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姊代妹嫁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三十多年前,邳城大集上,路两边摆摊设点的人连成两条长龙,路中间人流如潮,叫卖的、讲价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姜尚文跟着爹卖木棒,在木料市的一边有一个卖油煎包子小布棚,韭菜粉条香气随着掀开锅盖的热气四溢开来,直往鼻子里钻。

  姜尚文咽了口涶沬,他知道爹不卖完木棒是没有钱给他买包子的。他在包子棚外边乱转,看里边桌旁吃包子的人手里拿着黄黄的煎包沾着红红的辣椒酱,不由自主又咽了口唾沫。

  突然,他发现一个长得极像自己娘的妇女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来到包子棚里,他刚想冲上去就想喊“娘”,可走了几步又站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这妇女的脸,越看越像娘,那眉,那鼻子,那嘴巴,还有那身架,就是娘的翻版,他看呆了。

  那妇女给小女孩买了一盘煎包,带她坐在桌前问小女孩儿:“放点辣椒不?”

  女孩点了点头。那妇女给小女孩儿拿完辣椒面,站在女孩旁边四下望了望。当她看见尚文正呆呆的看她,她甚觉奇怪,问:“小朋友,你有事吗?”

  尚文说:“我越看你越像俺娘,我认错人了。”

  妇女一惊,问:“你叫什么,家住哪里?你娘叫什么名字?”

  尚文说:“我叫姜尚文,住城南蒲汪边,俺娘叫柳叶。”

  妇女上前一把拉住尚文说:“我的儿,我是你亲姨,和你娘是双胞胎,跟你娘好多年没见了,你跟谁来的?”

  姜尚文往木市看了一眼说:“跟俺爹来的,他正卖木棒呢。”

  妇女赶紧到包子锅跟前又要了一盘包子,拉尚文坐在小女孩旁边说:“饿了吧?快吃吧,和你小姐一块吃。”

  尚文退退缩缩不敢坐,他不知道娘还有个姐(或妹),怎奈肚子里咕咕叫,被姨按着坐在小女孩身边。

  小女孩问她娘:“这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他啊?”

  她娘说:“你吃吧,别问了,回头给你讲。”

  姜尚文吃完五个,不吃了,他想把剩下的五个包子拿给他爹吃。他姨朝木棒市场看了看说:“你吃吧,我再给你买一盘带给你爹。”

  姜尚文低头慢慢把盘中五个包子吃完,姨早已给他又包了一盘,对他说:“回家对你娘说,姨想她了,叫她抽空去俺家,俺家她知道。”

  姜尚文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姨,才向木棒市走去。

  姜尚文他爹姜义才的木棒还没卖掉,看见儿子嘴巴油汪汪地回来,手里还提着一包干荷叶包着的东西,问他怎么回事?

  尚文把认错娘的事跟他说了,姜义才叹息一声说:“咦,你这个姨过得好,你娘没有那么好的命。”随后,他给儿子讲了十年前的往事:

  离城南十五里地有个柳庄,柳庄柳有富家有六个孩子,前边四个儿子,后边两个闺女是双胞胎,一个叫柳芽,一个叫柳叶。柳芽比柳叶大半顿饭时间,是姐姐。长到十八岁那年,姐妹俩去城里赶会,碰到一个赶会的青年正在学校门口的一棵楝树下读书。柳芽柳叶从他身边经过,人多一挤,柳叶一下子把青年的书本碰掉了,柳叶说声“对不起!”然后弯腰去拾书,年轻也弯腰去拾,两人的头脸碰在一起。少女身上特有的气息让青年一愣,多看了柳叶几眼。柳叶粉面桃花,羞得脸皮像剥了壳的鸡蛋点了胭脂一般,又说了声“对不起,不好意思。”

  那青年问她:“大姐哪庄的?”

  柳叶被青年文雅的外貌,得体的行为所触动,如实说了身份住址,忙着走了。

  三天后,有一个媒婆上了柳庄富家的门,向柳叶的父母点名提亲。十八岁的闺女有人来点名要,柳叶的父亲柳金鼎去打听了一番,知道青年叫石诚,老户人家,父亲是教书先生,母亲待人忠厚,石诚正念师范,将来也是教书先生,满口答应。

  换柬,传启,订日子,过门时间订在过年的三月初三。柳叶十分高兴,忙做嫁衣嫁鞋准备出嫁。谁知突然间得了一场病卧床不起。三月初二过轿那天,柳叶还躺在被窝里,柳叶的舅妈出了个主意,古时候有姊妹易嫁的传说,咱就来个现代版的姊代妹嫁,反正除了柳叶的爹娘,别人也分不清她们俩。

  没有办法的办法,初三石家花轿抬走了柳芽。新婚之夜,新娘子只笑不说话,任凭青年怎么温存,天明婆婆来验红,全家皆大欢喜。

  三个月后,柳芽身怀有孕,有一天夜里和丈夫开玩笑:“石诚呀,你真是块石头,你就看不出来,跟你同床共枕的妻子和那天拾书本的女子有什么不同吗?”

  石诚怀抱柳芽说:“不就是你吗?哪有什么不同?”

  柳芽笑够了,就把和妹妹换嫁的事说了出来。石诚说:“那我不管了,反正丈母娘和老丈人没变,我还是柳家女婿,等有机会,你还想换过来吗?”

  柳芽照石城腚上踹了一脚,笑骂道:“你个甩货,敢想那事我咬死你。”说着就扭成一团。

  等柳芽生下女儿石花吃满月酒时(就是柳芽带着的那个女孩),柳叶身体才完全恢复。经人介绍,柳叶嫁给了姜义才,一个靠种地吃饭的庄家汉。

  姜义才过的日子有些艰苦,不如柳芽家有个拿薪水挣工资的。因为代嫁的事,柳叶始终有个心结,每年回娘家时都要把时间错开回避柳芽,她想,这都是命运捉弄人。

  姜尚文像听了爹娘天仙配一般的故事,深为娘的遭遇感动。

  下午,姜义才把木棒卖掉,给柳叶扯了一件褂子布料,买了些日用品。干荷叶里的包子一个也没舍得吃,他要带回去给柳叶解解馋。他想,她们姊妹的心结也应该打开了……

公众号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