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杠头 \ 作者:姚志顺

  作者:姚志顺

  杠头原名叫肖胜,就因为他耿直仗义、又喜欢较真,爱抬杠,便自然地得了个杠头的绰号。渐渐地,人们好像忘记了他叫肖胜了。

  小时候,我们三、四个伙伴,如果想吃那家甜瓜或桃子、枣儿啥的,便叫上杠头。杠头那时十三、四岁,大我们几岁,顺理成章地成了我们的头。所以,我们几个只管躲在远处的那棵,老槐树的凉荫下等着。不用多大的工夫,杠头准会让我们如愿以偿,美美地吃到这些瓜头李枣。

  还有一回。三牛子和我们滴咕:好多日子没闻到肉味了,想吃‘老厨头’家的五香猪头肉。可惜,上世纪七十年代未,家家都穷,小孩子的身上哪能有钱呢。

  杠头不以为然道:“去借点不行吗?”(偷的好听说法)说着还习惯地撸撸袖子。

  我提醒杠头说:“老厨头家的狗太凶了,别被那家伙咬了。”

  “没事,你们等着。今晚保证让你们吃到五香猪头肉。”杠头说完,对我们憨憨地笑笑,就走了。

  我们几个那天晚上,一直等到快半夜,才见杠头回来。他手里拎着用油皮纸包着的猪头肉,一脸得意地讲述着,他是如何战胜恶狗,如何偷的猪头肉的。

  我一看他神情,就觉得杠头是吹牛瞎编的。

  果然,后来才知道,他从下午到半夜,一直背着筐,在到处捡砖头。那时,我们镇上有的人家,会买旧砖头盖鸡舍猪圈的,整块二分,大半截的一分。我想,为了这包五香猪头肉,杠头要捡运多少砖头呀!

  杠头的父亲死得早,他一直和他的母亲,孤儿寡母生活着。

  多年后,我们几个比他小的发小,都相继娶妻生子了。杠头还是光棍一个,陪着他的母亲。

  有一次,我回老家碰上刚从田里回家的杠头,问他生活的怎样?怎么还不成个家呢?

  他和过去一样憨憨地笑笑,黑红的脸上已爬上几条深深的皱纹;多日沒剃的胡茬子,像根根细钢丝,挺立在他的下巴和腮帮上;头上已有不少的白发。与他年龄不相称的苍老,犹如对我诉说着他的生活的艰辛!

  杠头见我盯着看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随后要递给我一根纸烟说:“你是不吸烟的。”他又缩回手,把纸烟给到自己嘴里点着,吐了一口白烟,叹口气后说道:“你们都好了,走出去的都好了。我没法子,我得管我妈!”说着,他又狠狠地吸了口烟说:“农民难呀,这几亩田,饿不着肚子了。可除去种子、农药和化肥,就没钱赚啦!谁愿嫁给我这个穷光蛋呢?”

  我的心里一阵子难受,伸手要了杠头一支烟。不抽烟的我,也点着根香烟后,和他一起坐到田埂上劝他道:“那也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呀!有适合的,还是找一个。”

  “几年前找过一个,带个孩子的离婚女人。人长得也可以,也持家,农活家务样样都行。”杠头低着头说着,看得出他心里还是留念那个女人的。

  我插话道:“那就好好过呗,怎么又……”

  “唉!她性子急,时常对我母亲大呼小叫的。你知道,我母亲为了我,二十多岁就守寡……我怎能让她老人家受丁点委屈?”杠头红着眼眶激动地说着,从他的凌厉的目光里,我好似又看到了少年时的杠头。

  “我也直性子,脾气不好,杠头!”杠头说到自己的绰号,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这你是知道的。两个急性子碰到一起,经常吵。后来,她赌气回了娘家,她原打算我向她低个头,认个错就回来继续和我过日子的。”

  “那你就认个错呗!你呀!”我急得不行,抢着说。

  “唉!我心里想去,可嘴硬呢。”杠头无奈地叹气道,“人家等了我一年多,晓得我是个‘杠头’,也不请人去讲情,就重嫁了人……”

  我异常感慨地看着眼前的发小,嘴里无声地叹道:唉!你就是个杠头呀!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