饭,看母亲还有什么说的。

  小玲的母亲自从那次闹了她一次之后,又厉声的告诫她两回,让她坚决和小吴断绝来往,之后,她见小玲没什么动静了,也不再向她提起小吴了,她以为那一定是断了,也就放心了。

  转眼之间就到了深秋了,家里的那点地有小玲的父亲和哥哥找几个人就收割完了。玉米也都堆在院子里了。小玲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她母亲坐在院子里剥玉米,于是她也坐在母亲的身边剥玉米。小玲一边剥玉米一边对她母亲说:“妈,我要结婚了。”她母亲愣了一下说:“跟谁结婚啊?他是干什么的?”小玲虽然说她背着母亲敢先斩后奏,但是当着她母亲的面儿,她还是胆怯,她深知她母亲的厉害。但是既然自己已经做好了非小吴不嫁的准备,还是要通知母亲的。于是她鼓足了勇气对母亲说:“我要和小吴结婚。”话一出口,就见她母亲“唰”地一声甩过来一个大玉米棒子,直接砸到小玲的脸上,小玲措不及防,直觉得脸上生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母亲已经扑过来压在她的身上,开始大嘴巴子抽她。小玲一边护着头,一边喊:“要打就打死我吧,反正我怀孕了。”听了小玲的呼喊,她母亲立刻就像是一个被霜打了的茄子,一下子就摊在了玉米堆上了。她也知道未婚先孕是多么丢脸的事情,把孩子生在家里更是不光彩的事情,但是她恨呀。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向胆小软弱的小玲,会做出这样胆大的事情。可是事已至此,也只有让她们结婚这一条路可走了。

-2-

  虽然是同意他们结婚了,但是小玲母亲面子上的事情,一定让小吴做足。她对小玲说:结婚的礼数一样的不能少,什么聘礼呀,压腰的钱啊,就是红腰带,红手帕都不能少。最要紧的是,接你出门子的车,必须是汽车。

  小吴一听小玲说这些,就晕了。钱能解决的事情都好说,实在没有了就像姐姐们借点儿。可是这汽车让哪里找去啊?那时候一个县里也没有几辆汽车,村子里的人结婚大多数都是骑自行车去接新娘,用手扶托拉机接新娘的都算是牛的了。

  为这事情小吴愁的是茶饭不思,水米不咽。一天中午,下班后的小吴没心思吃饭,到宿舍就倒在了床上。同宿舍的小田进来后,就问小吴:“吴师傅,您怎么了,看您这几天就不对劲儿,啥事儿呀,说说呗。”小吴无精打采地说:“我说了你也帮不了忙。”小田被他的表情吓到了:“吴师傅,咱不带这样吓唬人的啊,难道说您犯了什么事?您倒是说出来啊,成不成的总比这样闷着强啊!老这样回头再把您憋出病来。”这时候小吴才把发愁找不到汽车的事儿说了出来。小田一听就笑了,他哈哈哈的笑够了说:“您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啊,不就找个车吗,包我身上了,我三叔在县城里当局长,他们局有一辆苏联的伏尔加轿车。我明天就去找他。”第二天,小田下了夜班,骑了几十里的自行车,到县城找到了他三叔,把情况说明了,他三叔也是为了成全一桩婚姻,所以就答应了。车搞定了,小吴心里的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小玲这几天也没着消停,她母亲虽然是满心不喜欢这门亲事儿,但是她为了自己的脸面,还要说姑爷是个有钱的人,还要给女儿做棉被褥和妆新的衣服。她一边准备一边用大势已去的表情看着小玲说:“你个小没有良心的,你看我不答应这婚事,就和我玩先斩后奏的把戏,天底下有这样的孩子吗?拿自己的一辈子当儿戏,和外人合起伙儿来逼你妈就范。我这儿和外人强装欢笑,实际上我的心都在流血。”这几天这内容的嘟嘟囔囔,让小玲的耳朵都起了茧子了。看着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小玲的心里又有些怜悯她母亲,毕竟她是生她养她的人,这么多年她心高气傲,吐个吐沫都是钉,今天被自己给她给折了一个对头弯,也够让他难受的。这时在她的心里有点儿对不起母亲的感觉。心想着结婚之后,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将来好好的孝敬妈。

  说归说,骂归骂,小玲的母亲还是把嫁妆一样不少的准备好了。并且让小玲的哥哥从县城里找来了一辆中型面包车,算是小吴找的,专门拉小玲娘家的亲戚。

  小吴那边家里虽然妈老点儿了,但是几个姐姐都过来帮忙,还有叔叔婶子们过来帮忙接新娘,陪新亲。在外面,厂里的一帮哥们儿弟兄的也愿意过来帮它放鞭炮,闹洞房。这样一来,小吴的婚事儿就算是万事具备了,结婚的头天晚上,他在自己的新房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大觉,一直睡到自然醒。

