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良妻 | 作者:王明学

  作者:王明学

  皮包骨头的他躺在床上,旁边的女人是他妻子,喂药、喂饭,擦洗身子……见到异物闻到异味就要呕吐的她,经常呕得在墙脚卷成一团,泪流满面。她有时暗暗地对着窗外的小鸟说,我不能以怨抱怨,他对我不好是他的事,我不能趁人之危施以报复,只要他在一天,我就要尽到女人一天的责任。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做梦也没想到被他折磨伤害的女人会对他这么好。他知道自己做的许多事太过分了,太无理横蛮了。对她的纠缠和伤害是为了完全占有她,包括思想意识和灵魂。他想和她拉近距离,可残酷的现实总是把他薄弱的意志轻易而举地击得粉碎。于是他搅尽脑汁采用各种手段控制她,只要达到目的,什么办法什么花样都使出来了。他也很清楚,有些做法是殘忍的极不道德卑鄙无耻的,但为了生存,也就顾不到那么多了。

  一次次的剧烈疼痛使他对知觉产生了恐惧,他对来看他的亲友不只一次地说,给我吃点药,叫我再也睁不开眼睛,或者把我背到堰塘或者河里抛了,你们积了大德会长命百岁。可是谁愿做?谁敢做?他想:如果说离开人世之前,要说对不起,不是对不起我母亲,她在我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也不是对不起我父亲,他在我10岁的时候就和后妈生活在一起,从不管我的冷暖。我最对不起的是婚姻境内这个女人,因为我做的一切,都赤裸裸地写着两个字,自私。

  出生和工作在一个喷嚏响过一条街的弹丸之地,每次回城的家,哪里知道大都市大企业的职业女性想什么?需要什么?半个月见次面,干瘪瘪的对话,公式般的程序,哪里会摩擦出感情的火花?只得用心劲计算她,用父母和女儿的安危去威胁她。现在很快就要离开人世,卑鄙恶毒的许多往事剌痛心,让这一切悄悄带进骨灰盒里去吧,以前是这样想的,现在真没想到她不记前仇,对我一个垂死的人还那么有良心,还那么好。有些事应该给她说一说,最重要的是,命已该绝无所谓依赖不依赖了,她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她到医院去拿了点麻醉药,医生被她的行为所感动,一再说她太善良了。她进屋见他人事不醒,又叫来医生抢救。现在他似乎有点知觉。她用温热的毛巾给他擦了下头,他木木的眼光望着她,轻轻地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不是人……以前我做过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现在还……我要是早点知道你这么善良,我,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她听了他的话,泪水在眼圈里直打转。她本来近期是想与他提出离婚的,没成想话没说出口,他却得了绝症。她起身端来一杯水,坐在他身边,一勺一勺地喂着……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