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微型小说:代妻受过 | 作者:黄兴洲

  作者:黄兴洲

  严家又开始吵闹,还是因为养老那点事,这一回吵闹升级了,严老格嫌大儿媳说话太冲,骂人太难听,赌气一根绳子掛在大儿门前的柿子树扠上吊死了。

  死人头上有浆子,谁粘上谁倒楣,严老格的二儿三儿四儿这回倒心齐了,把老头尸体放在大哥堂屋里,联合告老大两口子虐待老头,要求派出所逮老大妻子。

  本来清官难断的家务事,平时吵了闹了,狗皮袜子无反正,邻居北舍来劝劝架,最后只是摇头叹息走了。大小队干部上门调解几次,平息几回,治标不治本。

  这一回不行,死人了,人命大如天,不处理好将会有更大的隐患,说不定兄弟间会人头打出狗脑子。

  三兄弟单告嫂子出言不逊,把老头骂伤心了,老头恼死的。

  派出所来带人,丈夫严文看着妻子怀里正吃奶的孩子,自己跟派出所民警走了,只要求一条,必须先把老头尸体抬到父母住的屋里,不能吓得孩子大人不得安生。

  老大严文被派出所民警带走了,三兄弟这才把老头尸体弄走。

  其实事情很简单,老公俩年老体弱了,兄弟四个轮流配钱配粮抚养老人,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为这事闹的兄弟妯娌不团结。

  老大严文四个孩子,最大的女儿才十二岁,最小的刚三个月,家庭负担重。老二严武做木匠,一个孩子,妻子会缝纫,两口子手头活便,但老二妻子刁钻,凡事不占便宜不行。

  老三严双民办教师,虽然工资不高,但月月有收入,两个孩子,妻子在生产队劳动,日子也不很艰辛。

  老四严全结婚刚四年,生一个女儿,妻子干活把脚碰残了,老头老太偏向点,都说天下爹妈疼小儿,可是老公俩的生活来源是四个儿子负担的,想偏疼也没多少力量。

  四兄弟在配钱粮问题上斤斤计较已非一日,老大妻子的嘴巴碎一点,难免向邻居们诉诉苦,说些怨言。老二妻子听到后,添油加醋向老三老四老太太一学,老太太就骂上了大儿的门。

  老大妻子本来心里就有气,平时只不过说说而已,又没少拿一毛钱,没缺一斤粮,对婆婆骂上门当然不甘心,婆媳俩一交火,言来语去话就不中听。惹恼了老头,他拉着一根棍子就去打大儿媳,大儿媳怀抱孩子。腿上腰上挨了几棍子,她泼口就骂丈夫,嫌丈夫不来管她。

  妻子骂丈夫不就等于骂公婆的吗?公婆俩发疯一般围上大儿媳。孩子们一看妈妈挨打,一齐去护,打人无好手,骂人无好口,小孩身上也被扫了几下。严文看不过,把爹妈拽开了。

  妻子挨了打,不住口骂丈夫出气,老头老太还不干休,邻居们来拉架,一场风波暂时平息。

  老头回家不平气,喝闷酒,喝完酒又去砸大儿家门,严文把大门,堂屋门顶住,不让妻子吭声。

  老头的气出不来,半夜吊死在大儿门口了。

  派出所所长老严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企图调解,但三兄弟扬言不判嫂子刑就上告到县公安局。

  事情闹大了,不处理个结果不行,最后 法院根据法律有关条文,判了严文妻子有期徒刑三年,严文自愿顶罪,因为孩子太小,妻子判刑走了,家就散了。

  为平息严家三兄弟和他们母亲的怨气,法院对严文执行了实刑。www.chaocs.com

  严文服刑三年回来,先去了母亲那里,老妈妈对大儿使坏水,听信二儿媳的谗言,向大儿学说大儿媳这几年不守妇道,招野男人养汉子。

  严文回家生闷气,任妻子如何解劝也不释怀。终于在一次喝醉酒后把妻子打了一顿。十五岁的女儿严珍见父亲不分青红皂白打母亲,上去护,痛斥父亲不讲道理,严文一气之下棍棍打在女儿身上。三岁多的小儿子拼命哭,妻子也拼命反抗,气得咬牙切齿说:“这日子不能过了,活着有什么味,你干脆把俺娘几个都打死算了。”

  邻居们赶来拉架,并劝说严文不该偏听偏信,弄得孩子哭大人叫,做个男子得能担当,严文抱头也痛哭不止。

  更糟的是大女儿严珍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找了半年也没信息,气得严文恨不得想死。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