  一大早,县城里的田局长就叫司机拉上他,说是出门儿办公事儿,就直奔小吴家来了,他的侄子小田在村口等着。见三叔来了忙迎了上去,田局长下来,步行去了老家,去看小田的父亲他的大哥去了,小田领着司机去了小吴家。叔叔婶子坐上了他们从未见过的进口小轿车,直说这座子软乎。

  到了小玲家,由小玲的叔叔婶子们拉开车门,一样儿一样儿的清点着接亲的礼品。忽然她的婶子大声的叫小玲母亲:“大嫂子,你过来看,这礼品中没有红腰带。”这一下,小玲的母亲急了,大声说:“没有红腰带,就不让我闺女上车。”这话一出,接亲的人就傻了。在屋里吃果茶的接亲的人,也吃不下去了。这时小吴的婶子站起来,走到小玲妈的身边说:“亲家母,您看,这时候是新社会了,都新事儿新办了,一条腰带的事儿,也别太在意了,小玲过门后,她啥都会有的,您看,就让小玲上车吧。”不想小玲母亲是铁板一块,任人们怎么说就是堵着小玲的屋不让出门儿。这时小玲的嫂子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说:“妈,您就让妹妹上车吧,好亲戚做定了,为这么一条腰带闹不好了,那多不好啊,您看小玲都哭成泪人儿了。”小玲母亲又开始发飙了:“滚开,你算老几啊,敢说我啊,找打了吧!”嫂子也不敢言语了。

  这时,小玲家门口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因为小玲怀孕的事情,不胫而走,再加上小玲母亲平时的为人,大家看到这种情况,就有人给接亲的小吴出主意“你不接了,就让她把孩子生到娘家,看她妈咋办。”但是小吴想还是回去买腰带吧!毕竟老婆孩子是自己的,家里酒席都摆桌了,好在有汽车,开车直奔供销社去了。看热闹的人群里有一个老者,他摇头叹气地说:“哎!这一个来回吉时就过了,多不吉利啊。一会儿姑爷回来接媳妇儿,就是二回接了,这就叫二婚,这丫头名苦啊!”大家听得似懂非懂。

  大约11点多种,这红腰带才买回来,小玲母亲收了红腰带,才放小玲出来,这送亲的又拿什么离娘的肉,梳头匣子,鸡毛掸子的,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待新娘到婆家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了。在当地有个习俗,娶二婚的老婆才是12点之后进门。这又预示了小玲的这婚姻不吉利。

-3-

  婚后小玲的生活还是不错的,因为她在县城上班,周六晚上才回来,周一早上起早去县城上班。在那个时候每周也就能休息周日一天。每到周六,吃了五天素的小吴娘俩,总是要买些肉来包饺子,蒸包子,烙肉饼,换着样儿的给儿媳妇补身子。小吴也是在周六这天下午下班之后不回家,而是往县城的方向去接小玲一段路。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

  转眼之间,就到了冬天屋里该生火的时候了。因为在农村有到了冬天就老少并屋子的习惯,这样可以省一个屋的火,能省一些钱。小玲的婆婆屋,还是老式的火炕,小玲住的西屋,是新式的大衣柜,酒柜,床什么的那48条腿儿。还有一个新式的三开炉子。

  一个周末,婆婆说:“小玲啊,你看你不在家,儿子就跟我在一个炕上住,你那西屋一个礼拜就生一天炉子,屋还没热呢你又走了,如果你不嫌弃我,你也住在我这屋吧。”小玲倒没有觉得别扭,婆婆70岁的老人了,再加上自己的身子也一天比一天重了,和婆婆一起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就同意了。

  在小玲在家里的时候,婆婆早上总是早早的起床,点着火煮粥,让炕先热起来,并将小玲的棉衣裤都放在自己的被窝里,好让小玲起床的时候穿热乎的衣服。为此,小玲也很感动。

  一天,小玲和婆婆做在热炕上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小玲生孩子这事儿上了,婆婆说:“你这孩子将来生日小,正赶上进腊月门儿生。”小玲说:“是啊,要不我就想着等我要是生了,就还住在这个炕上,这样的话,这炕上还能烤孩子的尿布。就是不知道咱家柴火够不够。”婆婆喜上眉梢地说:“够了,够了,自从你过这屋睡来后,你那几个姐夫,都往咱家送柴火,生怕冷了咱们。”小吴妈是高兴的,她老年才生小吴,儿子很孝顺,这让她很知足,但是让她更欣慰的是小玲也性格好,没有这事那事的。这个媳妇儿,让她睡觉都能笑醒了。小玲也很高兴,婆婆这么温柔,是她没想到了,她一直都以为天下的妈妈都像她母亲那样霸道,厉害。婆婆这样的疼爱,是她没有受过的,到了婆婆家,看到婆婆的和风细雨,她才知道幸福的家庭是这样的。

-4-

  小玲还有半个月才到预产期,但是因为她离家远,怕她将孩子生在路上,领导就批准她在家待产。这段时间,是小玲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进了腊月门没有几天,小玲就有宫缩要生了。小吴赶紧去给岳母送信儿,他岳母虎着脸问:“在哪家医院呢?”小吴因为知道岳母的厉害,不敢在她面前大声说话,只是在一边规矩的回答:“在镇医院呢。”这时岳母又翻脸了:“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岂能儿戏,赶紧转县医院。”说完她就开柜子拿钱。小吴用自行车把她带到镇医院,自己回厂里找车去了,还好,厂里的130货车这时候回来了,一听要送小吴媳妇去生孩子,二话没说,就拉上小吴,到镇医院将他们送到县医院了。

  可能是一路上的颠簸吧,到了县医院时间不长,小玲就进了产房。她顺利的产下了一个7斤多的男孩子。因为有小玲的母亲和哥哥嫂子在,小吴就忙着回家给他妈道喜去了。老太太一听生了孙子,高兴的对着小吴爸爸的照片说:“他爸啊!你听见了吧,咱家又续上香火了。”说完之后就让小吴去找他三姐,让她来帮着她打扫屋子,就算提前扫房子了,等儿媳妇出院了家就干净了,她在家扫房子,擦玻璃,换炕席,和闺女俩忙得不亦说乎。终于在小玲出院前收拾完了。

  但是,这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家带来幸福,相反,他的到来正是这个家厄运的开始。也正是被结婚那天看热闹的老人不幸言中了。

  出院那天,是小玲的哥哥开车把小玲母子及小玲的母亲送回婆婆家的。到了家,小玲直奔婆婆屋,婆婆高兴的看大孙子,婆媳俩有说有笑,婆婆赶紧让小玲上热炕头。小玲的母亲和哥哥直接去了小玲的屋,进门一看,屋里冰凉,一点儿也没有坐月子屋的温暖。小玲母亲就气冲斗牛了。她跑进小玲的婆婆屋一看,小玲已经躺在炕上了,就一把将小玲拽了起来:“你个傻丫头,咋就混得和婆婆睡一个炕上了。”小玲懵头转向地说:“您又怎么了,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住的。”这句话更让她母亲冒火,此时她用手指着小玲婆婆的鼻子说:“你个老不要脸的,还和儿子小两口子住一个炕上,你听她们的声有瘾啊!,我闺女傻,我可不傻。”说完她就在院子里找柴火,找煤,去小玲屋生火去了。点着火之后,就让小玲抱着孩子过来小玲的屋。婆婆跟进来说:“亲家母,您让她们娘俩,先上炕上热乎着去,等这屋热乎了,再让她们过来,小玲刚生完孩子几天,别着凉了,落毛病。”这时就见小玲母亲像疯子一样,对着小吴妈就是一个大巴掌。小吴赶紧去护着他妈,又被小玲母亲连抓带薅的打了一顿,幸好小玲的哥哥将她母亲拦住了,小玲母亲坐在床上厉声喊到:“我知道你们家穷,没想到穷成这样,连一个炉子一冬的煤钱都没有,还要让我的女儿和婆婆住一屋,你们家就不怕乱伦。这样的家我闺女可不能待了。”说完就把刚出院时拿回家来的东西,她又拿起来,叫上小玲的哥哥,连推带搡地将小玲母子带上车,回她自己家了。这一天,小玲生孩子才四天。

-5-

  小玲他们走后,小吴想着这个岳母,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儿就打他妈,还就是因为住个屋的事儿。今后的日子长着呢,总不能我们娘俩,就是她练手的把子啊!想到这里他也觉得对不起她的妈,儿子无能,让妈受辱了。这时他下了一个决心,这媳妇儿他不要了。姐姐们都来看小侄子了,结果都扑了空,一听这事情,都支持弟弟和弟妹离婚,为的是她妈太混,敢动手打70岁的人。但是小玲婆婆不这样想,她说:“我这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天,能陪你到哪儿啊?孩子老婆才是你一生的陪伴。既然她走了,这些天就别接她去了,让她坐个消停月子吧,算计着她出了满月你拿点东西去给你岳母陪个不是,把她们母子接回来吧。只要你们过好了,我去你姐姐家也行。”小吴的心啊,揪着疼,他是儿子啊,但是他又必须听妈妈的话,在小玲出满月后,硬着头皮去接小玲。

  到了小玲的家,小玲母亲正端着一盆洗小玲儿子尿布的水从屋出来,看见小吴进来,气不打一处来,一盆脏水劈头盖脸地就向小吴泼了过去,脏水顺着小吴的头顶往下流。听到了院子里的声音,小玲跑了出来,一看小吴的狼狈相,心疼地对小吴说:“你等着,我跟你回去。说完转身就去屋里抱孩子。”当她抱着孩子往外走的时候,只见她母亲手里拿着菜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堵在门口。她狠狠地说道:“小玲,今天你要从这屋出去,就先给你妈收尸。”并让小玲看着她割脖子,眼看着就流血了,小玲看见血,腿都软了,马上说:“妈,我不走了。”站在外面冻得发抖的小吴听到小玲叫得凄惨就冲进来了,小玲立刻对他说:“你走吧,走吧!”小玲母亲立刻补了一句,“小吴,你准备收离婚起诉书吧。”小吴,第一次接媳妇就这样告吹了。

  之后又去接过两次,结果无非是打骂一顿,他每去一次,小玲就哭一次。到家后小吴就伤一次心。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小玲的嫂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给小玲出了一个主意,让小玲自己跑到婆婆家去,孩子就给她母亲放家,因为抱孩子出去她母亲会起疑心。于是小玲就照办了。

  小玲一晚上没有回来,她母亲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没有言语。第二天,她早早地就起来了,骑上自行车就到了小吴家门口,她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骂,她就是一句话“一天小玲不回去,我就在这里骂一天,只要我不死,你们就别想过舒坦了。”没有办法,小玲只能回去了。

-6-

  小玲这次回来,她母亲加速的让她离婚的速度,她自己起草了一份离婚起诉书,让小玲签字,小玲不签,她就打骂小玲,小玲签了起诉书后,她母亲立刻就递到法庭去了,开庭的时候,小玲坐在原告席上,泣不成声,是她母亲在法庭上阵阵有词。庭长看情况不对,就让小玲的母亲出去了。

  小玲的母亲出去后,小玲和小吴抱头痛哭。庭长一看,立刻不予离婚。但是小玲哭过之后,对庭长说:“您给我们判离婚吧!我要是不离婚,也就是拖累他了,我母亲是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说完又转过身去多小吴说:“离婚之后,找个好姑娘一起过日子吧,虽然我爱你,但是也不能陪你到老了,我怕咱俩老这么拖着,我母亲对你不利。”庭长看不下去了,休庭。之后又去小玲家去了好几回,给两个孩子求情,小玲的母亲又开始耍起了两面派,当庭长的面儿说得特别好,转脸就去小吴的厂里去找小吴领导,诬告小吴。最后两个孩子不得已签了离婚书。

  小玲的母亲如释负重似的开心大笑,并且打酒买肉的庆祝她在这场离婚大战中取得的胜利。

  可是这个时候的小玲却是万念俱灰。终日里以泪洗面。她始终也不明白,她找小吴做丈夫究竟错在了哪里,她也不明白,她的母亲为什么就不能放她一码,让她和小吴去过那自己觉得幸福的生活,她这是上辈子得罪谁了,为什么别人都能自己找对象,都能幸福快乐呢?我咋就办不到呢?

  小玲的嫂子看到了小玲的不开心,又来和婆婆说:“您看这小玲老这样闷着也不是个事儿,以后咋办呢?”小玲母亲坚定地说:“别理她,她闹轰几天也就过去了,过些日子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儿,吃香的喝辣的,她就好了,找谁不行,非找那个穷鬼,一年到头我啥也看不见他的。”小玲嫂子明白了,她是要把小玲当摇钱树,供着她吃喝。小玲嫂子虽然也同情小玲,但是面对小玲的母亲那样子,她也是束手无策。

  时间就在小玲母亲忙着给小玲找对象,和小玲的郁闷中过去了半年多。这半年多的时间,她母亲一直把小玲的抑郁当作是想小吴,总觉得她过些日子会好的。一直到小玲不给孩子喂奶,她自己也是不想吃饭,而且也不说话了,她母亲才觉得不对了。

  小玲的哥嫂把她带到市里的大医院检查,结果是重度抑郁症。这下好了,小玲不仅再嫁不出去了,还得用人看着她,还得帮她带孩子。也许在这个时候,她母亲才知道是自己造了孽了,但是一切都晚了。她也拜托小玲的嫂子去找过小吴,希望他能把小玲接过去,说不定慢慢的她的病就能好了。小吴来了,可是小玲已经不想见他了,他们就好像隔了一个世纪一样的陌生。小吴抱起儿子就走了。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